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溪客艺苑 > 小说 >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indigo5个月前 (06-04)小说1209

第十章  三元之殿

寂静的暗夜森林如同地狱一般可怕,上有血月悬空,下有鬼影婆娑。

“妹妹追影魔去了,我们也要去追吗?”尔莎有些哀伤地望着扎贡纳斯。

扎贡纳斯缓了缓神,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又想了许多许多,才缓缓地道:“在夜魇我们随时都有可能遭遇敌人,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应该先找到卫火盟盟主炘为好,他是来帮助我们的,我们绝对不能丢下他不管!”

尔莎点了点头。

海军上将昆卡拍了拍扎贡纳斯的肩膀,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你们都是重情重义之人!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和火枪队了,你们两个带着卫火盟的十几位好手我也比较放心。”

扎贡纳斯点点头,道:“那就有劳海军上将了,那我们明天一早在港口船上汇合。”

尔莎道:“大叔一路小心!”

海军上将昆卡罢了罢手,昂头猛灌了口朗姆酒,然后大踏步地离去了。

“苍白龙将,侠肝义胆,不弃恩师,万分感谢。”卫火盟众弟子躬身向扎贡纳斯与尔莎行礼道。

他们一如其师的四字言语直惹的尔莎掩嘴而笑。

扎贡纳斯拉过尔莎,一起回礼道:“虽然你们都是奉了君主之命,但也是为了我们苍白之巢的琐事而来,如此深明大义,我们又怎能弃之不顾?”

尔莎回完礼,却是望着卫火盟众弟子笑着道:“你们能不能不要只说四个字啊?听起来怪怪的。”

卫火盟众弟子尴尬地笑了笑,道:“恩师所授,潜移默化,万难更改!”

尔莎撇了撇嘴,笑道:“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卫火盟众弟子被尔莎搞得尴尬地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扎贡纳斯微笑着对尔莎道:“我发现你越来越像一个人了。”

尔莎眨巴着大眼睛道:“像谁啊?”

扎贡纳斯呲牙道:“小帕克啊。”

尔莎道:“为什么啊?”

扎贡纳斯笑道:“因为你也越来越调皮了。”

尔莎道:“额!”随后又白了扎贡纳斯一眼,“哼,原来你是在拐着弯骂我呢!”

扎贡纳斯嘿嘿一笑,道:“没有啊!我的意思说你和小帕克一样越来越可爱了啊。”

“好吧!”

尔莎移目星月,喃喃地道:“说起小帕克,这些天我也都想她了呢,不知道她一个人在苍白之巢怎么样了。”

扎贡纳斯笑着道:“是啊,我也想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帕克了。我猜她发现我们不在了一定会把苍白之巢闹个天翻地覆!哈哈哈,那可就苦了咱们的女王大人了!”

尔莎惊讶地回眸望着扎贡纳斯道:“怎么会?!”

扎贡纳斯大笑道:“看来你真是离她太久了,都忘记她有多么调皮捣蛋了,哈哈哈!”

尔莎又白了扎贡纳斯一眼,道:“哼,坏家伙,不许笑!我才不会相信小帕克会把苍白之巢闹个天翻地覆呢,她可是个好孩子!”

扎贡纳斯耸了耸肩,道:“不信算了。”

扎贡纳斯确实猜对了,小帕克在他们离开的当天就把苍白之巢闹了个天翻地覆,还把尔莎的母亲荆棘王座的女王大人捉弄的苦不堪言。

尔莎道:“那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呢?”

扎贡纳斯望了望谷底,道:“既然来了,我们就下去瞧瞧吧。”

血月东斜,天空中两个银白色羽翼的天怒人带着数十团火焰穿过烟雾笼罩的天空,直向冬泉谷底而去。距离谷底百丈的时候,视线却豁然开朗,清晰如雨后初晴,一切美妙的景象尽收眼底:只见谷底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圆形迷阵,圆形的外观建筑又被一个正三角形的古朴走廊分割为四块,三角形顶端和中间又分别修建了红、绿、蓝、白四座宫殿,其间颜色随建筑景物依次渐变。近了,只见外观建筑、三角走廊、四座宫殿竟有咒语符文流动,离火、动雷、寒冰随时而变,魔法、速度、力量随势而行,直如天地日月星辰运转,春夏秋冬四季更替,时空七大位面变换,世间万物,乃至宇宙变化之奥妙均在其中。扎贡纳斯、尔莎和卫火盟众弟子均如停滞在时间与空间位面,畅游世间,漫步宇宙,窥见天机。

众人在无比震惊中降落在中央的宫殿门前,只见门楣巨匾上书三个大字“三元殿”。众人进殿后只觉如入仙境,灵台清明,通体舒坦,身轻如飘;只见殿中萦烟绕云,金碧辉煌,星云弥漫,日月盈辉,空中还漂浮着古老的文字与咒语,图画与影像,直如一本活的奥术宝典一般记录着无数远古的历史和故事,文化和术式,只可惜已经没有人能够看得懂那种文字了。

扎贡纳斯不禁仰天惊叹道:“这卡尔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啊,竟然造出了这样一个奥妙无穷的苍穹宇宙!”

尔莎也能够感受到那种奥妙,但却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听得扎贡纳斯如此惊叹,不由得问道:“怎么了,龙鹰,哪里不对吗?”

扎贡纳斯兴奋地拉着尔莎的手,道:“你瞧瞧这些影像,上面记录着上古时期的战争岁月以及其后的历史变迁,竟然连癫狂之月破碎场面都有,虽然我根本看不懂那些文字,但是这些影像却让我灵智大开。你瞧,这个人应该就是创世者上古巨神泰坦,他带领着很多创世巨神造了无数的生命与七大位面,这才有了我们的这个世界,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七大时空位面有了裂隙,四大基本法则也被破坏,日月星辰之下有了暗影,四季春夏秋冬不复协律,而人类和许多种族之间也产生了巨大的矛盾,于是硝烟四起,战火连天,就连天上神族也难以幸免,最后上古巨神泰坦在一个叫埃辛诺斯的战神帮助下恢复秩序,并且将那些罪魁祸首封印到了癫狂之月里,然而,随着时间流逝,世界又悄然发生了变化,生命之水在黑暗里出衍生了冰,不动之木在邪恶里滋生出了火,空间与时间的摩擦又产生了雷,冰火雷三种元素相互作用,如魔法般产生了许多可怕的灾难:地震、海啸、冰川运动、火山爆发……以至于后来癫狂之月也在冰雷火三种元素的相互作用下产生了裂痕,终于在一个殇月之夜,癫狂之月分崩离析,我们的星球也在这史前大灾难里遭受了灭顶之灾,而陨落的远古物质——癫狂之月碎片在落地以后,逐渐的又恢复了其最原始的本源力量,于是便产生了天辉和夜魇,这两种光明与黑暗的力量分属两个极端,它们既完美的互补,又彻底的相悖,它们间的矛盾永远不可调和,所以世界又开始了无尽的战争与分裂。这就是创世以来的历史演替与更迭!”

尔莎不禁惊呼道:“历史竟然是这样的!那个创世者的诅咒又是怎么回事?”

扎贡纳斯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里面可能有,可惜我看不懂,我刚才所说的也只是根据刚才的画面和史书《辉夜纪》所写而猜想的,也不一定准确。要是卡尔在的话,他肯定会知道的。”

尔莎点点头,道:“是啊,不知道他还在这里不?这里面看起来空荡荡的,不像有人的样子。”

扎贡纳斯想起刚才救走影魔的那个人,他一定就是卡尔,可惜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应该不会是在这里吧。心里虽然这么想的,但还是他是心存侥幸,带领大家四周转一转,想要追寻卡尔的身影。他们一行人首先来到的是火神殿。火神殿一片火海,就连大殿也是煋火燎天,不知是什么材料建成,竟然可以火烧不毁,更令人惊奇的是火神殿里外虽烈火焚天,却无一丝灼热之感,反而让人感受到的是魔法元素弥漫充盈,心魂也因之清爽开化。扎贡纳斯想若是能够在此处修炼魔法必然会事半功倍。

扎贡纳斯道:“此红色之殿若是火神殿,那么左边蓝色之殿应该是冰神殿,而右边的绿色之殿应该是雷神殿。”

尔莎道:“你怎么知道的啊?”

扎贡纳斯道:“还记得中间的那座白色的大殿叫什么吗?”

尔莎道:“三元殿!”

扎贡纳斯道:“那就是了,这三元应该指的就是魔法三元冰火雷,还记得‘三球法术’吗?它也指的是魔法三元,至于为什么叫‘三球法术’而不叫‘三元法术’,我就不知道了。”

尔莎却是摇摇头,道:“你说的不对吧!冰可以用青、蓝、白三种颜色形容没错,火可以用黄、橙、红三种颜色形容也没有错,但雷怎么用绿色来形容呢?”

扎贡纳斯笑道:“尔莎,你错了,这里的雷不单纯的是天雷,而是魔法三元之初时间与空间摩擦所产生的一种元素。这么来说吧,还记得二十四节气里关于春天伊始的那个成语吗?”

尔莎摇摇头,道:“那个成语?”

卫火盟弟子中一名叫烔的弟子答道:“春雷惊蛰。”

扎贡纳斯点点头。

尔莎却是更加疑惑了,道:“春雷惊蛰与这个有什么关系?”

扎贡纳斯耐心地解释道:“是这样的,冰元素代表的是四季更替以及生命之源,而雷代表的是时间与空间摩擦产生的电闪雷鸣四季气象,是一种神秘而具有强大魅力的力量,而雷在四季中最典型的便是春雷,春之色便是雷之色!”

尔莎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颜色紧紧是从这些元素上区分的!那火又代表什么呢?”

扎贡纳斯道:“火代表的是光明,是希望,是智慧,是世间万物演变的推动力,也是世间万物运行的规律!”

尔莎却是被扎贡纳斯给说的更加糊涂了,道:“啊,我怎么原来越听不懂了!”

扎贡纳斯笑道:“我这么简单来说吧,以人为例,火代表的是心魂,是智力,它决定了一个人存在及发展方向和高度;而冰代表的是人的生命与力量,它决定了一个人存在及发展的时间与空间维度;那么雷代表的是人的体魄与敏捷,他决定了一个人的生存与发展的气势与速度。但这三种元素并不是单一的,而是相辅相成,相互作用的。就如一个人的魔法天赋并不一定是单一的冰雷火其中之一,而是包含了其中的很多种,只以一种为主而已。”

尔莎点点头,随后又问道:“那你的魔法天赋是什么呢?”

扎贡纳斯道:“我的魔法是光系魔法,以火为主,以冰雷为辅!”

尔莎道:“那我是什么系的魔法呢?”

扎贡纳斯沉吟了一会儿,道:“嗯,你的魔法很特殊,暂时我还没弄清楚呢?”

尔莎不信地道:“哼,你又是这样糊弄我,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扎贡纳斯道:“没有啊,尔莎,我怎么会骗你呢?你知道我很笨的啦。我想如果卡尔在这的话,他肯定会知道的!”

尔莎不开心地道:“好吧!”

尔莎又指向卫火盟众弟子,道:“那他们呢?应该是火系的吧?”

扎贡纳斯点点头。

卫火盟弟子中一名叫炓的弟子却是答道:“尊师所言,魔法之源,虽为火系,却不为主,而为魂修;以雷为主,以火为辅,雷以主体,火以主魄。是以法修魄,雷修体,天下无敌!”

扎贡纳斯大为惊讶,道:“世间竟有如此之事?”

卫火盟弟子中一名叫熵的弟子答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是以无敌!”

那名叫熵的弟子说完,无影拳发,火光闪动的刹那间,他已经打出了数十拳了。

扎贡纳斯和尔莎惊讶地点了点头。他们又想起在星隐寺,玛吉纳与他哥哥恐怖利刃的战斗,那简直动若脱兔,快若闪电,已经远非视力之所能及,就算是用神智探视,也只能窥得瞬间残影罢了,不由得惊叹不已。

扎贡纳斯带领众人进入火神殿,直如走入火山之口,烈日炎炎,火光熠熠,符文赤赤,昂头一望,天空中竟悬有一轮红日。

尔莎道:“那是凤凰啊?”

扎贡纳斯道:“不错,那应该是燃烧天神火神拉格纳罗斯·逐日者!他就是凤凰一族的始祖,传说上古时期,夜神叛乱,派暗夜魔王迷惑孤独而又勤劳的太阳女神,又将太阳女神始乱终弃,太阳女神伤心不已,不再从东方而出,西方而落,世界从而进入永无休止的永夜时期。那时候天地无日,世间一片黑暗和冰冷,众神束手无策,而人类中有一个叫拉格纳罗斯的人,他踏遍大江南北,只为了寻回失落的太阳,最后他找到了太阳女神,可是她伤心难过再也不想回到世间,而拉格纳罗斯却始终不放弃,一直跟随她到世界的边缘,最后一跃,紧紧地抱住太阳,和太阳融为一体,成为太阳的另一半魂魄,将她带回到世间,给人类驱走黑暗,带来光明,所以后世皆尊称拉格纳罗斯这个人类为燃烧天神火神,还给他取了姓,所以,他才叫拉格纳罗斯·逐日者,他和太阳女神的后代被称为凤凰!”

尔莎无比激动和憧憬地道:“又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啊!不过这个结局很完美,令人好生羡慕!”

扎贡纳斯也点点头,只见卫火盟众弟子竟然在火神殿打起座来,这么好的修炼机会,他们肯定不会错过。自从来到冬泉谷,扎贡纳斯被一连串的事情搞得十分烦乱,并没有心情去修炼,便独自带着尔莎又往冰神殿而去。其间见到一个巨大的熔炉,里边有无数的火精灵跳跃着;接着便是一座蓝青色的蓝冰之墙,虽然视觉有墙,却是可以穿过的,只不过在里边行走的十分缓慢,好像时间也被冻结了一样;穿过之后便来到了蓝色冰神殿。只见一座冰殿在满天大雪中闪耀着蓝盈盈的光芒,通体透明,里面奉有一尊巨大冰雕神像,他手持一副法轮神兵,浑身战意肆虐,栩栩如生,慑人心魄。

尔莎惊道:“啊,那不是埃辛诺斯战刃么?”

扎贡纳斯点点头,道:“不错,正是埃辛诺斯战刃!”

尔莎道:“他就是上古战神埃辛诺斯吗?他怎么会在冰神殿?难道他就是冰神?”

扎贡纳斯点点头,道:“是的,他就是冰神!”

尔莎疑道:“他怎么会是冰神呢?他不是上古战神么?”

扎贡纳斯道:“冰者,兵也,冰代表的是生命和力量。所以,冰即是生命的起源,也是生命的终结。而战争决定着生死,所以战争之神便是冰神!”

尔莎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走进冰神殿,亦无寒冷之意,只有冰元之魂。殿里是另一个天地,战争的天地,满天的战意,血腥的杀戮直吓的尔莎大叫了一声闭上了眼睛,扎贡纳斯赶紧带着尔莎走出了冰神殿,又朝雷神殿而去。其间又遇到一段类似寒冰之墙的诡异走廊,无形中好像有一双可怕的眼睛在注视着他们,扎贡纳斯拿出真视宝石,却什么也看不到,只是更加清楚地看见了周围紫青的烟云和符文流动,他们毫无办法,尔莎紧紧地拥入扎贡纳斯怀中,任凭他抱着。此时的扎贡纳斯真想时光停滞,因为他觉得拥抱着自己最爱的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灵魂上的拥抱就是灵魂上的拥有,即便是物质世界的一无所有,它也能让人在精神世界拥有一切,不再孤独。穿过那段路程又迎来一段满天狂沙飓风的路程,只不过都好像是幻象而已,只有气势,并无实形,所以他们只能看到风沙之貌,却丝毫感觉不到风沙之力;接着便到了雷神殿,尔莎却抱的扎贡纳斯更紧了。只见雷神殿电闪雷鸣,永不停息,就连雷神殿整座建筑都流动着可怕的雷电火花。

“我们赶快离开这儿吧,我害怕!”尔莎紧紧地抱住扎贡纳斯道。

“嗯,好,我们这就走!”

当扎贡纳斯刚转身要走的时候,一道巨大的奔雷在雷神殿里炸响,然后一片金色的光芒在雷神殿里亮堂起来,一只金色的乌鸦和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掉落在雷神殿中央。

扎贡纳斯和尔莎不禁大惊道:“那是什么?”

尔莎也忘记了害怕,和扎贡纳斯快步走进雷神殿。

那只金色的乌鸦望了望扎贡纳斯和尔莎,毫不迟疑地飞出雷神殿向远方飞去。

“好奇怪的乌鸦啊,竟然全身都散发着金色光芒!”

扎贡纳斯和尔莎走到那人跟前,只见他一身凰琊法师长袍尽是被烈火灼烧的孔洞,如雪的肌肤也被灼烧的处处疤痕,就连俊朗无比的脸庞也尽是烟熏火燎之色。

尔莎过去试了试那人的鼻息,松了口气道:“太好了,他还活着呢。”

扎贡纳斯疑惑地望向四周道:“真奇怪,他怎么会掉落在雷神殿呢?”

尔莎看着他奄奄一息,面情痛苦的样子,实在不忍,昂头祈求扎贡纳斯道:“龙鹰,你帮我救救他吧!”

扎贡纳斯望着尔莎十分恳切的祈求,实在无法拒绝,只好拿出治疗药膏和净化药水喂给那人喝。

尔莎高兴地在扎贡纳斯脸上吻了一下,道:“龙鹰,你真是太好了!”

扎贡纳斯被尔莎突如其来的吻搞得脸都红了起来,呆呆地怔在哪里,就连手里的药水都灌进了那人的鼻孔里。

“咳咳。”

那人剧烈地咳嗽着。

尔莎白了扎贡纳斯一眼,抢过药瓶,道:“龙鹰,你真是笨死了!”

扎贡纳斯尴尬地傻笑着,脸都红到了耳根。

“丝奎,丝奎……”

地上那夜魇的人稍稍转好,嘴里便开始不停地喊着这个名字。

尔莎望着那人俊朗的脸庞道:“这个男人好深情啊,都这个样子了心里还想着一个叫‘丝奎’的人,我想那一定是他最爱的人吧。”

扎贡纳斯突然看到了那人额头上的印记,立马警觉了起来,拉起尔莎道:“尔莎,我们本不该救他的!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

尔莎看着扎贡纳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生气地道:“哼,小气鬼,不就是喝了你几瓶药水吗,至于这样吗,要走你自己走,我得等他再好一点,现在还不能走!”

扎贡纳斯举起法杖道:“他是夜魇的人,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本应该杀了他而不是救他!”

尔莎张开双翅护住地上那人,道:“龙鹰,你太坏了,他都成这样了,你还要杀他!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扎贡纳斯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对尔莎毫无差别的善良感到无奈,道:“我们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他毕竟还是夜魇的人,是我们的敌人啊!尔莎,你知道吗?这要是在战场上,你救了一名敌人,那就是叛敌的大罪,是会被军法处死的呢!”

尔莎听到扎贡纳斯的话十分震惊,道:“救人也会被处死,这也太可怕了吧!”

扎贡纳斯道:“是的。因为你救活了一个敌人,可能会导致更多的盟友丧命,所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曾经卫火盟盟主炘就做过这样的事情,他本来是可以成为一名伟大的将军的,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差点被处死,幸好先知玛法里奥·怒风大人极力阻止才得以豁免,但他因此惨遭兵解,从此再也在没有了参与圣战的权力,终生都只能在悲叹山下的光火堡里教导弟子。”

尔莎望向天空,眼睛里满是崇敬,道:“我相信炘他没有做错!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一定会那么做的!”

扎贡纳斯摇摇头,道:“不,你根本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的话,就不会再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尔莎十分惊讶地望向扎贡纳斯,道:“那……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扎贡纳斯长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后来,他被自己所救的妖女迷惑,导致决策失误,天辉下路三万大军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尔莎惊得捂住了嘴巴,道:“怎么会?!”

扎贡纳斯道:“所以,我善良的尔莎公主啊,还是让我杀了他吧!”

尔莎摇摇头,依旧坚定地护在他身前,寸步不让,似乎她再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懦弱再让周围的人做出错事,道:“不,我不要你杀他!”

扎贡纳斯对倔强的尔莎毫无办法,只好收起法杖,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不杀他,但是夜魇的人已经闯进来了,说明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得赶紧带领大家一起离开这里。火神殿里卫火盟的人还不知道这件事呢,万一他们有个闪失的话,咱们怎好向米拉娜妹妹和卫火盟盟主炘交代呢。”

尔莎想了一会儿,觉得扎贡纳斯说的有道理,但还是不忍心丢下他不管,便道:“那我们带他一起走吧,怎么样,这样最好了不是吗?”

扎贡纳斯惊道:“他是夜魇的人啊,我们不杀他已经够仁慈了。难道你还要让我把他带回天辉告诉所有人我们犯了通敌叛国的罪名然后被依法处斩吗?”

尔莎不知所措地道:“唔,那该怎么办呢?他伤的这么重,如果我们丢下不管的话,他可能会死的呢。”

扎贡纳斯下跪恳求道:“我善良的尔莎公主啊,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权当没有见过这个人就好了,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情的!”

尔莎摇头道:“不,我们明明已经看见了怎么能说没见到过呢!见死不救我们的良心能过得去吗?做人不可以这样无情和残忍,而且我相信夜魇也会有好人。我们不应该为了所谓的正义,所谓的规则就对所有未知的事情做出自以为是的判决!这才是最大的错误!我坚信炘他没有做错,所以,我一定要救他,不管将来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扎贡纳斯惊于尔莎的话语,他竟然被反驳的无言以对。也许尔莎是对的,并不是所有夜魇的人都是坏人,天辉的人都是好人。就像阴险狡诈的拉比克,他曾经是自己最崇拜的大魔导师,可是他竟然用了那么卑劣的手段让自己亲手杀死了可怜的拉娜娅,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痛,扎贡纳斯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他更不允许自己再做出那样的错事。

扎贡纳斯望着尔莎坚定而又自信的眼神不由得心软了,他希望自己这次决定是对的,道:“好,我答应你先带他到安全的地方,但是他伤好了之后再要干坏事,我会毫不留情的杀死他!”

“嗯,谢谢你,龙鹰,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了。”

尔莎像个天真的孩子一样收起翅膀拥入扎贡纳斯的怀中,头使劲地蹭着他的胸膛。

扎贡纳斯轻轻抚摸着尔莎的发丝,温柔地道:“要是世人都像我的尔莎公主这般善良,那该有多好啊。”

尔莎紧紧地闭上眼睛道:“其实,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只是一直想要用自己这微薄的力量去改变,改变这个让人心痛的世界。真的很感谢你,龙鹰。”

扎贡纳斯道:“为什么又要说谢谢呢?”

尔莎道:“谢谢你这么信任我,还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扎贡纳斯摇摇头道:“不,应该说感谢的人是我,是你教会了我很多很多的东西,让我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善,什么才是真正的恶,也彻底改变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尔莎抬头望着扎贡纳斯那双蓝碧碧的眸子,道:“你知道吗,龙鹰。我相信每个人生下来都是善良的,只是因为命运的不同才走了不同的道路,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愿意活在黑暗里,不是吗?”

扎贡纳斯道:“嗯,尔莎,我相信你说的是对的!”

尔莎道:“你是因为相信我,还是因为相信我说的是对的呢?”

扎贡纳斯眨了眨眼睛,道:“这两者有区别吗,我怎么感觉都是一样的。”

尔莎道:“当然有了,第一个是因为你相信我,所以才相信我所说的话;第二个是因为你相信我所说的话是对的才相信我。你到底是哪个呢?”

扎贡纳斯道:“第一个!”

尔莎不开心地道:“那你就是不相信我所说的话是对的了喽!”

扎贡纳斯道:“那第二个?”

尔莎生气地道:“那你就是不相信我了!”

喔,善良可爱的尔莎又变成了那个调皮任性的小公主了。

扎贡纳斯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额,哪有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相信我的尔莎公主呢!”

尔莎道:“那你到底选择哪一个嘛?”

扎贡纳斯使劲想了想,果然,这个问题还真的不好回答,感觉选择哪一个都会被尔莎抓住把柄,突然,他灵光一闪,道:“嗯,那我两个都选!因为我是既相信尔莎,又相信尔莎所说的话是对的,所以我刚才才认为两者是没有区别的,因为相信尔莎就是相信尔莎所说的话是对的,相信尔莎所说的话是对的就是相信尔莎!”

尔莎开心地笑了起来,道:“龙鹰,你果然是个聪明的马屁精!”

扎贡纳斯道:“难道你不喜欢聪明的马屁精龙鹰吗?”

尔莎道:“嗯,是的,我不喜欢聪明的马屁精龙鹰!我喜欢的是那个笨笨的但是很善良很勇敢又愿意和我一起做梦的高阶魔法师龙鹰!”

扎贡纳斯心里喜滋滋的,他也不喜欢那样的自己,阿臾奉承、溜须拍马让他感觉很恶心。

尔莎闹完之后,又继续说道:“所以,我想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够这样以诚相待,世间便会少了很多仇恨与纷争,是吧,龙鹰?”

扎贡纳斯道:“嗯!我想那样美好的世界应该就是尔莎理想中世界吧!”

尔莎道:“是的,龙鹰!你会和我一起为了那个理想的世界而奋斗吗?”

尔莎坚定地望着扎贡纳斯,眼睛里满是自信。

扎贡纳斯被尔莎的天真所感动,道:“嗯,我会的!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见证你光明世界的到来!只是……”

只是那样的世界会真的到来吗?那仿佛永远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只有像尔莎这般善良的人才会做的梦,而自己呢,会在那个梦里真实存在吗?扎贡纳斯陷入了沉思。

“只是什么?”

“没……什么!”

尔莎仰头吻上了扎贡纳斯,那样浓烈而温柔的爱让扎贡纳斯感到如此的幸福,又如此的虚幻。扎贡纳斯开始有些害怕,他担心这样美丽的梦终究会在残酷的现实里醒来。但是他还是愿意陪着尔莎一起做那样的梦,因为他爱善良的尔莎,也同样向往那样一个如此美好的世界。

“你在想什么呢?你好像有太多的心事不愿与我分享。”尔莎幽幽地望着扎贡纳斯,晶莹的眸子里满是关切。

“我只是在想我们现在要怎么带着他从这里出去呢?”

扎贡纳斯转移了话题。

那毕竟是他心底的秘密,他是不会让尔莎担心和失望的,他只想静静地守护在她的身旁,陪着她一起做梦,一起努力,一起改变,那对他来说便已经很知足了,他不敢再奢望什么。

尔莎用手在扎贡纳斯头上轻轻敲了一记,道:“你怎么可以这么笨啊,你抱着他飞上去不就得了。”

扎贡纳斯看着那人脏兮兮的样子十万个不愿意,道:“我才不要呢,让我一个大男人抱着他多难看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男风有龙阳之好呢。”

“额!”

哼,死龙鹰,不想抱他就明说嘛,干嘛还找出这样一个理由,真是晕死了。

尔莎故意假装生气地双手叉腰,道:“那你是想让我一个小女子抱着他呀!”

扎贡纳斯赶紧摇手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尔莎道:“那你是什么意思!哼,不抱算了,我自己来。”

说着挽起袖子就要动手。

扎贡纳斯怎么能忍心让尔莎受这份罪,再说他又岂能让这个夜魇的人占了尔莎的便宜,便笑呵呵地道:“额,我开玩笑的啦,当然是我抱啊,我怎么能让我的女王大人抱个夜魇的人呢,再说他还是个男人呢,这传出去了,那还得了。”

尔莎被扎贡纳斯说的脸都红了,翘起嘴巴,气鼓鼓地道:“哼,这还差不多!”

就在这时,那人幽幽转醒,他看到尔莎就像是看到了自己最亲近的人一般,缓缓地抬起手拉住尔莎,眼睛里满是深情与温柔。

“丝奎,丝奎……”

扎贡纳斯见到那夜魇的人竟然敢抓住尔莎的手,好像还要对尔莎使坏,不由得十分生气,上前用法杖在他头上就是一下,把他敲晕了过去,然后迅速地抱起来,道:“尔莎,我们走吧!”

尔莎望着扎贡纳斯奇怪的举动,道:“怎么了?”

扎贡纳斯道:“没什么,可能他又晕过去了吧!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尔莎点点头,可是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惊奇地道:“他都晕过去了,怎么还抓着我的手不放!”

扎贡纳斯这才发现,那家伙竟然还紧紧地抓着尔莎的手,不由得怒不可竭,立马就把那人扔到地上,使劲地掰、拽、拖、打、拔,但怎么搞都不掉,直累的他气喘吁吁,道:“哼,这家伙有病吧,怎么见到人就喊‘丝奎’,见到美女的手就拉!”

尔莎被扎贡纳斯搞笑的举动和言辞逗的笑了起来,一抹红霞在脸庞晕开,十分的动人,道:“龙鹰,你越来也越像小帕克了!”

扎贡纳斯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道:“我哪里又和小帕克像了啊?”

尔莎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美丽的弧线,道:“呵呵呵,你可没见到你刚才的动作、表情,还有言辞,简直就和小帕克淘气顽皮的时候一模一样!”

扎贡纳斯尴尬地笑了笑,道:“额,没有吧。”

尔莎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嗯,是真的呢!”

扎贡纳斯笨笨地干笑道:“看来我们都被淘气的小帕克感染了呢。”

尔莎道:“嗯嗯,就是的呢。”

扎贡纳斯指着那人还拉着尔莎的手,道:“这该怎么办呢?”

尔莎道:“没事的,就这样吧。我们还是赶紧去火神殿找卫火盟的众弟子和他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扎贡纳斯点点头,又抱起那夜魇的人,也不管他的手是否还拉着尔莎,便向火神殿飞去。走廊上亦是如其他的地方一样,咒语符文流动,绿色向红色转变,其间有一个地方被紫灰色的光芒笼罩着,穿过之后便是熊熊燃烧的混沌陨石漂浮在空中,当真是壮观无比,只是扎贡纳斯和尔莎无瑕顾及那些景象,径自快步走向火神殿。

到火神殿的时候,那些卫火盟的弟子们还在专心的打坐着,扎贡纳斯将他们唤起,道:“已经有夜魇的人闯进冬泉谷了,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此地吧。”

卫火盟中一个叫焢的弟子道:“如您所说,前后跟随。”

扎贡纳斯点点头,道:“那我们就走吧!”

尔莎有点担心地望着扎贡纳斯,替他擦着额头的汗珠,道:“那你能带着他飞的上去吗?”

扎贡纳斯知道尔莎在担心自己,微笑着道:“应该不用再飞上去了,刚才在四处转的时候我已经辨别了方位,如果没猜错的话,出谷的地方就应该位于冰神殿与火神殿之间。”

尔莎点点头,她对扎贡纳斯的话深信不疑。

果然不出扎贡纳斯所料,不多时,他便带领着尔莎和卫火盟的弟子走出了三元殿。

扎贡纳斯看着周围如仙境般的景色不由得有些恋恋不舍,道:“这卡尔果然不是凡人,就连住的地方都这么美妙和神奇。咱们从外边往里边走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走不进去,从里面往外边走的时候却是易如反掌!”

尔莎道:“是啊,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他!”

版权声明:本站由indigo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炘蓝火诗所有;admin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转载分享,仅供大家交流学习,版权归其原创作者所有。请大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健康合理上网,享受信息盛宴!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小说】寤寐

没有最新的文章了...

相关文章

【小说】寤寐

【小说】寤寐

章节第一章 星云失踪第二章 同床异梦第三章 暗夜天使第四章 帝王大厦第五章 心天如梦第六章 梦外之境第七章 化外之人第...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