当前位置:首页 > 溪客艺苑 > 小说 > 【小说】寤寐

【小说】寤寐

indigo5个月前 (06-04)小说1116

第十章 寤寐思服

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是那么的渺小,但却是那么的美丽,蔚蓝璀璨而孕育生机。它倾斜着身子旋转着,缓缓地从远日点滑向近日点,太阳照射的中心也慢慢地越过赤道向北回归线移动,就这样,它的最南方开始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地球南极,一群企鹅摇晃着臃肿的身躯一步一步地追寻着太阳的脚步,它们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直到太阳跳下山头而消失在黑暗之中,漫长而黑暗的夜,风雪肆虐在这片无人之区,温度也骤然降到了零点以下,刺骨的寒冷,无尽的黑暗,就算是极富探险精神的科考队在这个时令季节也准备离开了南极,几乎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在这个极夜环境中生活太久的。南极极夜的可怕并不单单在于它漫长的黑夜,更在于它极度的寒冷,就连坚硬的钢铁也容受不了它的冰冷,摔之即断,砸之即碎。一只迷路的企鹅在黑暗的暴风雪中举步维艰,风吹走了它孤单的叫声,雪淹没了它宽大的脚掌,极低的温度更是让它臃肿的身躯瑟瑟发抖,忽然,它看到一个雪堆顶上的一个黑点动了动,它以为是它的同伴,便吱吱呀呀地叫着跑了过去,近了才发现那个黑点是一个眼睛,一个像海一样蓝的巨大眼睛。它惊恐地望着那只眼睛,那只镶嵌在一个巨大的白色怪物身上。那只怪物似乎只有一个眼睛,头和身体并没有明显的分界线,全身满是臃肿的褶皱和巨大的瘤块,它似乎在黑暗中也发现了这只企鹅,它那像霸王龙一样尖锐细长的前爪一下子就将企鹅抓起来送入口中,发出奇怪的声音来,接着,它的头缩进了滚圆的身体里,就连巨大的脚掌和爪子也不见了,然后它在风雪中迅速地滚动着,穿过冰山,越过冰河,钻到一面巨大的冰墙里不见了,透过厚厚的冰墙,隐隐看到那里被那个白色怪物钻了一个洞。风雪中的夜又回归一片死寂,冰冷的黑暗,冰冷的风雪,冰冷的让原振侠快要冻僵,他穿着从科考队哪里借来的衣服依旧冻的艰于思考,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能救黄绢了。他当时在周公实验室里的大试管中只看到许多快速而凌乱的画面,弄得他脑子快要爆了一样。但是他却从那些快速而凌乱的画面中判断出黄绢是去了南极,所以他在一出试管就像告诉叶琛他们真相,但是他却无法承受脑中的剧痛,晕了过去,在晕过去的过程中,他看到了这样的画面:黄绢被两个白色怪物装进盛有绿色液体的试管中,全身赤裸着,嘴里插着不知名的管子,睁开的眼睛里满是恐惧与愤怒。

他也听到了两个白色怪物的这样的话语。

“人类真是一个奇怪的生物,他们本来应该比我们更加聪明的,但是他们的智慧好像被封印了一样,根本连百分之十都没有开发出来。”

“的确,不过令我惊奇的是他们之间微妙的感情,那是我们的世界所不能比拟的!”

“是的,不过,我们还是先研究出她能够在我们星球生存的环境吧,要不然,还没将她带回我们的星球,她就先死了。”

“哎,我们这个种族从诞生那天开始就注定是一种悲剧,一生下来就带有无法弥补的先天缺陷,希望我们两个能通过对于人类梦的研究来拯救我们那些已经消失殆尽的种族,也让我们的宿敌真正知道我们才是冰星的主宰!”

两个冰星人欢呼着,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在祈祷,也像是在吟唱。

当原振侠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南极科考队哪里。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达南极的,科考队人员告诉原振侠,他们是从一家坠落的飞机旁边发现的他的,当时他已经冻僵了,危在旦夕。

科考队告诉原振侠,南极的极夜就要来了,他们要离开了,但是原振侠知道黄绢就在这里,他不顾科考队员的劝阻,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黄绢的路。

原振侠用雪擦了擦双手和脸颊,让自己更加清醒起来,他爬上冰墙,从刚才那个白色怪物钻的洞爬了进去。冰洞比想象中的要宽大,但是也更加圆滑,所以原振侠根本就站不起来,他只能趴在冰上滑了下去。冰洞很深,一直延伸到了海底,原振侠不知滑了多久,他才落在实地,他借着微弱的光芒看清了自己所处的境地,周围全是冰冻的世界,真是难以置信,它们究竟是怎么做的竟然将海底都冻成了一整块冰!原振侠甚至能模糊地看见冰块里还冻结着许多鱼类。冰洞周围的间隙越来越大,一直通往更深处,原振侠顺着冰洞走了前去,直到他在一个巨大的天地中看到一个白色的大雪球,那个大雪球发出奇怪的光芒,原振侠这才判断出它一个飞船,想必那两个冰星人就是乘着这个机器来到地球的,他们此刻必然也藏在白色机器之内,但是他绕着雪球走了一圈却发现它浑然一体,根本没有可以进入的地方,他思索了一番,将目光停留在周围一片巨大的冰块上。

雪球内,一个冰星人从球状的旋转状态变成了原状,它哇地一声吐出刚才吃的企鹅,欣喜地道:“冰虾,你看我抓到了什么好吃的?”

冰虾头顶的眼睛转了一圈,道:“嘿,冰球,你真恶心,我绝对不会吃你吐出来的东西的。”

冰球嘴里咀嚼着企鹅,道:“那你就错过最好吃的东西了。哦,对了,我听说你只喜欢吃你妻子吐出来的东西,是真的吗?”

冰虾摇着身子道:“是啊,那才是最美的食物呢。”

冰球道:“好吧,我们的试验进行的怎么样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

冰虾道:“就快要结束了,不过,我觉得地球也有可能成为我们栖息的环境的,我们并不需要做那个危险的试验。”

冰球道:“怎么可能?地球上温度那么高,根本不适合我们居住的。”

冰虾道:“我研究过地球的历史,只要我们把地球变回冰河时代就可以了。”

冰球道:“真的吗?”

冰虾道:“当然。”

黄绢在试管中听到这话不禁觉得惊恐,它们竟然想要灭绝整个人类,她心里又在祈求原振侠赶紧能来救他。

冰虾头顶的眼睛转过来看着黄绢,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样做太残忍?但是,那个世界不残忍的呢,我认为没有残忍的世界是不存在的。”

黄绢一怔:“它说的好像也对。”

冰虾摇晃着身躯,道:“瞧,你也同意我的看法了。”

这时,冰球也走过来道:“喂,我很想知道你口中一直念念不忘的原振侠究竟是谁呢?他是你的丈夫吗?你好像一直在向他求救。”

黄绢心里苦笑了一下,她晶莹澄澈的眸子突然变的那样迷离,似乎是想起了往事。

就在这时,原振侠在外边点燃了一块巨大的可燃冰,可燃冰在有限的空间里剧烈的燃烧起来,造成了巨大爆炸,爆炸也惊动了身处在白色机器里的冰星人。

黄绢心道:“是原振侠吗?是不是他来救我了?”

冰虾眼睛滴溜溜转着,道:“不要痴心妄想了,我们并没有对他的脑电波进行控制,所以,他是根本不可能知道你在这里的。”

黄绢眼睛里满是失望,心道:“是啊,他怎么可能能找到这里呢。”

冰球道:“我们还是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原振侠躲在一块大冰后边,他手里拿着一小块可燃冰,紧张地注视着白球周围的变化,果然,不一会儿,白球的一个部分颜色发生了变化,然后豁然出现了一道门,两个冰星人走了出来。

冰球竖起爪子,紧张地看着周围道:“怎么回事,这些冰块怎么会爆炸呢?难道是我们被人类发现了?”

冰虾却是若无其事地,道:“不要自己吓自己,这个地球本来就有许多自然现象,地震,火山喷发,说不定还有其他我们未曾见过的自然现象呢。”

冰球这才放松了警惕,爪子放了下来,看了看周围也没什么事情发生,便就想回去了。就在这时,原振侠抓住时机,点燃手中的可燃冰,迅速地抛向离冰星人最近的一块可燃冰,那块可燃冰迅速地燃烧起来,温度骤然升高,两个冰星人无法承受周围的高温,一下子就倒在地上,身体里流出白色的液体。原振侠毫不迟疑,迅速跑上前去,用自己的衣服将两个冰星人绑了起来,冰球和冰虾发出奇怪的叫声,原振侠知道他们承受不了高温,便将它们拖进了白球里。白球里是一种很奇怪的环境,全是冷光色调,空气里漂浮着五颜六色的云雾,不过幸好也有氧气,看来他们这种外星人也是需要氧气才能生存的,不过比地球上可稀薄了不少,原振侠暂时还能适应的,但是,当他拖着两个身形庞大的冰星人走了两步就不行了,周围的温度十分的低,空气又如此稀薄啊,只冻的原振侠瑟瑟发抖,呼吸也更加困难了。原振侠见两个冰星人身体里已经不再流出白色的液体了,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束缚这两个冰星人,就放下他们,独自一人在白球里寻找起黄绢来,找了很久终于在一个区域找到了黄绢,只见她就像梦中的一样被装在一个盛有绿色液体的试管中,口鼻里查着奇怪的管子。

黄绢乍一见到原振侠感到十分震惊,她的眸子放出了惊喜的光芒,但是当她看见原振侠一直盯着她的身体看,不禁有些害羞,脸上泛出一抹红晕了,心里嗔怪道:“哼,流氓。”

原振侠身子一震,道:“黄绢,刚才是你说话么?”

原来原振侠在这里也能像冰星人一样听见她心里的话。

黄绢的眼睛里放出吃人的光芒来,道:“看什么看,再看我出来把你的眼珠子挖掉。”

原振侠漏出洁白的牙齿,笑道:“你什么地方我没见过。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挺美的。”

黄绢的脸更红了,她很高兴原振侠赞叹她身体的美丽,她温柔地祈求道:“看够了吧,看够了就赶快想办法放我出来呀,我在这里一动不动都快疯掉了。”

原振侠道:“哦,好的,我马上就把你放出来。”

原振侠围着试管走了一圈,又看了看周围画着奇怪符号的按钮,一时手足无措起来,他怕万一按错了按钮伤害到黄绢,便问道:“我怎么才能放你出来呢?”

黄绢心道:“我怎么知道?也许只有那两个冰星人知道吧。你该不会把那两个冰星人杀了吧。”

原振侠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他们死了没有,反正这会儿是不动了。”

黄绢心道:“要不,你找个东西看能不能把这个玻璃砸碎了?”

原振侠道:“好主意。”

原振侠在周围找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他二话不说就用那个东西砸向了玻璃,玻璃哗啦一声碎了,绿色的液体流尽之后,原振侠将黄绢从试管里抱了出来。

黄绢一出来就嘤嘤地双手挂在原振侠的脖子上哭了起来,道:“我一直在期盼你来救我,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天天被那两个怪物盯着看,我都快恨死他们了。”

原振侠敞开大衣,将黄绢裹进怀中,捧着她泪流兮兮的脸颊道:“我在梦里已经听到你的诉说了,不要再害怕了,我已经来了,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原振侠和黄绢两人紧紧相拥,进行着几乎要令对方窒息的长吻,他们之间可以感到彼此的心跳,彼此的温度,两个人在嘴唇接触的那一刹那间,都像是飘进了一个梦幻的境地之中,周围的一切都由模糊变得不复存在,灯光也变的那样梦幻,在哪梦幻的世界里,放佛只有她和他。

漫长的吻就好像持续了好几个世纪,直到一个声音将他们打破。

冰虾道:“喂,你们在干什么?”

黄绢和原振侠都吓了一跳,他们两个吃惊地看着冰虾和冰球拿着奇怪的东西站在了他们面前。

冰球道:“人类真是奇怪,怎么会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来,就连我们在他们身边站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现。”

黄绢晶莹澄澈的眸子闪着恐惧的光芒,她紧紧地蜷缩在原振侠的大衣里瑟瑟发抖。

原振侠感受到了黄绢的恐惧,他紧紧地抱着黄绢,也同时万分警戒地看着两个冰星人,道:“你们究竟想要怎样?”

冰虾道:“我们只想带一个地球人去冰星,研究你们的睡眠机制,然后改变我们先天不足的休眠模式。”

冰球道:“被跟他废话了,赶紧捉住他们,抓两个更好,要是一个失败了,还可以用另一个。”

冰虾道:“好主意。”

说完二人手中奇怪的东西喷出一团紫色的光芒,原振侠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紫色的光芒射中了,紫色的光芒在他身上流转着,他就感觉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全身酥麻无力,跌倒在地,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接着他就像黄绢一样,也被扒光衣服,装进了盛有绿色液体的试管里。

冰球道:“喂,你应该就是她一直叫着的原振侠啊,你是怎么能找到这里的呢?”

原振侠知道那全是周公的功劳,要不是周公那个天才的试验,他根本无法找到黄绢的,但是他又想起周公那句“红颜祸水,不生即死”的话来,不禁神情黯然起来,看来他这次真是躲不过这一劫了。

冰虾和冰球面面相觑,齐道:“周公是谁?他怎么可能知道我们所在?”

原振侠一惊,这才发现它们竟然能够听见自己心里所说的话语,这才想起来,刚才黄绢和自己一样嘴里插着管子,怎么能说话呢,这些外星人的仪器这么神奇,竟然可以探查人的思维。

冰虾道:“这只是小菜一碟,我们的科技比你们现在不知道要先进多少倍呢。”

原振侠心道:“既然那么先进,你们怎么不自己改变自己的先天不足,为什么还要用我们来做实验?”

冰虾道:“那是因为任何生物的智慧都无法超越他们的智慧本身,只有从别的智慧中寻找才能突破自己的瓶颈。就像我们这类生物,虽然在冰星上是最聪明的,但是我们的先天缺陷却让我们无法躲避宿敌的屠杀。”

原振侠心道:“我很好奇,你们的先天缺陷是什么呢?它又怎么能无法让你们躲避宿敌的屠杀?”

冰虾道:“我们的先天缺陷就像是你们地球上的冷血动物一样必须在冬天冬眠一样。那时候的我们并不像你们人类一样是有知觉还会做梦的,而是像死了一样根本毫无知觉,但却能维持基本的生命特征,我们的宿敌便总是这个时候将躲藏的我们找出来再进行屠杀,我们的族人都是在这种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屠杀的。”

原振侠和黄绢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所说的先天缺陷竟然是这样,不禁对他们的先天缺陷感到悲哀。

冰虾道:“我们是很可悲,但是,自从在31415光年之外的银河系发现你们人类,我们便有了希望,通过对你们梦的研究,我们将会改变一切。”

原振侠心道:“我还有一个疑问,地球上人类那么多,那么,为什么偏偏会选中她?”

冰球突然插话进来,道:“因为她充满野心,这正是我们那个种族所需要的。我们不单要改变我们的先天缺陷,我们也需要她的才能统治整个冰星!”

原振侠这才豁然开朗,没想到竟然是她的野心才让她身陷囹圄。

原振侠不禁望着黄绢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也正是她的野心,他们两个才始终无法在一起。

原振侠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不知道是两个冰星人对他做了什么还是他真的很累,就这样他昏睡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天亮了?原振侠难以置信发现自己此刻竟然躺在一架飞机上,黄绢坐窗前,紧握着双拳,脸上挂着一抹杀气,眉头紧皱,眸子里有说不出的愤怒与怨恨,不知道是谁惹了这个冷傲野性的女人,竟然让她有如此生气愤怒的表情,不过她生气的时候依旧是如此的美丽,让原振侠看的如痴如醉。

 “你醒了,你还真是勇敢,竟然在南极真的找到了黄绢,真不知道你们两个是如何在南极生存的。”

一个声音打乱了原振侠的思绪,他转身看时,却是叶琛警官。

原振侠还没有说什么,一边的周公便急切地问道:“究竟你在梦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振侠也在问自己,好像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感到脑中十分的混乱,一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周公看着原振侠一脸的茫然,不禁有些失望。

原振侠道:“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叶琛指了指旁边一个人,道:“是龙组的人发现你的,他说他是在一个冰洞里发现你们的。”

原振侠这才发现身边有一个穿着特警服装的人,他脸上始终挂着奇怪的笑容,他道:“你好,原先生,我是龙组的玄武,很高兴你帮助我们找到黄绢将军,要不然华阳市就要闹出大乱子了。”

原振侠道:“华阳市怎么了?”

玄武道:“卡尔斯以找黄绢将军为由控制了整个华阳市,并扬言说要是三天之内黄绢将军不出现的话,他就炸掉整座华阳市。”

“什么!”

原振侠从床上惊起,难以置信地望着玄武。

叶琛道:“是的,不过幸好你接受了周公的试验,不然,我们根本找不到黄绢将军。”

周公举起手中的手铐,一脸委屈地道:“叶警官,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那赶紧给我把手铐解下来啊,我现在了都还带着呢。”

叶琛笑着给周公解开了手铐。

原振侠看向的黄绢,这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如此表情了,也真不知道她将如何面对现在的卡尔斯将军,不禁对她有些担心。

原振侠走过去拍了拍黄绢的肩膀,想要安慰她,却在触到黄绢肩膀的时候脑子里闪现过奇怪的画面。

黄绢一惊,回过头来道:“你醒了。”

原振侠奇怪地看着黄绢,却想不起来脑子里刚才究竟闪过怎样的画面。

黄绢看着原振侠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了?”

原振侠摇摇头,道:“没……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你,你接下来怎么办?”

黄绢咬了咬唇,道:“该死的卡尔斯真是疯了,让我颜面扫尽,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原振侠坐过来,长叹了一口气,道:“真没想到卡尔斯竟然为了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黄绢用望着原振侠,道:“你这是对我的嫉妒吗?”

原振侠道:“你认为呢?”

黄绢撅着红唇笑了,道:“不管怎样,我当做是一种嫉妒好了。”

接着,她又说道:“不过,原振侠,我觉得你应该放下你那可怜的自尊和我说话。”

哗,原振侠脑子里又传来一个奇怪的想法,他大声道:“真不明白,究竟是你无法满足的野心还是我可怜的自尊……”

黄绢站起来,道:“我们之间有必要这么说话吗!”

原振侠道:“是的,我给不了你权利,也给不了你金钱,更无法满足你征服世界的野心!”

黄绢怔了一下,她再也无法容忍原振侠这样无理取闹,所以她独自一人离开了,没有人看到她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泪光。

原振侠突然觉得自己是怎么了,他本来是想要安慰她的却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他脑子里刚才闪现的奇怪画面和想法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摇摇头,感觉自己脑海里一片混乱。当他稍微意识有些清醒,他立马想要抓住黄绢的胳膊给她解释,但是她却使劲地甩开了他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原振侠握着一无所有的空气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他知道,他们的关系应该就此也决裂了。但是令他不明白的是他脑海里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奇怪的想法和那混乱不堪的画面,原振侠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记不清很多事情了,但是总有很多奇怪的想法和画面纠缠着他。

飞机以音速在蔚蓝的大海上空沿一条直线向华阳市飞去。

第一天的时候,卡尔斯还是很高兴地和杨御坤喝酒聊天,第二天的时候,卡尔斯已经表现出了不满和失望,第三天的时候,他似乎已经开始绝望了,愤怒和失望挂在了这个独裁者的脸上,狂躁不安让他雄伟的身躯在舞台上来回穿梭,他有好几次向天开枪来发泄内心的怒火,只吓得人们惶恐不安,尖叫不已。

“炸弹还没有找到吗?”

白虎摇了摇头。

青龙脸上略显焦虑,道:“炸弹会安装在哪里呢?”

白虎道:“现在依旧没有找到,莫非是卡尔斯信口雌黄,根本就没有什么炸弹?”

杨如梦道:“应该不会,卡尔斯手中的引爆器是真的,我绝对不会看错。”

林心天握着杨如梦的手,道:“我相信她说的话。”

青龙点点头,这时,玄武和原振侠他们从南极赶回来的消息传到了青龙的办公室。

原振侠在警局见到林心天的时候不禁有些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心天幽幽地望着杨如梦,道:“我是来救人的!”

原振侠自然不知道林心天所说的救人是什么意思,他这时发现杨如梦也在这里,并且她和林心天的手紧紧地握着,似乎一直没有分开过,惊讶之余,本来刚想开口问什么,杨如梦却先开口了。

“原医生,你知不知道那颗炸弹在哪里?”

原振侠虽然在路上已经听说了,但却没有想过炸弹会在哪里这个问题,此刻想了想,突然萌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道:“炸弹可能会在帝王大厦!”

杨如梦和林心天面面相觑,同道:“为什么?”

原振侠道:“因为它是华阳市标志性建筑,也曾经让卡尔斯大为惊叹,更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扫尽,如此让他爱恨交加的地方,我猜想定然是他最想摧毁的目标。”

杨如梦豁然开朗,道:“我果然没有猜错,原振侠确实是个十分聪明之人,也对卡尔斯的想法了如指掌。”

原振侠苦笑了一下,不再言语。

林心天望着杨如梦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吧。”

杨如梦点了点头,和林心天离开了。

原振侠望着林心天和杨如梦依旧牵着的双手不禁有些惊奇和羡慕,他望了望黄绢,神情有些黯然起来。

玄武在回到华阳市第一时间向青龙做了报告,道:“组长,任务圆满完成了,黄绢也已经带回来了,还请组长指示。”

青龙道:“他们都处理好了吗?”

他们是谁?玄武自然知道。怎样处理?玄武心里自然也有数。

玄武点了点头,道:“不过,有件事情有点麻烦。”

青龙道:“什么事情?”

玄武附到青龙耳旁轻声说了什么,青龙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会,对玄武道:“你写份报告,将他们交给上边处理吧。”

玄武敬了个礼,离开了。

青龙了解了所有的事情之后,心想:既然现在万事俱备,就应该是龙组出马的时候了。当下对所有人进行了布置,这其中也自然包括叶琛,原振侠,黄绢在内,还有已经去往帝王大厦的林心天,杨如梦他们组成的拆弹组。

广场的舞台上,卡尔斯面色很难看,不知是因为他的头痛还是因为他的愤怒,他咆哮道:“你们太让我失望了,黄绢现在还没有找到!”

杨御坤道:“卡尔斯将军您冷静一下,我相信我们中国的警察已经带着黄绢在回来的路上了。”

卡尔斯看看表,十二点快要到了,他已经彻底绝望了,道:“已经快十二点了,我绝对不会相信奇迹会发生了!”

他握着引爆器的双手有些颤抖,他的目光也停留在了引爆器上,他缓缓地将引爆器举了起来。

杨御坤的心也剧烈地跳动起来,此时就算再聪明的他也无法阻止了,只能在心里期盼奇迹的发生。

卡尔斯的手下虽然都是亡命之徒,这时候看到卡尔斯就要引爆周围的炸弹,不禁也有些害怕,他们相互惊恐地看着,似乎在祈求有人能够帮助他们似的。

卡尔斯的大拇指慢慢地按在了引爆器红色的按钮上。

一架飞机从天而降,螺旋桨引起的狂风让卡尔斯睁不开眼睛,但是他心里却有着一丝惊喜,他慢慢地睁开眼睛,一个苗条熟悉的身影从飞机上跳了下来。

卡尔斯一阵惊喜,道:“黄绢,你终于回来了。”

黄绢瞪着他,道:“一会儿不在,你就丢尽了我的脸面。”

卡尔斯有些尴尬,道:“你根本不知道在你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发生了什么,没有你我真的是活不下去啊。”

黄绢冷哼了一声,伸出手道:“闹够了吗?闹够了就赶快把引爆器给我。”

卡尔斯尴尬异常,嘿嘿地干笑着,此时他觉得自己将手中的引爆器给黄绢不是,不给也不是,他的手就这样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十分的滑稽,他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来,便道:“你这些日子究竟去了哪里,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你?”

黄绢看着卡尔斯的举动皱起眉头,道:“我去了南极。”

卡尔斯疑惑地问道:“你去南极干什么?”

黄绢道:“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去了南极。”

黄绢说这句话的时候就连自己也不相信,卡尔斯怎么会相信,他道:“你骗我?”

黄绢感觉瞬间卡尔斯的表情变了,她不禁有些紧张,额头手心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青龙早就料到了这些,原振侠按照他的安排也已经从飞机里走了出来,道:“是这样的,我的确是从南极找到她的。”

卡尔斯用手指着原振侠,道:“那你说她为什么去南极?”

原振侠道:“因为一个梦。”

卡尔斯冷笑了,道:“你在骗我!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会相信你的鬼话!”

卡尔斯把目光从原振侠身上移到黄绢身上,道:“我不允许任何人背叛我,尤其是你!”

青龙知道此时原振侠也已经失败了,便对对讲机道:“狙击手等我命令,随时准备狙击。”

就在这时,黄绢突然愤怒地大叫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没有骗你。”

卡尔斯怔了一下。

砰,一声枪响,卡尔斯雄伟的身躯倒地。

黄绢走了过去,拿掉他手中的引爆器,伏在他耳朵旁道:“你让我颜面扫尽,我让你下地狱!”

卡尔斯瞪大着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黄绢,嘴角不断地抽搐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青龙对着对讲机大叫道:“妈的,没我的命令谁让你们开枪的。”

对讲机那边传来传来委屈的声音道:“组长,不是我们开的枪。”

青龙皱着眉头道:“那是谁开的枪?接下来怎么办?”

原振侠却是清清楚楚地看见是黄绢开了枪,她竟然亲手杀了卡尔斯,他吃惊地望着黄绢,简直难以置信。

黄绢看了原振侠一眼,眼睛里闪过奇怪的光芒,她接着对卡尔斯的手下道:“投降吧,我会完完整整地带你们回FZ的。”

卡尔斯的手下似乎对黄绢信任有加,纷纷放下了武器。

青龙对于从望远镜里看到的这一切难以置信,他本以为接下来会造成怎样严重的后果,却没想到就这么轻易的被黄绢解决了。

但是一切就真的已经解决了吗?时间离十二点也只剩下几秒了。

青龙看着手中的表一秒一秒的逝去,十二点到了,帝王大厦那边依旧没有传来爆炸的声音,他的目光从表上移动到帝王大厦的方向,神秘地笑了。

事后,林心天和杨如梦叫被带回了警局。

林心天道:“龙组长,你骗了我们,其实你早已经想出解决那颗炸弹的办法了。”

青龙笑着道:“我没有骗你,我只是在考验你们。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你们竟然阻止了那颗炸弹的爆炸,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阻止的?不是说不能拆解么?”

杨如梦望着林心天,道:“这是他的功劳。”

青龙疑惑道:“不是你这个制造者拆解的?”

杨如梦摇摇头,道:“我说过的,它根本无法拆解。”

青龙更加疑惑了,道:“那他怎么能阻止的。”

林心天道:“虽然无法拆解,但是依旧是可以阻止的。我从如梦哪里知道它的控制部分是智能自动化的,我便修改了时钟控制指令,让它的时间永远处于循环状态,它的时间无法到达终点,自然也就不会爆炸了。”

青龙点了点头,道:“厉害,不过,你怎么会黑客技术的?”

林心天道:“我大学学的就是计算机。”

青龙道:“原来如此。不过,幸好你们帮助我们找到了它,不然也是很麻烦的。”

林心天想起龙组后来将那颗炸弹竟然在常温下化成了齑粉,不禁大为惊叹,道:“找到它的并不是我们,而是原振侠。但是,在我看了你们龙组处理那颗炸弹的技术之后,我相信就算是找不到颗炸弹,你们也会让它失效的。”

青龙神秘地笑了,他没有回答。

林心天突然想起自己现在还在审讯室,不禁十分紧张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们俩个?”

青龙却是疑惑地看着林心天道:“你们俩个怎么了?我不知道啊。”

林心天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见杨如梦拉了拉他的手,对他使了个眼色,他这才恍有所悟,他道:“谢谢龙组长!”

青龙罢了罢手,对杨如梦道:“暗夜天使这个人从此以后不复存在了,是林心天救了你,你好好珍惜他吧。”

杨如梦点了点头。

林心天欣喜之余,也十分好奇,便问道:“你为什么要放过我们?”

青龙忽然一拳打在了林心天胸口,道:“你这个傻蛋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林心天虽然还是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总觉得青龙对他很好。

青龙看着林心天和杨如梦亲密离去的背影,忆起了从前他和龙中华一起在龙组的日子,他道:“我是该去看看龙大哥了。”

机场,黄绢带着卡尔斯将军的遗体将要返回FZ。

原振侠望着黄绢单薄而又孤单的身影道:“你能不能留下来?”

黄绢道:“为什么我要留下来?”

原振侠道:“为了我。”

黄绢的眸子拉得很长很长,她望着原振侠,道:“为了你?你能给我什么?”

原振侠身子徒然一震:他们果然还是决裂了。

黄绢望了原振侠很久,似乎很失望,但是她却突然笑了,笑的像是风中的花儿开了一样,那样的美丽而又那样的讽刺,道:“你根本满足不了我的野心。”

黄绢风一般的离去,只留下原振侠一人呆立在人群中。

尾声

人来人往,时间变幻,华阳市的夜又悄然而至。但是,如此美丽的夜却像是梦靥一般让原振侠惊醒,一幕幕支离破碎的画面和残缺不堪的记忆在原振侠的脑海中拼凑了起来,他竟然想起了在南极发生的一切:一群穿着能量波动服装的人突然凭空出现在冰球里,将他和黄绢从冰星人哪里救了出来,他清楚地看见那群人背上印着一条发光的神龙,而他们的队长便是玄武,后来玄武给他和黄绢拍照,哗,世界变成了一片空白,就像他当时的记忆一样。

原振侠惊的出了一身冷汗,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玄武究竟对我们做了什么?难道黄绢的那段记忆也消失了?”

当第二天原振侠去警局找龙组的时候,从所有人口中只传来三个字“不知道”,就连叶琛也一样。

叶琛奇怪地看着原振侠道:“你怎么了?”

原振侠道:“我和黄绢在南极的记忆被龙组的人消除了。”

叶琛笑道::“不可能,龙组只是一个中国一个神秘的特警部队,他们根本不可能消除你的记忆,我相信这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项技术能够消除一个人的记忆,除非你是在南极撞了头部,才有可能失忆的。”

原振侠摇摇头,道:“叶警官,你相信我,我真的和黄绢在南极上经历了很多难以置信的事情。”

叶琛道:“好了,振侠,事情已经结束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我想你一定是被那个周公注射了迷幻剂才会这样的,我当时就说要抓他,你却让放了他。”

一听到周公,原振侠就再也不理会叶琛了,他想去找周公寻求答案,当他来到地下室取车的时候,一道光波出现在他的眼前,那道光波迅速地从虚无的能量波动状态变成了一个实体的真人,原振侠一眼就认出了那人是玄武。

原振侠道:“是你消除了我和黄绢的记忆?”

玄武点了点头。

原振侠道:“为什么?”

玄武道:“因为人类还没有做好迎接外星时代的到来。”

原振侠心想:的确,人类的认知范围还局限于这个渺小而美丽的地球,根本无法承受未知科技、未知生物的巨大冲击。

原振侠道:“所以,你是来再次消除我的记忆的。”

玄武点了点头。

哗,世界再次变成了一片空白,原振侠的某些记忆也随之消失。

当原振侠再次醒来,他已经不在华阳市了,他继续在他的医院里当着医生,过着简单而又充实的生活,只是他的内心深处却有着无法弥补的空白,让他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重复着毫无意义的生活。

不久,黄绢替代了卡尔斯的位置,成为了FZ国家的新领袖,泉吟香也在拍戏的过程中和刘星云互生情愫,而原振侠却加入了中华奇事会,继续进行着冒险之旅,似乎只有在一次又一次的冒险之旅上才能让他感到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

版权声明:本站由indigo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炘蓝火诗所有;admin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转载分享,仅供大家交流学习,版权归其原创作者所有。请大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健康合理上网,享受信息盛宴!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没有更早的文章了...

下一篇:【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相关文章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世界之树开花,命运之子再现,苍白之巢陨落,癫狂之战爆发。天雷如刀劈开虚空,地狱倾覆轮回不再,荒邪之外群魔乱舞,苍天陨落神树枯竭。一个神奇的魔法世界在这里展现。。。第一章  幻梦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