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溪客艺苑 > 小说 > 【小说】寤寐

【小说】寤寐

indigo5个月前 (06-04)小说1117

第五章 心天如梦

林心天穿过长长的杨树林长道,有一条清澈的小河,小河旁的杨柳垂枝摇曳,像一双女人的手轻轻地婆娑着树下的长椅,长椅上已经很久都无人问津了,上面铺满五彩斑斓的落叶。林心天贮步凝思:自己怎么来到了这里?他对自己的内心感到不解和好笑,或许是因为那个奇怪的女孩吧。不知何时起,她已经渐渐走了了自己的心里。他依稀而又深刻地记得他每次放学回家走这条幽径时都能碰到那个奇怪的女孩。无论春夏秋冬,只要是有阳光的日子,她都会坐在这条长椅上静静地看书。那一抹喧嚣中的宁静,那一抹淡泊中的致远,那一抹寂寞中的忧郁如炊烟般在林心天的心里袅袅升起。他感受这那份宁静,那份致远,那份忧郁,下意识地坐在了长椅上,细细地体味着她的圣洁,她的诗意:一身黝黑的风衣,一顶白色的羊绒小帽,一双清澈而又深邃的眸子,一本荡气回肠的小说……恍惚中,朦胧中,她踏着积满的落叶走来,带着无声的笑靥,飘然若神行,轻盈如魂魄,虚无缥缈,细细碎碎。走近了,他才发现她并没有对他笑,而是一双忧郁的晶眸里一片血红,长长滴坠着两行闪光的血泪!

“啊哟!你个小心天,连做梦都不老实。干嘛突然抓住我的手,嘿嘿,是不是梦见你的小仙女喽!”林心雨把脸凑的很近,大而灵动的美眸闪着好奇的光波,笑眯眯地问道。

林心天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做了个奇怪的梦,他急忙放下姐姐的手,惊慌地逃避着她穷追不舍的眼波,脸上竟然泛起了一抹红晕。他略带害羞地道:“那……那有。”

“呵呵,我的弟弟还会害羞的噢。”林心雨弯起优雅的唇角笑着说道。

林心天的脸更红了,他摸了摸头,道:“那个……那个心雨姐姐,我是怎么回来的?”

林心天只记得自己昨天晚上和原振侠一见如故,高兴地着喝酒,后来的事他就想不起来了。

林心天一听这话顿时就生气地撅起嘴,左手叉腰,右手指着林心天的鼻尖,道:“哼,你还敢说昨天晚上。就你那样子不能喝酒就别喝,干嘛还喝的那么醉,一回来就吐我一身,害得我刚买的裙子都弄的臭烘烘的,想起来就让人生气!”

林心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姐,对不起!”

林心雨看着自己弟弟害羞的可爱模样,那里还有气,不禁又笑了起来,道:“好啦,没事啦,你个小淘气,下次可别这样了噢。”

说着还刮了林心天的鼻梁。

这时,楼下传来心天妈妈的喊叫声。

“吃饭啦!”

稍微发胖的心天妈妈怒气冲冲地朝二楼喊道。

心天爸爸林虎则像一棵松一样安然地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蕴含精光的虎目闪烁着幸福的光芒,略显干瘪的嘴吐出一团团快乐的云雾。

“哎呀,你个大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快点起来吧。听听,妈妈又催啦。”林心雨在被子上拍了一下,接着说:“呵呵,我先下去了,要不然你又该害羞了。快点噢,爸妈都在等你呢!”说着还不忘到林心天的红红的脸上捏了一把。

“什么嘛。”林心天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呵呵,你小子昨天晚上的衣服还是我脱的呢!”林心雨回眸一笑,“哐”的一生关上了门。

“啊。”林心天惊叫一声,然后猛然翻开辈子看了一番,接着脸唰一下红到了耳根。

“该死的臭心天,烂心天,死心天,你昨晚都干嘛去了啊,老实交代!”刚想偷偷溜进厨房的林心天就被妈妈用铁铲、大勺给轰了出来,他的头上还挨了一记大铲。

“哦哟,好痛噢,老妈!你下手可真狠。比我爸爸的大力金刚掌还厉害百倍、千倍呢。”林心天捂着头做了一个大力金刚掌的姿势,道。

“少贫嘴。告诉我,你昨天晚上都干了些什么?啊~再不说,我定饶不了你!”说着,心天妈妈又抡起大铲作势向心天砸来。

林心天忙求饶起来,道:“妈,别。我说还不行吗,我昨天晚上就只和朋友喝了一点点酒而已。”

“只喝了一点点酒?和朋友只喝了一点点酒就能醉成那样?长大了你就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敢学着喝起酒来。没看到电视上成天报道因喝酒闹出的事故来吗?好的东西不学,就光跟着你爹学些什么没用的武功啊,喝酒的,真是让人生气。”说完,心天妈妈双手叉腰,胸口起伏着,似生了什么大气一般。

“算了吧,心天都二十岁了,算个成人了,他需要人际交往,处理人际关系。”林虎掐灭烟头道。

“算了?这怎么行?你老是纵容他,这怎么行?这年头,人心隔肚皮,他还没有步入社会,酒肉朋友可交不得。打工挣钱的我们现在还不能指望他,就希望他好好学习,将来步入社会干一番大事业,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心天妈妈得理不饶人地说道。

林虎没有反驳,而是重新燃起一根烟,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

“妈,对不起,我又让您操心了。我一定不会在外边乱跑了,从现在起,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林心天拉起妈妈的手诚恳地说道。

“你有这份心就好了。可别跟你爸爸一样重蹈覆辙!”说到这里心天妈妈心里震了一下,眼睛看了看林虎,眸子里闪过一丝惊慌,随即又说:“好啦,好啦,不说了。心天,你现在跟我到厨房把那锅灵芝猪蹄汤端到桌子上。”

“不会吧,老妈。不是一锅吗?咋这么少?”心天端到桌子上拿起大勺就开舀。

啪,心天妈妈狠狠地在心天拿勺的手上敲了一下,道:“就你嘴馋,这可是专门给你姐姐补身体美容用的。她可不像你整天在外边乱逛瞎混,她除了每天上班外,还要和高岚一起参加那个拉丁舞比赛,去拿那个什么金奖呢。”

“是华阳市第二十五届拉丁舞比赛的金牛奖。”林心雨提醒道。

“就是,就是那个奖。累着呢!”心天妈妈道。

“哼,就妈偏心,好吃的专留给姐姐吃。”林心天放下勺子小声地嘀咕着。

坐在他旁边的林心雨听到了他那番话,故意笑着问道:“你说什么呀,小心天!”

“啊,没什么。那个……就是想问一下,那个金牛奖到底是什么奖,很名吗?我怎么没听说过呢?”林心天赶忙转移了话题。

“当然啦。那可是我们舞者梦寐以求的最高荣誉!”林心雨憧憬地说道,但是随即却是皱了一下眉,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林心天的眼睛,他早就知道心雨和高岚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早已经分手了,姐姐现在根本连个舞伴都没有,又怎么可能能拿到那个奖呢?

饭后,心天妈妈则是把心天拉到一边,悄悄地对心天说道:“心天呐,你要知道光靠你爸爸在工地那少的可怜的工资怎么能交得起你的学费,你姐姐参加那个比赛,其实是想赢得奖金,供你上学啊。所以,你以后可要对你姐姐好点,知道了吗?”

听完妈妈的话,林心天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不禁感动万分。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并且给妈妈许诺一定不辜负姐姐的心意,这时,心天妈妈才稍稍安心。

林心天这一早上的心里都不平静,他在屋里根本就没有看进去一点书,而是心里老是想着要怎么才能帮助姐姐拿得那个金牛奖。突然,他看到报纸上的一篇娱乐报道,这才想到一个人,便打定了主意,去了一个地方:伽蓝寺。

伽蓝寺位于华阳市洛华城南部,是座依山而建的千年古刹。山高而气远,林深而景幽。空站在一棵古老槐树下,突然双目睁开,抱拳出击,直逼林心天而来。林心天大骇,不由得倒退几步,身子一斜,避其朝锐,击其暮归,捉其肘而去。空顿时又变拳为掌,忽又化为龙爪手,倒其劲力,反捉林心天而来。电光火石间,林心天的眼睛被一个亮晃晃的东西所耀,明知不能躲,便硬生生地被空捉住了手腕,不过林心天却是顺手牵羊,把那东西给拿了过来。

空问道:“什么是舞?”

林心天答道:“武由心生,身由心动,意念所致,武夫即成。”

空顺势将林心天一带,左手变为拈手搭在林心天腰间,转眼间,他们又跳起了舞。

“那么,舞又如何?”

林心天答道:“舞亦心生,身由心动,情感所致,舞者亦成!”

舞完,空拍手称好,赞道:“好个舞由心生,身由心动,情感所致,舞者即成!不过,你越来越有油腔滑调之感了,舞(武)不成舞(武),杂而无章!”

林心天道:“师父不是也赞同‘无招胜有招’么?怎么会这样说我?”

“非也,非也!率心而动是谓天性,却非舞(武)之道矣。《中庸》有云: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大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林心天一听到空说古文,顿时一阵头疼,道:“师父,你不要说古文了好不好!我听不懂哎!”

空解释道:“这也就是说,舞(武)是有规矩的,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便是这个理。”

林心天点了点头。

空突然指着林心天,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是不是有事求我?”

林心天抓了抓头,道:“怎么会。我就是想来看看你这几天过的好吗。”

空横眉怒目,假装生气地道:“果然是个油腔滑调不老实之徒,当初收你便是看你老实率性有慧根,没想到你也是个俗物,你走吧!”

林心天见空生气了,便忙说了此行的目的,拽着他的手,请他应允。

空心里暗暗窃喜:呵呵,他也承认我舞跳的好。表面却装着冷酷,甩开林心天的手,道:“不可能的,你走吧。”

叮当,一个明晃晃的东西从林心天的手上掉了下来。林心天这才看清楚自己刚才“顺手牵羊”的东西了,不由得大惊道:“哇,美女哎!这个色鬼竟然随身携带哪个女孩的相片,嘿嘿嘿……”

不过,这女的怎么看起来好熟悉呢,但她究竟是谁,林心天却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空见秘密暴露,不免有些恼羞,说了一声“拿来”,便扑过来抢。林心天反应敏捷,一下子躲到远处,道:“她是谁?嘿嘿,没想到师父竟然还喜欢这样的小姑娘呢,哈哈哈,真是个LBT!”

LBT?”空眨眨眼,“什么老变态!我只比她大两岁哎!”

“两岁?”林心天学着空的样子眨了眨眼,“真是这个样子的吗?”

“咳,咳。”空瞪了林心天一眼,“其实是四岁啦。”

“没想到师父也有恋情呐!”

“拿来!”

“不给!除非你答应我参加拉丁舞比赛!”

空双手合十,说了声“阿弥托佛”,又道:“这事我可帮不了你,你还得靠自己。不过,我可以教你拉丁舞。”

说完,空还撇了一眼照片。

林心天闹归闹,见空已经帮忙了,便也识趣地将照片还给了空。

空看着手中的照片,神情一阵黯然。

林心天一下午跟着空认真地学着拉丁舞,但是距离比赛也没几天了,不知道能不能帮姐姐完成那个心愿,反正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林心天一边想着,一边向家里走去,突然他发现了一个黑衣人,他全身是血的爬在路边的草丛里。林心天吓了一跳,心想:这人不会死了吧。急忙跑过去看了看,才发现那人还没有死,心里才舒了口气,就在他拿出手机想要叫救护车的时候,那人却突然站了起来,用刀子架在了林心天的脖子上,用奇怪的电子音说道:“不准叫打电话!否则,我杀了你。”

林心天吓得咽了口唾沫,急忙挂了手机,道:“你受伤了,现在必须得去医院,否则,你会死掉的!”

那人道:“少废话,扶着我走!”

林心天就在那个蒙面人的威胁下,扶着他去了一个地方。蒙面人对那个地方很熟,很显然,他应该就住在那个地方。

蒙面人又威胁着林心天带上一个奇怪的东西,才阴险地说道:“我刚才给你戴的这个是炸弹,只有我一个人才能解开,所以,你就别想着逃,乖乖地听我的话,帮我取出背上的子弹,我就会放你走的。”

林心天一听说是炸弹,直吓得冷汗直冒,心想:这个该死的混蛋,自己刚才还想要救他,没想到却被他给劫持了,还给自己挂上了炸弹,真是好心没好报!哎,我今天不知是倒了什么霉,竟然会遇到这种事!哼,一会儿取子弹的时候我慢慢取,疼死你丫的。林心天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是老老实实地答道:“好好,我帮你就是,你千万可别激动啊。”

林心天就这样在蒙面人的指示下拿来药箱和工具,小心翼翼地帮蒙面人取下了一颗又一又子弹。就在最后一颗子弹取出来的时候,蒙面人终于忍受不住,疼的晕了过去。林心天心想:哈哈哈,天助我也!这混蛋晕了才好,我还是赶紧逃吧,要不然这家伙醒来我就麻烦了。但是林心天突然又想到他自己身上还绑着一颗炸弹,只有这家伙才能解开,他不禁又沮丧起来:不行,这样可不行,我身上的炸弹可怎么办?突然,林心天灵光一闪,想到一个绝佳的逃跑方案:噢,对了,我还是在他身上先找到引爆器再逃吧,这样就安全了。当下便高兴地在黑衣人身上找起了引爆器。这才发现,这个家伙竟然是个女的!林心天惊奇万分,看着她纯白无暇的背,那玲珑曲线的身材,林心天心想自己刚才一定是太紧张了,以至于他都没有发现这家伙是女的。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解开了蒙面人的面纱!

哗,林心天的顿时懵了,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她……

是她。

竟然是她!

那个自己昨天梦中的女孩,那个自己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女孩:宁静雅致,淡然出尘,彷佛天使一般的存在。

林心天以前放学的时候只是在那条林荫小道上远远望着她,静静地看着她坐在那条椅子上看书……就这样,那个女孩慢慢地走进了他的心里,烙印在了他的灵魂上。

林心天不由得想用手触摸这个天使一般的女孩,可是,当他的手在触及她美丽脸庞的那一刹那却又缩了回去。

现在的她还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动人,但是,刚才她的举动简直就像是一个恶魔,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真不知道她的双手究竟沾满了多少淋漓的鲜血。!

林心天不禁难过万分!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他的泪也汇成了两条明亮的小溪。

黑暗慢慢袭来,华阳市美妙的夜又悄然而至。

该死的,我怎么能晕过去呢。

暗夜天使醒来,发现天已经黑了,屋里也没了人。一阵风吹过,他感到一丝冰冷,他下意识地拉了拉面纱,却突然发现自己脸上的面纱不见了,他心道:可恶,他竟然揭掉了我的面纱,这会儿他不会跑出去报警去了吧!心念至此,他拿出怀中的引爆器,准备引爆,这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暗夜天使暗道不好:难道是警察进来了?她急忙拔出刀,悄悄地躲在了一旁。

林心天走进屋里,刚想要打开屋里的灯,一把刀子就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刀子很冷,林心天的心更冷。

暗夜天使道:“不许动!”

接着,啪一声,暗夜天使开了灯。

屋里一下子亮了起来,暗夜天使惊奇地发现来人并不是警察,而是刚才救自己的家伙。

真是奇怪了,这家伙竟然还没跑?不管怎么样,还是杀了他比较安全,谁让他看见了我的真面目。

暗夜天使狠下心来,她拿起刀就向林心天的脖子抹去。

哗啦,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暗夜天使突然感觉自己的刀子竟然无法在林心天的脖子上抹动半分。暗夜天使也感到自己的手突然变得很温暖,从来没有过的温暖感觉。过了很久,她这才发现林心天的手正有力地捉着自己的手腕。

暗夜天使本来还想要做动作,却发现林心天已经缓缓地转过了身来,眼睛里满是泪水。

林心天望着暗夜天使,道:“你,一定要杀我吗?”

暗夜天使怔了一下,道:“是的,谁让你见了我的真面目!”

林心天的心撕裂了,他捉着暗夜天使拿着刀子的手指着自己的胸膛,哽咽道:“你知道吗?我曾经喜欢一个天使一般女孩,她穿着一身黝黑宽大的风衣,带着一顶白色的羊绒小帽,拿着一本荡气回肠的小说坐在一条长椅上静静地看着……你知道吗?她一直住在我的心里,你要杀我,就请你先帮我把心挖出来,我想再看她最后一眼!”

说完,林心天闭上了眼睛,眼泪从他的脸上滑了下来,闪烁着奇妙的光芒。

暗夜天使万分震惊地看着林心天,她手中的刀掉落在了地上。

他……

是他。

怎么可能是他!

那个当她抬起头来只能看到背影的人!

她能够会经常坐在那里看书,其实也就是因为他,为了看他的背影。那挺拔的身姿,那有力的步伐,那宽阔的肩膀,每一次都会给她一种力量,一种生的力量,让她才能在这悲哀的世界里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突然,林心天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巨痛,他大叫了一声,迅速地跑了出去。

那背影!

真的就是她最熟悉最念念不忘给她力量给她生的勇气的背影!

暗夜天使的心跌倒了无底的深渊,她竟然让他看到了她这样的面目!她不由得捂起脸失声痛哭起来。

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淋湿了天空,也淋湿了林心天的心。他在雨中奔跑着,青黄的路灯映出他伤心欲绝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长长的街上,消失在涔涔的雨中。

杨如梦捡起地上已经冰冷的盒饭和书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版权声明:本站由indigo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炘蓝火诗所有;admin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转载分享,仅供大家交流学习,版权归其原创作者所有。请大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健康合理上网,享受信息盛宴!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没有更早的文章了...

下一篇:【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相关文章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世界之树开花,命运之子再现,苍白之巢陨落,癫狂之战爆发。天雷如刀劈开虚空,地狱倾覆轮回不再,荒邪之外群魔乱舞,苍天陨落神树枯竭。一个神奇的魔法世界在这里展现。。。第一章  幻梦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