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溪客艺苑 > 小说 > 【小说】寤寐

【小说】寤寐

indigo5个月前 (06-04)小说1119

第八章 无人之区

不久,报纸上就报道到刘星云回国的消息,还是一个光头和尚的造型,据说是在好莱坞拍电影的需要,泉吟香也收到了电影开拍的通知去影城拍戏去了。

原振侠看着这些报纸,心里感觉真是好笑,这个刘星海骗人的本事还真是很有一套一套的。不管怎样,刘星云也已经找到了,但黄绢却还是没有一点消息,他不禁黯然起来。晚上,原振侠又做了那个梦,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起来,他再也不想承受那种痛苦,第二天天刚亮,他立马就邀请了叶琛去了周公博士那里。

原振侠对周公讲了黄绢失踪的事,又讲完了自己的那个梦,便着急地道:“不知道周先生能不能帮我解开那个梦?”

周公却是摇了摇头,道:“我说过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只能通过你的梦判断出你最近有灾祸,却不能帮上你任何的忙!”

原振侠道:“我不会白让你帮忙的,事成之后,一定会有人给你报酬的,你应该看过黄绢将军失踪的新闻吧。”

周公又是摇了摇头,道:“这倒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梦的问题。”

原振侠疑惑道:“梦的问题?”

周公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只能用中国一些古老的办法消除掉一个人脑海里‘鬼’和‘梦’的影响,换句话说就是消除或者压制这些脑电波对人的控制,但却无法通过你的梦去知道另一个人在什么地方。”

原振侠道:“那怎么办?”

周公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要追寻你的内心深处,说不定在梦开始的地方,你就能找到你的答案!”

梦开始的地方?

原振侠无法想象那究竟是什么地方,梦里的世界很模糊,根本无法分辨任何一个地方,只有在梦醒的时候依稀能忆起梦中残留的一丝撕心裂肺的痛感,忽而又消失了,就像一缕香烟在空气中飘散只能留下那种无法忘记的一丝味道而已,填补着内心深处的孤独与遗憾,抓不到,摸不着,这种痛才是最深的痛。原振侠沉默了,似乎又回到了那种痛苦的境地,那种痛就像一条无形的大毒蛇,缠绕在他的灵魂深处,无法摆脱。

叶琛看着原振侠痛苦的脸,微微叹息,转身对周公道:“你不是国际上研究梦的大师么,怎么会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周公无奈的摊了摊手,忽而他眼睛一亮,道:“嘿,我都忘了,我曾经有过这么一种想法,兴许能帮助他。”

这句话引起了原振侠的注意,他转过头来看着周公。

周公却停止了话语,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叶琛道:“你这家伙,究竟在卖什么关子,怎么又不说话了?”

周公摇摇头,道:“并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怕万一失败了,会令你们失望,就算是成功了,还是有可能带来无法预计的可怕后果!”

叶琛眉毛一挑,道:“无法预计的可怕后果?”

周公点点头,道:“是的。首先我们无法预计他梦里的情形究竟是怎样的;其次如果没有在他梦境结束的时候及时的唤醒他,他就有可能一直活在梦中根本无法再回到现实世界了。那个白恩就是个例子,他的梦境和现实混淆在一起了,就连他的躯体也无法分辨现实与梦境,这才是最可怕的!”

叶琛听到这里,不禁捏了把冷汗,他看了看原振侠,幻想着原振侠如果也和白恩一样无法控制,做出无法控制的事情来,那简直太可怕了,他真的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本想劝说原振侠不要尝试,这时,原振侠却先开口了。他对周公道:“什么想法,你赶紧说说吧,我想尝试一下,我真的再也不想被那种可怕的梦惊醒了!”

叶琛看着原振侠坚决的样子,再也不能说些什么话来劝慰原振侠了,他知道原振侠一定是被那个梦魇一直困扰着,他见到过白恩的情形,所以他知道原振侠的痛苦,他只好叹了口气。

周公兴奋地握着原振侠的双手道:“哈哈,终于找到个合适的志愿者了,以前根本没有像你这么合适的对象来做这个实验了!”

叶琛额头冷汗直冒,对于周公这个疯狂的大师来说,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他这么高兴呢,他这样做简直有点拿人命来做实验的嫌疑,但是叶琛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是原振侠自愿去尝试的。

原振侠道:“周大师,您该说说你的想法了。”

周公呵呵一笑,道:“就如我以前所说的,能做同一个梦是因为双方身上有能够接收和发射脑电波的东西,还能够正确翻译出来,虽然现代科技和古代道术无法正确翻译出来这些脑电波,但是却能够接收、记录这些脑电波,并且能够完完全全的转化为模拟信号发射出去,这样就可以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了。”

原振侠拖着下巴,若有所思。

叶琛却听的一头雾水,道:“周大师您说的什么意思,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听明白。”

原振侠道:“他的意思想必是用某种方式记录我和黄绢将军梦境的电磁波,然后再将我和黄绢将军的位置互换,来还原当时的场景,这样说不定就能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可能能找到黄绢将军。”

周公打了个响指,冲原振侠微笑道:“对了!呵呵,我就是喜欢和你这样聪明的人打交道。”

叶琛显得尴尬异常,他使劲摇摇头想理清其中的思路,却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这两人的思路。

原振侠拍了拍叶琛的肩膀,道:“好了,想不明白就不用想了,当务之急,我们还是按照周大师的方法找到黄绢将军吧。”

叶琛点了点头,道:“好吧。但是,这样做风险太大了点吧?”

原振侠微微一笑,道:“人这一生做什么事没有风险呢,如果害怕有风险而不敢去尝试,那么,人这一生还有什么意义。”

叶琛知道原振侠的性格,也只好祈求这次尝试一定要成功了。

周公道:“既然原先生同意了,那么我们现在是否就开始呢?”

原振侠点点头,但又追问道:“周大师,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次试验的具体的过程。”

周公道:“这次试验,其实很简单,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只需要你在真空并且无重力的环境中做梦,然后用一些超微型磁场记录设备来记录你梦境的整个过程中的脑电波变化情况,并分离出你和黄绢将军脑电波的接收信息和发射信息,最后再将黄绢将军脑电波的接收信息和发射信息反馈给你,让你代替黄绢将军去翻译这些信息,就有可能还原黄绢将军的情况。”

原振侠沉吟道:“我觉得这其中有一个问题。”

周公道:“什么问题?”

原振侠道:“你怎么能确定我就一定能够翻译出黄绢将军的脑电波信息呢?”

周公道:“既然你们能够做同一个梦,那么想必你们之间的脑电波信息交流机制是一定能够互相翻译的,要不然,你们也就不可能做同一个梦了。”

原振侠豁然开朗。

叶琛也似乎有所明白,但是他又疑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在真空和无重力的情况下来做这个实验呢?”

周公抚了抚额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警察的,这点物理常识都不知道吗?”

叶琛愕然地看着周公和原振侠,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原振侠笑道:“重力的存在必然会伴随着磁场的存在,而电磁波在真空的情况下传播速率是最快的,也不会受到其它的干扰。”

叶琛干笑两声,道:“哈哈,看来是当警察查案子用脑过度伤了脑子,竟然连这些常识都忘了啊。让你们见笑了。”

周公不再耽误,联系了他们的人类之梦研究团队就开始了试验。

一个现代化的实验室里,许多穿着白色衣服的研究人员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了起来。此时的原振侠漂浮在一个无重力真空状态下的大玻璃试管中,身上连接着许多感应装置和一些不知名的管子。他慢慢地在周公的催眠下慢慢地进入了睡眠。

一个白衣研究人员拿着一个针管对周公道:“迷幻剂已经准备完毕,是否现在注射?”

周公点点头,道:“可以注射了。”

叶琛一听到是竟然给原振侠注射迷幻剂,急忙拦住周公的助手,道:“你竟然给原振侠注射迷幻剂,你想害死他吗?”

周公笑了笑,道:“不用担心,我们的迷幻剂用量都是经过严格的处理的,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的,只是让他更快更深的进入到梦境而已。”

叶琛还是有点怀疑地问道:“你确定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周公点点头,道:“是的,我敢用我的性命担保。”

叶琛这才稍稍安心,放开了周公助手,助手不再迟疑,通过一个特殊的管道将迷幻剂注射到叶琛的体内。

叶琛隔着厚厚的玻璃,观察着原振侠的变化,原振侠身体微微抽动,然后又静了下来,叶琛还开始有点担心,不过接着就听到实验室里的研究人员对于原振侠的各项指标报告正常,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十几分钟过后,周公观察到原振侠紧闭的眼珠开始转动,脑电波频率也开始加快,知道原振侠已经进入了梦乡,便指挥着研究人员开始进行脑电波的记录和分析工作。一个多小时候,原振侠在梦中惊醒,也宣告这次试验的第一步结束了,但令周公和他的团队没有想到的是一个人的脑电波活动竟然会产生这么多的数据记录,整整2PB的硬盘竟然都快存储满了,信息量之大简直匪夷所思。

周公不禁看着发红的硬盘道:“这真是太惊奇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人类一小时左右脑电波活动的信息量竟然就大到了这种地步,而人类的大脑根本连百分之十都开发不到,真是难以想象人类大脑究竟能够存储多少信息,又能够用多快的速度来处理这些信息啊!”

原振侠穿好衣服之后,看着周公激动异常的情形,问道:“怎么,出了什么问题吗?”

周公万分激动地摇着原振侠的肩膀,道:“这次试验将会对人类的研究产生无可比拟的作用,而你作为我的实验对象也将举世闻名!”

原振侠对于出名并没有太多的兴趣,现在,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尽快找到黄绢,他对于周公和他们团队的激动与疯狂甚至感到有点厌恶。他刚刚做完实验,精神状况并不是很好,并且还被注射过迷幻剂,又经历了那样的噩梦折磨,他的狂躁与对周公的厌恶不知不觉竟然迅速地升级起来。就在众人激动万分的情况下,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原振侠突然一声大吼,单手就将周公聚过了头顶!众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原振侠,不知道发生究竟刚才了什么事。周公也是吓的出了一身冷汗,他根本还没弄明白发生了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原振侠单手举过了头顶。

叶琛作为一个旁观者并没有被实验室的气氛所影响,他在第一时间制止了原振侠将周公抛出去的动作,紧紧地抱着原振侠的胳膊,大声道:“振侠,你这是怎么了?”

原振侠就在被叶琛阻止的的瞬间,神智立马恢复了过来,他才发现自己此时竟然单手举着周公,与此同时,他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晕眩,浑身没了力气,晕倒在地。叶琛也顺势接住了周公,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但周公却久久未能平息,他的心脏一直突突突地跳着,真像是要跳出胸膛一样了。

叶琛把晕过去的原振侠送到了医院,周公也尾随而至,想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弄明白。

过了不久,原振侠就醒来了,想起刚才的事,不禁抚着额头,道:“刚才我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做出那种事情来?”

周公惊奇地看着原振侠,道:“你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没有一点意识吗?”

原振侠道:“刚才看着你们激动万分的样子我心里突然觉得十分烦躁和不安,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做出那样的举动来。”

周公思索性地点点头,道:“这真是好奇怪啊。”

叶琛看着周公还一副无辜的样子不禁有些恼怒,他嘿地一声,取出手中的腰上的手铐,娴熟地拷在了周公的双手上,对原振侠说道:“我怎么觉得刚才的事应该要问问我们的周公大师了。振侠,你要是觉得自己身体不舒服,我给你到医生那里要份身体检查报告,就可以将这个家伙告上法庭了。”

原振侠有点不知所以地望着叶琛,道:“这是怎么回事?”

周公有些紧张地道:“叶组长,你,你这是干什么?”

叶琛横眉凶道:“嘿,你这疯子,还问我,我可是亲眼看见你给原振侠注射迷幻剂的,你还想狡辩吗?”

原振侠难以置信地看着周公道:“你给我注射了迷幻剂?这是为什么?”

周公急忙解释道:“为了尽快让你入梦,我才这么做了,并且我给你注射的剂量完全符合国际规定标准,并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也根本不属于违法行为,你可以去查查相关资料,你就知道了。”

叶琛大声道:“那怎么会发生刚才的那一幕?”

周公道:“那真的是个意外,我具体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有可能是他从无重力环境刚出来的缘故吧,身体可能不太适应。我给他注射迷幻剂只是让他身体更好地放轻松,以至于加深梦境的感受,从而更好的记录他做梦时的脑电波信息而已。他刚才的晕眩才是迷幻剂作用消失的表现,而他刚才为何如此烦躁和不安真的是我始料未及的。”

原振侠罢了罢手,道:“好了,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就不追究了,还是赶快做完实验找到黄绢将军为先吧。”

叶琛道:“你真要放过这个疯子吗?以后你身体出了问题可怎么办?”

原振侠道:“应该不会有事吧,我还是挺相信周大师的。”

叶琛愕然地看着原振侠一会儿,见他似乎挺坚持的,也只好作罢,就解开了周公的手铐,道:“得,得,得,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拿你怎么样。”

周公道:“谢谢。”

原振侠道:“周大师,我们的试验进行的如何,什么时候才能知道黄绢的下落。”

周公听到原振侠问道试验的情况时,不禁又变成了科学狂人的模样,他兴奋地道:“试验的第一步已经结束了,我们完美记录下了你梦境的整个过程,你知道吗,在你做梦的一个多小时里,我们竟然用了将近2PB的硬盘才记录了下来,这简直太可怕了,我真不敢相信一个人的脑细胞能竟然能存储那么大的信息量,更不敢相信一个人的脑细胞竟然有那么快的处理速度,这简直是现代最大最快的超级计算机都根本无法比拟的!”

原振侠和叶琛听完震惊之余,这才明白周公为什么会这么兴奋和激动了。按照周公所说,他们大概算了一下,一小时接近2PB,那么一分钟就有30TB,什么样的电脑才能达到这样的速度,这简直太可怕了。

原振侠急忙问道:“那么,这些信息什么时候才能处理好,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做下一步试验?”

周公道:“原先生,你先别着急,我已经将那些数据交给中科院了,他们会用中国制造的银河系列超级计算机进行处理的,就算是这样,也得需要三四天吧,等数据处理完了,我再通知你做下一步的试验吧。”

原振侠点了点头。

医生这时又检查了一遍原振侠的身体情况,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便对原振侠晕倒的情况作出了结论:原振侠的晕倒是因为脑供血间歇性不足引起的,就像人如果长时间蹲着突然站起来就有可能发生晕眩的情况一样,但是具体原因不详。叶琛这才放心了,知道原振侠在无重力的环境中突然来到了有重力的环境中,必然也会导致脑供血间歇性不足的情况了。

周公道:“既然如此,原先生你就先在医院好好休息吧,医药费你也不必担心我已经付了。我现在去中科院看看数据分析的怎么样了,一旦分析完成,我就会通知你的。”

原振侠点点头,叶琛见周公做事还算公道,做人还算仗义,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时间就这么平静地划过了好久,终于在第六天才接到了周公的通知进行下一步的试验。原振侠和叶琛不禁有喟叹:人脑活动一小时多的信息量竟然用银河超级计算机就用了六天才处理完成,这真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试验开始之前,叶琛问原振侠道:“需不需要将这件事告诉卡尔斯将军呢?”

原振侠思考了一番道:“不必了吧,试验还不一定能成功呢,如果真的是成功了,相信以卡尔斯将军的实力,很快就能知道了。”

叶琛点了点头,便陪着原振侠又来到了周公的实验室。稍微等了一会儿,试验就准备好了,原振侠又在周公的催眠下躺进了那个大型无重力环境的玻璃试管中,与上次不公的是玻璃试管被一层特殊的细密铁网包围着,据周公所说,这是为了屏蔽外界电磁干扰而做的,这次试验的目的主要在于将提取出来的黄绢脑电波信息发射到原振侠脑细胞中,让原振侠去翻译这些信息,来还原黄绢将军那天所发生的事。

试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周公认为脑电波的信息存储量虽然巨大,但是转换成电磁波时的发射速度却是以光速传播的,这也使得人的脑细胞处理这些信息不是间断性的,而是以正常速度进行的。但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原振侠一切指标正常,周公有些着急起来:“怎么回事,原振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叶琛道:“一切正常不是更好,你还想要原振侠闹出怎样的动静?”

周公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如果原振侠能够正确翻译那些信息的话,他应该会做出和黄绢将军一样的事情,难道我的试验失败了?”

叶琛调侃道:“嘿嘿,你这个科学狂人想举世闻名看来是没希望了啊。”

周公不理睬叶琛的调侃,独自操纵着仪器,又观察了一下各种数据,并没有发生预想的变化,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我的猜测是错误的?不可能啊。没有理由会是错的!”

试验就这么结束了,原振侠从试管里出来的时候显得十分疲惫,他只说了四个字就和上次一样晕了过去。

叶琛急忙抱住原振侠,发现他十分的不正常,脸色煞白,额头十分的烫,就好像感冒发烧了一样,便打了急救电话,将原振侠送进了医院。

周公还是在实验室里独自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啊。真的是没理由啊。”

原振侠这次晕眩并没有像上次一样很快醒来,医生刚从急诊室出来,叶琛就急忙询问着原振侠的状况。

医生摘掉口罩却反问道:“他是怎么回事?上次是突然严重间歇性脑供血不足晕倒,这次又是过度脑疲劳昏迷?”

叶琛惊讶莫名道:“过度脑疲劳?”

医生道:“是的,再这样下去,他有可能变为植物人,一直昏迷不醒。”

叶琛道:“怎么会这样?”

医生反问道:“怎么不会,有些人玩游戏连续几天几夜不睡觉,突然间兴奋过度都有可能猝死呢。他这还算好的,没有过度兴奋,不过,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瞳孔放大的很严重。”

叶琛更是疑惑道:“受到什么惊吓,这怎么可能?”

医生点了点头,道:“好了,病人需要好好休息,你暂时不要去打扰他。”

叶琛帮助护士将原振侠推进了重症监护病房,他在玻璃窗外看着原振侠疲惫发白的脸庞,不禁十分自责,他当初就应该坚持自己的意见劝原振侠不要接受那个疯子的试验,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他想到这里,立马驱车来到周公的实验室,将还在忙着分析试验的周公给拷了起来。

周公疑惑地道:“你又想干什么?”

叶琛怒道:“你这个疯子为了试验草菅人命,要是原振侠醒不来,你就得去蹲监狱了。”

周公这才想起了原振侠道:“他怎么了?”

叶琛十分生气地道:“我倒要问你对他干了什么?让他竟然过度脑疲劳晕倒,甚至有可能将来变为植物人!”

周公一听到叶琛说原振侠“脑疲劳”却是突然兴奋地大叫起来,道:“啊,原来是这样啊!”

叶琛毫不客气地将周公胳膊反扭起来,道:“你这家伙还高兴呢,原振侠还在那里躺着昏迷不醒呢,你现在跟我去警局备案吧。”

周公道:“你听我解释啊,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叶琛根本不理会周公,道:“一会儿到了警局有你说的时候,现在没工夫听你闲扯。”

就在叶琛将周公带上警车的时候,叶琛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叶琛一看是医院打来的,便立即接通了,就听见一个护士急急忙忙地道:“叶组长,原振侠要离开医院了,你赶紧过来制止他啊,我们根本就拦不住,他就像疯了一样,力气大的惊人。”

周公道:“怎么了?”

叶琛道:“原振侠醒了,他想要离开医院。”

周公哈哈大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的试验并没有失败,只是在环节上出了点问题。”

叶琛道:“到底怎么回事?”

周公道:“由于我们忽略了现实情况而在真空中并且距离很近的的情况下传输脑电波信息,导致一时间信息量过大,原振侠接收和处理信息不供才会这样的。”

叶琛还是不明白地看着周公。

周公继续解释道:“这么来说吧,现实环境中电磁波并不是以光速直线传播的,必然会受到环境的影响,而我们在真空环境中做实验的时候却是真正的以光速发射的并且距离又很短,就这样,他的脑细胞无法及时处理我们传输的信息,就导致了像电脑一样运行程序过大而死机的情况。”

叶琛这才豁然开朗,便问道:“那么现在怎么办?”

周公喜道:“赶紧去医院跟着他,我们说不定就能知道黄绢去了哪里。”

叶琛不再迟疑,急忙改道去了医院。他们到医院时,原振侠却已经不见了身影,只留下医院的人员在走廊议论纷纷。

叶琛问原振侠病房里的那个护士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护士似乎对刚才发生的事还心有余悸似的,惊恐地看了看被手铐铐着的周公,抚了抚胸口,长舒了一口气,才说道:“刚才真是太奇怪了,我正在检查他的情况时,突然,他就像僵尸一样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吓了我好大一跳,就在我一愣神的时候他就拔掉了身上的针管,想要离开病房,我劝他暂时不要动好好休息的,他却似乎像听不到一样双目无神地离开了病床推门走了出去,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赶紧呼喊其他人拦住他,后来,来了三四个警卫想要拦住他,却发现他力气大的出奇,根本拉不住他,还被他打成了重伤,我于是赶紧给你打了电话,还没打完他就离开了医院,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叶组长,那个人不会是罪犯吧,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叶琛不可置否,而是独自疑惑道:“他会去哪里呢?”

周公道:“那晚黄绢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他就有可能做同样的事情。”

叶琛道:“据说那天黄绢是独自一人到机场开着她的专机消失的,难道振侠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叶琛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忙拨通了卡尔斯将军高级顾问罗惠的电话,道:“罗先生,一会原振侠到你们哪里坐飞机的时候,请你一定务必派人跟着,千万可别跟丢了。”

罗惠道:“怎么,他已经找到黄绢将军了吗?”

叶琛道:“这件事我一会到你哪里了再说,请你务必按照我的话去做。”

叶琛马上挂了电话,赶紧离开医院驱车去卡尔斯将军的专机哪里。

周公也跟着坐上了车,道:“这是我的试验,怎么能少了我呢。”

叶琛道:“好吧,赶紧上车。”

周公却是委屈地举起双手,道:“能不能先给我解开手铐啊?你看看周围的人,他们还以为我是罪犯呢。”

叶琛不理会周公,硬是将他塞进车里,道:“一件是一件,你最好祈求原振侠不会出什么意外,否则你还是会蹲监狱的。”

周公无奈地道:“好吧,叶组长,您还真是执着啊。”

叶琛不再言语,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卡尔斯将军的专用机场,罗惠也在哪里等着叶琛。

罗惠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琛并没有先回答罗惠的问话而是直接问道:“原振侠现在在哪里?”

罗惠道:“原振侠已经驾驶着卡尔斯将军的专机飞走了。”

叶琛道:“那你有没有派人跟着原振侠呢?”

罗惠道:“他好像很反感有人跟着,甚至连一句话都不说,还打伤了我的警卫,就好像那天黄绢将军一样。难道原振侠也……”

叶琛点了点头。

罗惠惊疑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俩这是怎么了?”

叶琛道:“具体的我们也不清楚,不过,请问你能不能用定位系统追踪原振侠的位置?”

罗惠道:“好的,请随我来。”

在飞机控制室里,经过技术人员一番追踪,发现原振侠的飞机似乎像是沿着一条直线向南飞去。

叶琛道:“黄绢将军那天也是向南飞去吗?”

罗惠摇摇头,道:“不清楚,因为那天事出突然,我们根本不知道黄绢将军会失踪,她行事一向很诡秘的,直到过了半个多月才发现她不见了,便动用了卡尔斯将军的一切力量都没有发现黄绢和那架飞机的踪迹,我们才确信黄绢将军是真的失踪了。”

叶琛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希望这次一定不要跟丢了原振侠。”

就在叶琛话刚说完的时候,飞机控制室里的仪器立马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技术人员立马报道:“卡尔斯将军的专机失去了踪迹。”

罗惠问道:“怎么回事?”

技术人员摇摇头,道:“可能是驾驶人员关掉了一切通讯设备,也可能是受到了某种外界的干扰,更或者是飞机遇难了。”

罗惠道:“怎么会这样?”

叶琛道:“飞机是在哪里消失的,消失的时候他的航向有没有改变?”

技术人员调出了飞机的飞行路线,指着飞机最后的消失点道:“飞机是在这个坐标失去联系的,它的航向并没有改变,还是一直向南飞行。”

叶琛道:“他会飞去哪里呢?”

叶琛思索着,罗惠也一筹莫展,整个控制室里安静的出奇。

周公看着窗外一架刚刚起飞的飞机突然说道:“他一定是去了南极。”

叶琛道:“你怎么知道他去了南极?”

周公转身看着叶琛道:“你还记得原先生从试管里出来时说的四个字码?”

叶琛愕然地看着周公,道:“是的,他当时是说了‘我要去南’四个字,莫非,他真的去了南极?”

周公点点头,道:“有可能。”

叶琛和罗惠面面相觑,道:“他去南极干什么?难道黄绢将军在南极?”

南极,那可是地球的最南的地方,重力最小,温度最低,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无人之区,黄绢去了哪里究竟是干什么?离黄绢失踪也有一个多月了,如果她是去了南极,那她还活着吗?

版权声明:本站由indigo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炘蓝火诗所有;admin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转载分享,仅供大家交流学习,版权归其原创作者所有。请大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健康合理上网,享受信息盛宴!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没有更早的文章了...

下一篇:【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相关文章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世界之树开花,命运之子再现,苍白之巢陨落,癫狂之战爆发。天雷如刀劈开虚空,地狱倾覆轮回不再,荒邪之外群魔乱舞,苍天陨落神树枯竭。一个神奇的魔法世界在这里展现。。。第一章  幻梦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