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溪客艺苑 > 小说 > 【小说】寤寐

【小说】寤寐

indigo5个月前 (06-04)小说1115

第七章 化外之人

    原振侠和叶琛单独地坐在一起,他们都沉默着,气氛有些怪异。

    叶琛突然开口道:振侠,是不是我做错了,我是不是不应该开枪的?

    原振侠摇了摇头,道:你做的没错,我只是在想刘星云的失踪好像跟这个案子有点类似的地方。

叶琛惊讶道:你是说刘星云当时和白恩一样都在梦的状态中?

原振侠点了点头,道:是的,极有可能,就连黄绢的失踪,说不定也是一样的!

叶琛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巴,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原振侠,心道:这家伙果然有着非同寻常的思维,一般人是根本不会将这些联系在一起的,但是他却做到了,并且让人看到了一丝希望。

原振侠道:可是我始终无法相信一个人会在梦中做出那样的事,拥有那样的力量。叶组长,你说有没有一个科学的分支,专门研究人类的梦的?说不定他们会解释这些现象。

叶琛道:有是有研究人类梦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觉得他们也不一定能够解释咱们碰到的这些现象的。

原振侠点了点头,道:不管怎么,我还是想试一试!

叶琛道: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不多久,原振侠接到了叶琛的电话,说是找到了一个研究梦的专家周公博士。

原振侠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笑了,难道这位博士就是传说中可以解梦的周公?不管怎样,原振侠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和叶琛敲开了周公博士的门。

当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原振侠和叶琛就感觉自己被骗了:这那是什么研究梦的博士啊,简直就是今天遇到的那个捉鬼算命的那个骗子道士嘛!

周公见到原振侠和叶琛,不由得也是一愣,笑着拿出一张证书道:两位警察同志可真是执着啊,竟然都追到我办公室了,不过我是一位真正的研究梦的博士,不信,你们可以看看我的证书,这可是真的。

原振侠和叶琛接过证书一看,竟然还是国际上研究梦的专家,不禁更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周公。

原振侠道:没想到这样的科学专家竟然还扮道士,捉鬼算命,招摇撞骗!

周公微微一笑,道:呵呵,混口饭吃,这年头,我们这样的专家也只是徒有其名罢了!不过,你说我招摇撞骗那就错了,其实,我做的那些举动都是有科学依据的!

原振侠听到这些话,不禁大笑了起来,道:难道这世界也真有鬼了?

周公道:当然!不过,就要看你怎么对这些鬼进行定义了。

原振侠眉毛一挑,道:噢,那不知道周大师是怎么定义的?

周公坐了起来,很郑重地说道:有句话说心里有鬼,我认为的鬼自然都藏在每个人的心里了。其实,这也只是古代的说法,但是现代的话就不是这样了!

周公的话引起了原振侠的兴趣,他不禁追问道:那现代又怎么说?

周公道:现代的话,应该说鬼都藏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具体的说,在脑子里以脑电波的形式存在。你们应该也知道,人会做梦,有些人还会梦游,梦中发生的事很难说的明白,目前的科学也很难探索,但是都真真切切地隐藏在人的脑海深处,有时候一旦浮出脑海,就会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它们会控制着人的躯体做着人有知觉但却无法控制的事,有时候甚至一旦迸发出来就会从人的记忆里消除掉,但有时却是到死都无法消除掉,这便是人心中的。它们不同的是能给人造成恐惧和伤害,却不一定,但是却能反映一个人的最真实的内心世界,我们甚至有时候能从一些模糊的的形态中预测一个人的举动,一件事未来的发展,这也就是所谓的解梦!

原振侠被周公的话深深吸引住了,他不由得点了点头。

叶琛却是越听越觉好笑,道:你这个家伙还真挺能说的,怪不得能够骗到钱,全靠你一张嘴啊!

周公却是笑而不语。

原振侠当下又说了白恩梦中杀掉自己妻儿的事,本以为周公会大吃一惊的,没想到周公却是像听惯了一样,根本没有一点惊奇之心。

周公道:这有什么,他平日里对郑宁的怨念太深,却不懂的释放,已然在脑海里形成了电波,然后这些电波终于聚集的太多,又突然一下子释放了出来,不发生那些事才怪呢!

原振侠豁然开朗,道:原来是这样啊。

原振侠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不由得问道:你说两个人会不会同时不同地做着相同的梦呢?

周公奇怪地看着原振侠,道:有这个可能,如果一个人的脑电波太强,就有可能影响另一个人的脑电波,让他也形成相同的脑电波,再以梦的形式释放出来就好了。怎么,你终于相信我的话了?

原振侠莫名其妙起来,道:什么话?

周公道:红颜祸水,不生既死!

原振侠大吃一惊,道:……”

周公笑着拿出一个八卦罗盘道:是它探测出来的。不要不信,你应该知道一些物理常识,有电的地方就会有磁场。说实话,这个世界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东西都存在着磁场,我们就在一个巨大的磁场中生活着,死的东西有死的磁场,活的东西有活的磁场,不过,这些都是相对的,并不能一概而论。而人类的磁场却是最难懂也最微妙的,尤其是脑电波对应的磁场。但是有些东西就能发现不正常的磁场,比如说中国人发明的八卦转盘,它本身是有磁性的,并且经过一番处理之后就能发现更微妙的磁场了。我对你的预测就是根据的八卦转盘的显示还有你的精,气,神来判断的!

原振侠对周公佩服异常,但却又疑道:那你为什么说还能用符来化解?

周公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我只不过是可以做一些外在的东西帮助你,但真正要化解的还是你自己,别人根本无法改变。

原振侠点了点头。

叶琛难以置信地看着原振侠,道:你不会真正相信他的鬼话吧?

原振侠道:不管怎样,这是我目前听到的最合理最科学的解释了,难道你还有其他说法吗?

叶琛哑口无言,他感觉自己又跟不上原振侠的思路了,真不知道这家伙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接受能力怎么那么强,不管怎样,他都不会相信的,但是事实又摆在面前,他又不得不有些动摇。

周公看着叶琛还是不太相信,又讲道:你们应该听过这样的一则新闻,一个在千里之外念书的大学生,突然某一天梦里出现了他母亲病重死亡的画面,这令他寝食难安,最后回到家里一看,母亲竟然真的因病去世了,并且还他母亲的遗言竟然和他梦里的一模一样!

叶琛道:你就使劲扯皮吧,不用上税的!

周公摇了摇头,郑重地道:因为我讲的那个人就是我,就是因为这事,我才学了医,当上了研究梦的博士,不过有些事情就连科学也没办法解释的,但我却在中国古老的道教文化中发现了一些东西,并且结合现代科学做出了我的解释,我还出了一本书叫做《寤寐》的,你们可以去看看,里边有更详细的说明,这本书在国际上也很出名的,许多研究梦的专家都很赞同我的观点的!

叶琛听到这话有点将信将疑,道:那个人真的是你?

周公点了点头,随即在一旁翻出了一张很旧的报纸,递给叶琛和原振侠,道:你们看看那个大学生是不是叫做周公。

叶琛和原振侠一看,果然真是周公。

原振侠不解的问道:我真不明白那么远,你母亲的脑电波是怎么影响到你的?

周公微微一笑,道:我以前也不明白,但是自从我认识到一个叫无线电的东西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原振侠啊的一声,道:你是说人体也可能有发射或者接受电磁波的东西,不过能正确翻译过来却是很难很难。

周公打了一个响指,笑着道:就是这个样子!

原振侠从周公那里回来已经疲惫不堪了,泉吟香却是兴冲冲地拿着一张报纸对原振侠,道:“原,你知道么,那个刘星海终于接受我的建议了,他要邀请那个服务生去拍电影了!”

原振侠知道泉吟香很聪明,才来一个多月,中文却已经说得很好了,竟然还能看懂报纸。原振侠接过报纸一看,上边是关于华阳市第二十五届拉丁舞比赛的,刘星海作为应邀嘉宾,却是一个人说服了所有的评委,让林心天和林心雨这对姐弟获得了比赛的冠军,还应邀林心天去参演刘星海的电影。

原振侠赞叹道:“那个林心天果然不同凡响啊!”

泉吟香高兴地用熟练的中文道:“是吧。我厉害吧,我可是慧眼识珠呢。”

原振侠捏了捏泉吟香的琼鼻,道:“你不仅厉害而且还很聪明呢,现在都会说成语了。”

泉吟香听到原振侠在夸奖他,不禁心里喜滋滋的。

第二天,原振侠和叶琛被叫到了刘星海的办公室,刘星海兴奋地道:“今天我找二位来是想让你们查一个人,他应该知道我弟弟的下落!”

原振侠也叶琛相视一望,不约而同地问道:“是谁?”

刘星海笑了笑,道:“那个人叫林心天。我本来是想自己旁敲侧击问的,但是又怕打草惊蛇,所以,我还是希望二位能帮帮我。”

“林心天?!”

原振侠和叶琛又是不约而同地叫了出来。

刘星海疑道:“怎么,两位都认识这个人吗?”

原振侠看了看叶琛,示意他先说,原振侠也好奇叶琛怎么会认识林心天。

叶琛点了点头,道:“这个家伙虽然还是个大学生,但是却和龙帮有点关系,以前我们打过一些交道的。”

原振侠也点了点头,那个林心天的身手也是不容小觑的,没想到他竟然还跟龙帮有点关系,怪不得他那天能够将藤野打成了猪头,还让他会了日本。

听到这话,刘星海却是皱起了眉,怪不得自己暗中派的人最后都消失了,原来他竟然是龙帮的人!他可不想自己的家事外扬,但是没有办法,他这才找原振侠和叶琛来帮忙。

原振侠心中又疑惑起来,这刘星海是怎么知道林心天会知道刘星云的下落的?他不禁问道:“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林心天会知道你弟弟的下落的?”

刘星海的眼神变得憧憬起来,他缓缓地道:“因为那个林心天会我弟弟成名舞技——僵尸舞步!”

原振侠疑道:“这个舞步只有你弟弟一个人会吗?”

刘星海摇了摇头,道:“会的人很多,但是他们都是形似而神不似,只有这个林心天他虽然还欠点火候,但却是已经到了形神兼备的地步了。”

原振侠突然想起昨天泉吟香让他看的那则新闻,不禁豁然开朗,怪不得刘星海会为了林心天而大费口舌,还让他获得了比赛冠军,据说还得罪了不少人。不知道这个林心天是不是真的知道刘星云的下落。

林心天现在不仅在泡沫酒吧很出名,就是在学校在华阳市也都有了很大名气,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刘星海。名归名,但却是给他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家里人的反对,同学们的追捧,好像还有人在暗中打他主意。林心天这几天心里很烦,不光因为这件事,还有她的事。一提到她,林心天的心就会很痛很痛,前些天忙着比赛的事,一直都没有去看她,不是到她的伤好了没有。

林心天又想起自己昨天参加学校的爱心社团活动去孤儿院捐钱救助一个患心脏病的小女孩贝贝的事。他无意间遇到了她,更令他震惊的是他听见了她和孤儿院院长的对话,才知道她也是个孤儿,并且一下子就给孤儿院捐了一百万。林心天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他的内心也愧疚悔恨起来。

林心天穿过那条长长的杨树林小道,才忽然发现学校、孤儿院、她的住所离这条小道真的很近,很近。不知不觉,林心天已经来到了她的住所,他右手紧紧地握了握手里的药酒敲了敲门,左手轻轻地敲了敲门,却发现门没有锁。林心天轻轻推开走了进去,却发现屋里已经没有人了,他不禁微微叹息,将手中的药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他望着屋里熟悉的一切,不禁想起了那天的情形,他的心有些痛,有些莫名的难受。他的眼睛忽然落在一张相片上,他的心快速地跳了起来,他颤抖着拿起那张相片,失声叫道:“如梦!”

咣当,一个瓶子跌倒在地上,骨碌碌地滚到了林心天的脚下。

林心天抬头,杨如梦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杨如梦本来不想见他的,但是他却看着那张相片竟然叫出了她的名字,她不禁一激动,将一个瓶子撞到了地上。她才走了出来,十分惊讶地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林心天看着眼前的杨如梦,他思绪万千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什么地方说起。

过了很久,很久,林心天咬了咬唇,望着杨如梦道:“你知不知道,有个人因为你出家了!”

杨如梦莫名其妙地望着林心天,诧异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林心天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的名字,是因为一个人,他叫刘星云。”

杨如梦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道:“你怎么知道他!他先在在哪里!”

林心天神情黯然,他缓缓地说道:“他在伽蓝寺,已经出家了,法号空。”

杨如梦听完,着急地向外走去,当她走到门口时却突然停住了,她回头望了望林心天的背影,咬了咬唇还是走了出去。。

林心天的心又痛了,他那天看到师父带的那个照片就应该看出来那个女孩是如梦的,但是……

这时,林心天的电话响了,是原振侠打来的。

伽蓝寺,原振侠、叶琛、林心天、刘星海到的时候,杨如梦已经不见了,空只让林心天走了进去。

空一见林心天,一拳就打在了林心天的胸口。

林心天有些莫名奇妙,道:“师父!”

空横眉怒目,一边和林心天打着,一边道:“你知道吗?我为了她抛弃了一切,抛弃了事业,抛弃了亲人,甚至在心灰意冷的时候还出了家,她今天却说她喜欢的人是你!我真是没想到她喜欢的人是你,是过救我和我最喜欢的朋友!”

说着打着,空竟然抱着林心天竟然大哭了起来。

林心天拍着空的背,哽咽道:“师父,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

空突然抹了把眼泪,从林心天的怀里出来,幽幽地望着林心天道:“你们很久以前就认识?”

林心天道:“算是吧!”

空道:“什么叫算是?那你喜欢她吗?”

林心天点了点头。

空叹了口气,道:“你让他们进来吧。”

林心天诧异道:“师父,你?”

空道:“好了,我没事了,一会儿给你们说些事情。”

林心天疑问道:“师父,你真的没事了?”

空笑了笑,道:“快去吧。”

林心天这才向外走去。

空又突然叫住林心天道:“等待,先不要让我哥哥进来!”

林心天点了点头。

原振侠、叶琛走了进来,林心天也站在一旁,空才说起了那天晚上的事。

“那天晚上,我和往常一样入睡,却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哥哥极力阻止自己和杨如梦交往。我极力抗争,甚至以跳楼威胁自己的哥哥。但是,我没想到自己真的跳了楼,就在我醒来的那一刻,竟然发现自己在半空中,我万分恐惧,看见眼前有一个黑色的东西,便急忙抓住了,后来才发现那是一个空调,我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顺势跳到了四楼的一棵树上,这才保住性命,后来,我就独自一个寻找着杨如梦,但是却没有找到,还差点饿死在伽蓝寺旁,幸亏林心天救了我,把我送到了伽蓝寺。我在伽蓝寺听着暮鼓晨钟,心里倒是平静了下来,如梦一直都找不到,心灰意冷之下便出了家。

原振侠暗暗吃惊:竟然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那个周公的话还真不是骗人的!

叶琛也是惊讶不已,他更是暗暗佩服原振侠的思维能力,也对周公的话相信了半分,真没想到这个世界还真有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他们震惊。

刘星云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刚才见过杨如梦了,她说她那天晚上竟然做了同一个梦,我开始还不相信。后来她说她亲眼看见我跳了楼,还亲自在楼下找了我,我才相信了。你说怪不怪,两个人竟然可以做着同样的一个梦,还发生了那么令人难以相信的事情。你想想,一个人一觉醒来竟然发现自己在半空中,这简直太可怕了!”

叶琛突然向原振侠问道:“振侠,我记得那天你好像问过一个人会不会做同样的梦。你真是太厉害了,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做了同一个梦?”

原振侠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厉害,二十是暗——杨如梦曾经给我说过她做过一个奇怪的梦,她说她梦见星云跳了楼,。而且自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对面的楼上,我便猜想他们应该做的是同一个梦。”

叶琛豁然开朗,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

刘星云诧异地向原振侠问道:“她,她还让你找过我?”

原振侠点了点头,笑了笑道:“她确实让我帮她找他,还说我如果能找到的话给我一百万。看来是她先找到了,我的一百万也没了,呵呵。”

刘星云微微有些动容,他听到原振侠提到一百万,他朝门那里看了看,不禁生起气来。

原振侠和叶琛离开的时候,刘星云才让刘星海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屋里传来了喊叫声和东西打碎的声音。

叶琛皱了皱眉,道:“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吧,别发生了了什么事。”

原振侠拍了拍叶琛的肩膀,笑道:“他们兄弟之间的事,咱们还是不要参合了吧。”

叶琛看了看屋里,声音已经消失了,便点了点头,和原振侠一起离开了伽蓝寺。

版权声明:本站由indigo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炘蓝火诗所有;admin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转载分享,仅供大家交流学习,版权归其原创作者所有。请大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健康合理上网,享受信息盛宴!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没有更早的文章了...

下一篇:【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相关文章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世界之树开花,命运之子再现,苍白之巢陨落,癫狂之战爆发。天雷如刀劈开虚空,地狱倾覆轮回不再,荒邪之外群魔乱舞,苍天陨落神树枯竭。一个神奇的魔法世界在这里展现。。。第一章  幻梦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