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溪客艺苑 > 小说 > 【小说】寤寐

【小说】寤寐

indigo5个月前 (06-04)小说1118

第三章 暗夜天使

卡尔斯躺在高级病房里,面色苍白,但依旧掩盖不掉他威武的神情,独裁者的霸气。他深深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一道又厚又浓的烟圈,眼睛饶有意味地看着窗外。突然,手中的雪茄掉落在地上,他面表情痛苦地捂住额头,大声呻吟着:“该死的上帝,你究竟想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罗惠,快把我的药拿来!!!”

这极尽命令的口吻令罗惠深恶痛绝,他是卡尔斯的高级顾问,并不是他的仆人,他竟然敢如此命令自己,真是可恶至极,但是他深知这个独裁者的脾气与残忍,还不想和以前的那几个顾问一样命丧黄泉,所以还是忍声吞气地端来了水和药。

罗惠道:“我的将军,您身体不好,不该抽雪茄的!”

卡尔斯喝了药,头痛才稍稍缓解,他暴躁的脾气却依旧未减半分,他怒瞪着罗惠,道:“该死的罗惠,闭上你的臭嘴!”

罗惠耸了耸肩,无奈地摊了摊手,他实在是没有必要拿自己的性命跟卡尔斯这个独裁者斗嘴。

卡尔斯面上肌肉抽搐,嘴里更是兀自骂道:“该死的中国人,该死的杨御坤,小小的一个华阳市市长,竟然敢跟我作对,简直就是急着下地狱!”

忽然他又对罗惠道:“罗,你安排的杀手可靠吗?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杀了那个该死的中国人了!”

罗惠这才抬起头,自信地看着卡尔斯道:“我找的是一个中国杀手,他是世界杀手排行榜上数一数二的高手,十分可靠,绝对有能力杀掉杨御坤!”

卡尔斯指着罗惠,怒吼道:“你脑子装的是屎吗?怎么还找中国人!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中国人了!该死的黄绢,她带走了我的一切!该死的杨御坤竟然敢当着那么多记者的面拒绝我的要求,还羞辱我!这些该死的中国人,统统下地狱去吧!”

罗惠身体一阵颤抖,他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在胸前划着十字祈求道:“愿和上帝一样仁慈的将军原谅我的无知!但是,我亲爱的将军,您要知道我们现在还在中国,也只能请中国的杀手了!”

卡尔斯眉毛一挑,突然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深处中国,并不是他统治的FZ阿拉伯国家,他罢了罢手,示意罗惠起来,道:“噢,对了,罗,那个原医生调查的如何了?黄绢是否有消息了?”

罗惠站起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的将军。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不过,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将军明天就可以看到杨御坤被杀的新闻了。”

卡尔斯冷哼了一声,道:“罗惠,你记着,跟我作对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这时,一位护士按时来视察了卡尔斯的病情。

卡尔斯点燃了一支雪茄,慢慢地抽着,意味深长地看着护士离去的身影,道:“不过,中国的女人就是漂亮!”

他顿了顿,眼睛突然放出光来,对罗惠说道:“罗,你派人将这个护士给我弄来!这护士的身材真的跟黄绢有一拼!”

罗惠听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我们现在还在中国,这样做不太好吧。”

卡尔斯用手指着罗惠,怒道:“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罗惠吓的一阵颤抖,急忙道:“对不起,我的将军,我这就去!”

卡尔斯看着罗惠畏惧的神情脸上的横肉舒展了开来,他弹了弹烟灰,继续抽了起来。

这时,病房的灯突然灭了,卡尔斯大叫道:“该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护卫,护卫,你们都见上帝去了吗?”

卡尔斯大叫了半天,一个护卫也没有进来。

忽然,一阵风吹来,窗帘外多了一个身影,响起了奇怪的电子音,用熟练的英语说道:“不用再叫了,他们确实已经见上帝去了!”

卡尔斯心里虽然十分惊恐,但他还是依旧表现得很是镇定,他道:“这见鬼的家伙是谁?究竟想干什么?”

那人道:“卡尔斯将军,你要知道杀杨御坤的风险太大了,所以,你们必须再给我一百万订金,我才会替你杀掉他。”

听到这话,卡尔斯突然大笑起来,他道:“上帝啊,你猜我听到了什么?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世界上竟然有这样一个愚蠢的杀手拿了钱却没有杀掉目标还敢来向雇主要钱!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卡尔斯的笑突然停止了,他恶狠狠地道:“可恶的中国人竟然敢敲诈我,你下地狱去吧!”

他一面说着,一面准备掏出藏在被子里的枪,却惊奇的发现枪不见了,他着急地在被子里寻找着,头上冷汗直冒。

黑暗里再次响起了奇怪的电子音:“卡尔斯将军,你是在找这个吗?还给你!”

一把枪从黑暗里精准地拋到了卡尔斯的手上,卡尔斯兴奋不已,用手枪指着那人,嘲讽道:“噢,上帝啊,我真不敢相信你是怎么创造出这样一个愚蠢的废物的!”

说着他扣下了扳机,枪响了,但是过了很久,那人都没有倒下,卡尔斯诧异非常。

这时,黑暗里慢慢地响起了电子音:“我讨厌别人骂我废物,更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

卡尔斯诧异道:“见鬼!我真搞不明白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一面说着,一面却是扔掉了手中的枪,并且还顺手拿到了桌子上的水果刀,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在黑暗里简直根本无法发现。

那人道:“自以为是的家伙,看来我真该给你一些惩戒了。”

话刚说完,黑暗里就响起了嘀的一声。

卡尔斯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听见啪一声巨响,嘴里的雪茄竟然绽放出了炫丽的烟火,映照得卡尔斯惊恐的脸一片惨白。焰火转瞬即逝,病房又暗了下来,卡尔斯这才痛苦地尖叫了起来。

罗惠吓得跪倒在地,急忙祈求道:“求求你,不要杀我们,你的条件我们都答应,我明天就再给你打一百万!”

那人道:“哼,我也不会白收你们的钱,如果我第二次还杀不掉他的话,我就会一直免费帮你们追杀他,直到他死!”

罗惠千恩万谢地磕着头,突然,灯亮了,病房里又只剩下罗惠和卡尔斯了。

罗惠急忙跑过去,却发现卡尔斯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嘴肿了起来,肿得像两根香肠一样,特别可笑,罗惠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卡尔斯脸上闪过一丝凶狠,刀子飞过,罗惠本来还挂着笑的脸颊顿时鲜血长流。

卡尔斯怒瞪着罗惠,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Fuck your head!这就是你找的该死的中国杀手!”

罗惠双手捂着还在流血的脸,不停地磕着头,颤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将军,我这就取消这次行动!”

卡尔斯道:“够了,你这个废物,把我的特种部队给我调过来,我要让他们下统统下地狱!”

原振侠见到叶琛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他站在天台上望着星云跳下去的地方,道:“以我看,他从这里跳下去并不一定会死。”

叶琛道:“哦?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原振侠指着五楼的地方,道:“叶组长,你看那里有个空调,倘若他能抓住那个空调的话就可以很轻松地荡到四楼那边的天台上了。”

叶琛仔细看了一下,在五楼的地方依稀还是能够看见一台空调的。叶琛摸了摸下巴,思考道:“这样的距离看起来玄。振侠,你功夫不错,你说说看你能做到吗?”

原振侠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他忽然想起了以前很多的事,又想起了昨天在机场接泉吟香的时候遇到“眼镜”,又道:“不过,人在危急时刻的潜能一旦爆发出来,却是无可估量的,我们还是下去看看吧!”

叶琛点了点头,道:“我同意你的观点!”

说完两人便和星海便来到了四楼天台。

原振侠捡起地上的一根断树枝,望了望上边,道:“嗯,这样看来的话,星云应该没有死。”

星海激动万分,他拽着原振侠的双手道:“是真的吗?”

原振侠点了点头。

星海得到了答案却又有些失望,他道:“你说他没死,那他为什么会奇奇怪怪的跳楼,然后又搞失踪?”

原振侠摇了摇头。

叶琛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道:“听星海说事发前星云的举动有些异常,就和黄绢将军失踪一样,十分的离奇古怪,所以,我认为这两件事必然有一些内在的联系。”

原振侠点了点头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却没有一点头绪。”

叶琛拍了拍原振侠的肩膀,道:“振侠,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今天真是麻烦你啦!”

原振侠道:“叶组长何必客气!”

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了泉吟香的脸上,泉吟香揉了揉朦胧的眼睛,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她高兴地道:“多么舒服的一觉,多么美好的一天!”

忽然她鼻子嗅了嗅,道:“什么东西?好香呐!”

她一边说着一边向客厅里走去,才发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许多可口的饭菜了。

这时,原振侠从厨房里端出一碗汤来,他看见泉吟香便笑着问道:“醒了啊,昨晚睡的好么?”

泉吟香惊奇地看着围着围裙的原振侠,指着桌上的饭菜,问道:“原,这是你做的么?”

原振侠笑着点了点头,道:“是的。怎么,你不喜欢吗?”

泉吟香兴奋地挂在原振侠的脖子上,亲了他一口,道:“原,你真是太棒了,谁嫁给你真是幸福死了!”

原振侠抚了抚泉吟香的头,道:“好了,我给你买了牙刷牙膏,你洗涑之后就来吃饭吧,我再去烧一盘菜。”

泉吟香高兴地点了点头。

饭桌上,原振侠和泉吟香亲昵地互加着饭菜,举案齐眉,就像一对幸福的恋人。不过,越是这样,原振侠心里越不是滋味,他不自觉地想起了黄绢,想起了那个苗条的身影,想起了那个野性的女人,他微微叹息。

泉吟香沉浸在幸福中,并没有捕捉到原振侠这些微妙的变化,她道:“原,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你,不过我是借着拍电影来的,所以我还是得去蔚蓝娱乐公司报到一下。”

原振侠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那你晚上有空吗?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泉吟香调皮地点了点头,道:“晚上我有空,那我们就这么说定啦,嘻嘻。”

泉吟香走后不多久,原振侠和叶琛被卡尔斯“请”去又训斥了一番,催促他们赶快寻找黄绢的下落,原振侠也想快点,但是现在他们毫无头绪,更无从下手。这件事离奇古怪,搞的他们头痛异常。这时,他们又收到星海的电话,让他们赶过去有要紧事的事情对他们讲。

星海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道:“我今天收到一个简讯,说有人给我的银行卡上打了一百万。我觉得这是那个杨如梦做的,希望你们能通过这条信息查到那个女孩的下落,兴许也能找到我的弟弟星云!”

原振侠和叶琛面面相觑,然后会心一笑。他们心中萌生了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他们可以查黄娟、星云的消费记录,这样一来,不管他们到了那里都是可以找到的,他们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呢?

星海看着原振侠和叶琛的模样,眉头一皱,道:“这些个事对两位来讲有难度吗?”

原振侠道:“没有。只是你的话对我们有了很大的启发,我相信这件事情很快就能水落石出的!”

星海眉毛一挑,道:“哦?是这样啊,那就麻烦两位了。”

叶琛道:“不过,那个女孩为什么会还你的钱呢?照样子说,她应该不可能还钱的!”

星海冷哼一声,大声道:“她一定是再想向我多敲诈点,却没有想到害死了星云,觉得内疚,这才又把钱还了回来!”

叶琛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原振侠却示意他不要再讲了,然后拉着他告别了星海,分头行动了起来。原振侠负责调查星云的行踪,叶琛负责调查黄绢将军的行踪。当他们再次碰面时却是无奈地互相摇了摇头。

原振侠道:“我暂时还没有查到星云的消费记录,而且那个女孩的消息也无法查到,汇款人是瑞士银行的账户,你懂的,根本不能查到对方的一点信息。”

叶琛点了点头,道:“黄绢将军最近的消费记录也没有查到,但是我已经吩咐下去了,让他们继续留意,希望能够查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原振侠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

晚上,原振侠带着泉吟香去了一个地方:泡沫酒吧。

泡沫酒吧里,充满着七彩斑斓的泡泡,映着闪烁不定的灯光、霓虹和烛光,呈现出迷人梦幻般的世界。泡沫酒吧深处,还有一个一米多高的舞台,廊回迂绕,绿藤牵绊,跨越并占据了整个酒吧的左半边。

“哇喔,竟然还有这样一个美妙的酒吧,这真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原振侠点了点头,道:这是我的朋友给我介绍的,我算是第二次来了。

他们走到吧台,一个帅气的服务生微笑着问道:两位,喝点什么?

原振侠和泉吟香随便点了些喝的,便在音乐与灯光的世界里徜徉着,聊着天。

一个女服务生走过来,道:心天,又有人点名要你去唱歌呢,你赶快上吧!

林心天呵呵一笑,道:好的,我知道了。我给这两位客人调好酒就去!

酒瓶在林心天的手中飞快地变换着,突然,啪的一声,酒盖打开,顿时,酒香四溢。

林心天倒好酒,递给原振侠和泉吟香,道:两位,你们的酒好了。

原振侠说了声谢谢,端起了酒和泉吟香品尝了起来。

不一会儿,舞台上,灯光暗了下来,音乐声嘎然而止。模糊黑暗的视线里,舞台上走上来一个人,看不见他什么模样,只听见他的声音。那是王烁鑫《光》里的“海豚音”鸣唱,没有伴奏,没有灯光,有的只是他的清唱,那嘹亮悦耳的“海豚音”鸣唱如碎空一刀劈开泡沫酒吧里的时间和空间,劈开每个人的躯体与灵魂。所有人似乎都被那完美的鸣唱控制了,静止在这时间与空间、躯体与灵魂交结的缝隙中,随着他的鸣唱,将那仅余的一点魂魄都唱出体外,遨游在九天,辗转回空,余音萦绕灵魂深处,挣脱着那无法承受的躯体,享受着那惊鸿的悲鸣,那生不得生、死不得死的诸般痛苦。灯光渐亮,空荡的舞台上却空无一人,唯有那泡沫飘浮,绿藤摇曳,仿佛刚才那一切只是一个惊魂的梦。

“不好,有杀气!”

藤野刚刚走进泡沫酒吧,就大喊了一声,急忙提醒自己的手下时刻戒备。

吧台前,泉吟香惊叹道:“那个服务生,唱的真好!”

原振侠点了点头:“的确唱的不错。”

这时,林心天刚好走来,听到了原振侠的话,微笑一笑,道:“谢谢。听这位小姐刚才说话,应该是日本人吧?”

原振侠点了点头,道:“是的。”

泉吟香惊奇看着林心天,道:“你应该去做歌手,我觉得你非常有潜质!”

林心天眨了眨眼,表示没有听懂懂,转向原振侠问道:“她说什么?”

原振侠解释道:“她说你有唱歌的天赋。”

林心天挠了挠头,腼腆地笑了笑,继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泉吟香看着林心天,突然兴奋地对原振侠说道:“天哪,原,我真是太高兴了!”

原振侠莫名奇妙地问道:“泉小姐,你怎么了?”

泉吟香拉着原振侠的手,道:“原,你知道么,我今天去了蔚蓝娱乐公司,我才知道我接的那个电影是由刘星云、Indigo和我来演的,可是他们说刘星云竟然去A国好莱坞拍电影了,可能拍不了了,让我等候通知。我还以为要拍不成了,但是我刚才看到那个服务生在舞台的表演,突然觉得他的气质很适合接替刘星云演那个角色。我真是太高兴了,我明天一定要向刘星海建议他来找这个人!”

原振侠点了点头,心里却是在想:这刘星海的保密工作可做的真好,那刘星云明明是失踪了,竟然却说他去A国好莱坞拍电影去了,真是找了个好借口!

这时,藤野走了过来,他将泉吟香拉了过去。

原振侠看着这群杀气腾腾的人本来还想做些举动,但却听到了藤野和泉吟香的对话,这才知道他们原来是日本人,和泉吟香认识的。

藤野让两个手下带着泉吟香走了,自己却是兀自向原振侠走了过来,用生硬的中国话,不屑地对原振侠道:“原振侠是吧,我要跟你单挑!”

原振侠知道泉吟香应该不会有事便没有去追,而是用日语向藤野道:“藤野君,你想干什么?”

藤野对于原振侠会说日语稍稍诧异了一下,然后抽出一把刀,冷笑着道:“我要跟你比试刀法,你敢应战吗?”

原振侠看着藤野来意不善,知道他是为了泉吟香而向自己示威的,便道:“难得藤野君有此雅兴,不过这里不是比试的场所,不如我们换一个合适的地方,如何?”

藤野没有答话,而是直接像发了疯似的举刀向原振侠砍来。原振侠也不是吃素的,他反应敏捷,拿起旁边的一把椅子挡住了藤野的刀,谁知藤野的刀很不一般,一下子就将椅子削成了两截。原振侠暗道不好,见刀势未减依旧向他身上砍落,他急忙侧身躲过,谁知藤野一砍未中,又是一刀齐腰横削而来。这刀凶狠无比,又异常迅速,原振侠手中的寻常椅子怎可与之抗衡,他眼睁睁地看着藤野手中的刀一点一点刺进椅子的坐盘里,心想:这下可完了,今天难道要死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刀却突然停了下来,不管藤野如何用力,但就是无法动弹半分。

原振侠这才看见是那个叫林心天的服务生捏住了藤野的藤野的手腕。

藤野怒道:八嘎,中国猪,找死!

林心天笑了笑,转身对原振侠道:先生,你先走,这里就交给我吧!

原振侠疑惑地看了看林心天,道:谢谢,不过,你一个人可以吗?

林心天点了点头,原振侠这才放下心来,准备走开。

就在这时,藤野用日语对身后的手下道:你们究竟在等什么,还不给我上!

原振侠见到藤野的手下从怀里掏出枪来,身子一震,急忙大声喊到:他们有枪,大家快跑!

但是酒吧里异常嘈杂,原振侠的声音根本听不到,只有离他最近的林心天听到了。

林心天见势不好,急忙一脚飞在藤野的脸上,拉着原振侠就跳到了吧台后面。

啪啪啪,几声枪响过后,酒吧顿时乱做一团。

原振侠和林心天趁乱想要逃走,却被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藤野发现了,他愤怒地指挥着手下向原振侠和林心天追来。

途中,原振侠迅速地向前门逃去,林心天却机智地选择了后门。藤野派了一半人马向原振侠追杀而去,自己却是亲自带了另一半向林心天而来。林心天今天搅了他的好事,还在他的脸上印了一个大大的脚印,他异常愤怒。他一边捂着发痛的脸,一边夺过手下手里的一把枪砰砰就向林心天开了几枪,不过,林心天却是很幸运地躲过了。藤野一直追着。前边是一个死角,林心天无路可逃了,他背对着藤野,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表情。

藤野高兴地拿枪指着林心天道:中国猪,看你还往哪里逃!

林心天缓缓地转过身来,他面对藤野微微而笑。

他现在还敢对自己微笑,藤野不禁打了个寒战,道:八嘎,中国猪,你笑什么?

林心天示意他看看背后。

藤野转身,几十把枪对准了他的脑门,藤野吓得魂都没有了,手中的枪跌落在地。

一个全身雪白的人走了过来,对林心天说道:心天,你没事吧?

林心天点了点头,然后皱眉看着藤野,道:这些人是日本人,竟然还敢带着枪来到中国,看来他们的背景不简单啊!

龙海天笑了笑,走过去一脚踩在藤野的胸膛,捏着他的下巴,道:小日本,你竟敢骂我们中国人是猪,还在这里砸场子,真是找死!兄弟们给我把这些人都打成猪头!

说着还给了藤野一巴掌才放下了藤野,这时,龙海天身后几个大汉磨拳擦掌,乐呵呵地对藤野一伙人左右开弓,只把他们打的天旋地转,脸颊厚厚肿起。

藤野的牙也被打掉了几颗,他用生硬的汉语道:我是藤野家族的少爷,我爸是日本黑手党首领,你们就等着被杀吧!

龙海天听到这些,道:日本黑手党?嗯,没听过。我倒是想问你一句,你有没有听过中华龙帮呢?

藤野瞳孔一缩,他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他想起他爹临走前对他说过的话:千万不要得罪中华龙帮的人!

龙海天看着藤野的模样笑了笑,道:回去给你的藤野狗熊爹带句话,要猖狂在你们日本猖狂,别想来我们中国放肆!

藤野跪了下来,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龙帮的地盘,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龙海天冷笑着,指着胯下道,:从这里钻过去,我就放你们走!

藤野犹豫了半天,还是咬了咬牙,钻了过去,带着手下狼狈不堪地蹿了出去。

林心天看着藤野离开,突然想到了原振侠,道:不好,我的朋友可能还有危险我得去救他们!

龙海天点了几个人,道:你们几个跟着心天,定要保护他周全!

林心天说了声:谢谢,大哥!便带着几个人便走了出去。

原振侠的处境比林心天更惊险万分,他来到华阳市不久,对这里的环境还不是很熟悉,一个不小心就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他刚想退出去却没想到几个日本人已经追了上来,将他堵在了死胡同里,原振侠叹了口气,道:今天的运气真是笨到家了,看来这次真是死定了!

原振侠双拳紧握,准备做最后的困兽之斗,他看着慢慢逼近的日本人,一步一步地退到垃圾堆旁。突然,他一脚踢飞地上的垃圾纸屑,身形突变,急向离他最近的那个日本人而去。满天飞舞的纸屑,暂时挡住了众人的实现。那个日本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原振侠夺去了手中的枪,还做了他的肉盾。

啪啪啪……

几声枪响过后,原振侠惊奇地发现那些日本人都倒了下去,就连自己怀里的日本人也死了!

但是,原振侠他根本就还没有开枪!

原振侠扔掉手中的枪,望着黑暗处,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黑暗里响起了电子音,道:我想让你帮个忙。

原振侠眉头一皱,道:哦?不知道我能帮上你什么忙?

那人道:昨天晚上发生了莫名其妙的事,有个人更是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我想让你找他,他的名字叫刘星云。

原振侠心道:这人是谁?他怎么也在找刘星云?不过,他是怎么知道刘星云昨天晚上发生了莫名其妙的事?刘星海动用关系,严禁了消息的外传,外界是根本无法知道的,难道他是……

原振侠想到这里,吃惊异常,道:难道你是……”

那人身子一怔,迅速地掏出枪指着原振侠,道:不准说出我的名字,否则,我现在送让你上西天!

原振侠急忙捂住了嘴,不可思议地看着黑暗中的那个人,但是他的脸藏在宽大的风衣里,根本看不出他的样子。

那人收回枪,道:我不会让你白找的,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百万作为酬劳的!

原振侠还想问些什么,但那人已经消失了,而自己的手中多了一个卡片,上面是一个邮箱:DarkAngel@assassinleague.com

原振侠望着手中的邮箱,震惊异常:原来他是刺客联盟的人!

暗夜天使?

这应该是他的代号吧!

版权声明:本站由indigo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炘蓝火诗所有;admin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转载分享,仅供大家交流学习,版权归其原创作者所有。请大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健康合理上网,享受信息盛宴!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没有更早的文章了...

下一篇:【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相关文章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世界之树开花,命运之子再现,苍白之巢陨落,癫狂之战爆发。天雷如刀劈开虚空,地狱倾覆轮回不再,荒邪之外群魔乱舞,苍天陨落神树枯竭。一个神奇的魔法世界在这里展现。。。第一章  幻梦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