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溪客艺苑 > 小说 >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indigo5个月前 (06-04)小说1200

第三章  圣堂之路

水晶般的远古遗迹里,幻寂十一位长老银白色的长发静静地垂落在空气中,一如他们历经的岁月般倾泻在时光的长河里,幽暗的大门缓缓敞开,一位身着绿色荧衣的法师在白色的光芒中神行而入。

“拉比克,你可知苍白之巢世代守护的‘三球法术’现在何处?”二长老白眉倒竖。

“噢,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件无聊的小事情吗?” 拉比克不屑一顾。

“无聊!小事情!你知不知道它关系着天辉的未来!”

“哼,什么狗屁未来!它不过是你们这群无能者的憧憬和幻想罢了,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关注未来的,而是抓住现在,创造未来!”拉比克傲然地挥舞着手中的法杖道。

“你……”二长老气的说不出话来。

“呵呵,你想知道我也不妨告诉你,不出意外的话,它应该是在阿森纳魔导师那个叛徒手上。”

“什么?竟然是他!”二长老十分的惊讶。

“是的,不过有一点很奇怪,和他一起同行的红衣教教皇瘟疫法师死在了‘三球法术’之下。”

“是他用‘三球法术’杀了瘟疫法师?难道传说是真的?阿森纳魔导师,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很欣赏你啊,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的法师天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才是我心中永远认定的大魔导师!”二长老欣喜若狂,憧憬的眼睛里似乎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希望。

“哼,就算是他得到了‘三球法术’又如何,还不是我的手下败将!”拉比克冷哼一声。

“你真以为是你自己打败他了啊,哈哈哈,真是好笑!法师届能够打败他的只有他自己而已,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偷,十足的小偷罢了!哼,你的存在真是有辱你父亲阿……哈……利……”

二长老的话未说完,就能感觉到议会里充满着拉比克爆炸性的能量与愤怒。念力起,二长老如同脱离了星球引力的陨石一般静静地漂浮在了浩瀚的星空中。

“够了!”

大长老愤怒地从座椅上站起,银白色须发皆随风而飞。

拉比克冷声笑了笑,狡黠的声音如同他绿油油的眸子一般飞扬跋扈。他转身离去,拖地的法师长袍带着冰冷的高傲旋转飞扬,突然,顿住。

“别以为你们在我的隐修部队里安插了间谍我就不知道,我可没兴趣跟你们这群无能的老家伙斗争,你们也别给我制造麻烦!哼,既然话说到这了,那我就一次性处理干净!”

拉比克回头,“啊儿”一声,带着黑暗气息的巨大爆炸四散开来,还在半空中的二长老如同水晶般在那团巨大的光芒中破裂弥散。

“神……智……之……”

大长老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无力地颤抖着,双拳紧握,手指发白。而其余几位长老从始至终竟无一人置喙,只是此刻黯然垂头,双手合十,念起了古老而悲凉的咒语:

碧海千里,

苍穹万丈,

屠刀饮血,

何处圣堂?

归去之路,

长河无言,

苍山负雪,

寂寂如斯,

时光幻灭。

“你叫什么名字?”

“拉……娜娅。”

“真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呢。”

“……”

尔莎的心里微微触痛着,她想起拉娜娅刚刚醒来时的情景。她是一个很安静很腼腆的女孩,有时候甚至觉得她安静的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有时候又好像能听见她在安静的夜晚窃窃私语,像是在对这个世界低声倾诉着什么。

尔莎微微叹息,拉过拉娜娅的手,道:“拉娜娅,我和龙鹰明天准备去战场了,让你一个人呆在苍白之巢实在是放心不过,所以我们决定明天一大早偷偷将你带下去,好吗?”

拉娜娅眼睛红红的,道:“你不要我了吗?”

尔莎抚摸着拉娜娅的头,道:“不是的,我给你说过苍白之巢是不允许凡人呆在这里的,如果发现的话是会被处死的。现在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将你送回去了。”

拉娜娅泪水掉了下来,扑进尔莎的怀里,道:“可是,我已经没有家了,我想一直跟着尔莎姐姐,不管尔莎姐姐去往哪里。”

尔莎轻轻抚干拉娜娅挂在脸颊上的泪水,道:“唉,真是个可怜的孩子!但是,你要知道我们去的地方很危险,就连我都要拖累龙鹰呢,是根本无法保护你的。”

拉娜娅倔强地抬起头望着尔莎,道:“不,我不怕,我会保护尔莎姐姐的。”

尔莎温柔地捏了捏拉娜娅圆圆的脸蛋,笑着道:“呵呵,你有这份心我已经很知足了,我也挺喜欢你的,这段时间都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尔莎说着说着就开始有点难过,眼睛里泪光闪闪的。

“但是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怕失去,更怕伤害到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凤舞她……唉,我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越走越远了,她再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伤心的时候跑到我怀里哭鼻子了,她好像变了,变得很陌生,很陌生,或许是她已经长大了,变得比我更加成熟,更加坚强,而我却依旧还像个孩子一样天真。”

拉娜娅似乎能体会到尔莎的伤心,她紧紧地抱着尔莎道:“在时光的流逝中,每个人都会发生改变,这就是成长,无论你多么不愿意去接受,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因为你无法改变,无法避免。”

尔莎眨眨眼睛,有点惊奇地望着拉娜娅道:“额,小屁孩,说的好像你经历过很多很多似的,不过仔细想想竟然也蛮有道理的呢。”

拉娜娅道:“本来就是这样的呢。”

尔莎嘟起了嘴,道:“好吧,是谁告诉你这么多的呢?”

拉娜娅嘿嘿一笑,道:“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尔莎疑惑地道:“秘密?真的不能告诉我吗?”

拉娜娅摇摇头,道:“秘密,自然是不能说的,说出来就不是秘密啦。”

尔莎白了拉娜娅一眼,道:“好吧。”

突然尔莎想起了什么,试探性地问道:“喂,小屁孩,你好像很喜欢龙鹰呢。”

拉娜娅低下头,脸迅速地红了起来,道:“怎……怎么会。”

尔莎捧起拉娜娅的脸的时候,她的脸已经像熟透了的苹果,红彤彤的。

“哼,龙大哥喜欢的是尔莎姐姐和我,他是不会喜欢你的,我也不准你喜欢他!”

睡在创世之纱上的小帕克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睡眼朦胧地冒了出来了一句话,逗得尔莎和拉娜娅格格大笑了起来。

小帕克揉揉朦胧的双眼道:“哼,你们两个偷偷背着我又在说什么悄悄话?尔莎姐姐,自从你把她带回来之后都不喜欢我了呢,好伤心哪,呜呜呜……”

尔莎在嘴边轻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道:“小帕克,别哭了啊,你要是把脾气不好的毛毛熊吵醒了,我可不保护你哟。”

小帕克一听,立刻用四只手全部捂住了嘴巴,眼睛睁得大大的望向窗外,突然想起那只白色毛毛熊早就被送走了,才知道被骗了,嘴巴翘的很高很高,撇过头去,似生了什么大气一般,道:“哼,尔莎姐姐好坏好坏的,我不跟你们玩了,我要去找念念了。”

尔莎惊讶的问道:“念念是谁啊?”

“哼,我才不告诉你念念就是灵龛上会发光会说话的球球呢,额……”

小帕克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急忙捂住嘴巴,一溜烟的不见了身影。

“原来小帕克所说的念念就是精灵守卫,唉,后来才知道一直帮助我救人的是他,可惜他已经死了。”

尔莎不禁有些黯然神伤,簌簌地落下泪来。

拉娜娅在胸前做着奇怪的祷告,心中默念着:“谢谢你,精灵守卫,愿你归去之路即是圣堂。”

“念念,念念……”

小帕克嗲嗲的声音响遍了苍白之巢神庙的每一个角落里,但是依旧没有见到精灵守卫的身影,就连他一直盘旋的灵龛也消失了,静谧的夜,似乎还萦绕着他幽微低沉的声音和光芒。

“嘟,你躲到哪里去了呢?”

“念念,快点出来和我一起玩吧。”

“哼,你再不出来小帕克要生气了哦,念念。”

“喔,不要嘛,连你也不喜欢小帕克了吗,呜呜呜,好伤心啊。”

小帕克在神庙里没有找到精灵守卫,便跑到扎贡纳斯的怀里开始大声的哭泣,哭的很伤心很伤心。

扎贡纳斯轻轻地抚摸着小帕克的头,道:“小帕克,谁欺负你了呢,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啊?”

小帕克伤心地抽噎着道:“尔莎姐姐不要我了,念念也不要我了,我就只剩下龙大哥了,你可别也不要我了啊。”

扎贡纳斯笑着道:“额,尔莎怎么会不要你呢,你可是她的开心果呀!”

小帕克一脸委屈地望着扎贡纳斯道:“是真的呢!自从那个拉娜娅来了之后,她就很少和我玩了,她们刚刚还趁我睡着说要偷偷地到凡间去呢,还说要上什么战场,肯定是个很好玩的地方,都不打算带我去,呜呜呜,好伤心啊。”

扎贡纳斯这才知道她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哭的这么伤心,便解释道:“你尔莎姐姐要去的战场一点都不好玩,还很危险的,她是怕你受到任何伤害才不带你去的啊。”

小帕克眼泪汪汪地道:“是真的吗?”

扎贡纳斯认真地点了点头。

小帕克擦了擦眼泪,突然又调皮地大笑道:“啊哈,我就知道尔莎姐姐还是很喜欢我的呢,就像我喜欢龙大哥一样。”

小帕克说着还在扎贡纳斯脸上啄了一口,忽然又想到精灵守卫不见了,又开始伤心起来,便问道:“那龙大哥知不知道念念去哪儿了啊?今天一直都找不到他呢?”

扎贡纳斯疑惑地问道:“念念是谁?”

小帕克嘟着嘴,道:“就是神庙里灵龛上会发光会说话的球球啊。”

“精灵守卫?!”

扎贡纳斯深深地叹了口气,缓缓地道:“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为什么呀?”

“他……他……死了。”

“死是什么?”

“死就是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躯体化作泥土,灵魂升入天堂。”

“喔,死真是个好可怕的东西啊。”

“……”

“那我还能和他一起玩吗?”

“不能。”

小帕克一想到再也不能和精灵守卫说话和玩耍了便开始大哭,使劲地在扎贡纳斯怀里蹭着,仿佛失去了她最心爱的玩具。

“太奇妙了,一个古老的生物,我真希望它能教给我一些东西。”

“外界是什么?为什么要毁灭他。”

小帕克第一次见到精灵守卫的时候,就十分的喜欢他,他们两个常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语,可是他却因为守护“三球法术”而牺牲了。小帕克天真而稚嫩地望向灵龛那里,道:“精灵守卫,你就像是我心头的一个念头,不过我将它放弃了。”

仙女龙也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生物,有人说他们来自超维世界,拥有奇特的魔法和能力,他们生来就吞食了下之树的叶子,还有他们的兄弟姐妹们,对于他们而言,根本没有生与死的概念,三千年成蛹,三千年破蝶,三千年游戏人间。

当尔莎找到小帕克的时候,她已经安静地在扎贡纳斯的怀抱里睡着了。

尔莎轻轻地抚摸着小帕克的头,温柔地在她可爱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睡梦中的小帕克似乎感到了异样,头使劲地向扎贡纳斯的怀里蹭了蹭。

扎贡纳斯轻声问尔莎道:“你真的不带小帕克去吗?”

尔莎道:“它虽然三千多岁了,但依旧还只是个孩子,不应该经历这场残酷的战争。”

扎贡纳斯点了点头。

天还未亮的时候,扎贡纳斯和尔莎便偷偷将拉娜娅送回了凡间,安顿好她之后便去了天辉军团的基地银月之城。尊贵的苍白之巢的公主尔莎和龙鹰将军受到了天辉将士们前所未有的礼遇。在月泉里,天辉伟大的盟军首领月之女祭司米拉娜为尔莎做了盛大的祭祀活动,她念动古老的咒语,引导着月之女神赛莉蒙妮那无与伦比的精神源泉“月泉”的光辉为尔莎的第一次出师做了最庄严的洗礼。

当天辉的印记在尔莎的额头发出巨大的辉月之光的时候,月之女祭司米拉娜惊喜异常,她缓缓地捧起尔莎美丽的脸庞,轻轻地道:“苍白之巢的公主啊,你拥有你们先祖丝奎奥克女神最纯净的血统和灵魂,月之女神赛莉蒙妮将会指引你未来前行的道路,去吧,我的臣民们,我会为你们永恒的祈祷与祝福。”

扎贡纳斯拉起尔莎的手,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缓缓地飞下祭台。

繁华而热闹的街市上,各种各样的种族来来往往,满目琳琅的新奇玩意引起了尔莎前所未有的兴趣,她像一个贪玩的孩子一样买了许多无关紧要的东西,扎贡纳斯算了算出来带的金币,他早已计划好的装备是无法买全了,他只好先为尔莎买出最好的防具吧:飞鞋,闪烁匕首,恐鳌之心,西瓦的守护,林肯法球,洞察烟斗。而自己只能用剩下的钱买到秘法鞋,原力法杖,治疗药膏,净化药水这些小东西了,也无法修复自己曾经使用过的羊刀了。但他没有犹豫,他在银月城的商店里购买了必须的配件和卷轴之后便带着尔莎去往野外黑市商人雷格拉斯那里再购买一些合成装备的珍稀物件,才能合成自己所想要的装备。

路途中的龙鹰突然感觉到了异样,他对尔莎道:“我们被跟踪了。”

尔莎刚想回头,就被龙鹰宽大的翅膀挡住了。

“不要回头。”

“那怎么办?有谁会想要跟踪我们呢?”

“我也不清楚。但是,这件事情不同寻常,我们现在必须小心应对,我们先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一直向前飞,到那棵茂密大树六百米以内的时候,你要突然转向用弹射法杖将自己弹道那棵大树后面,知道了吗?”

尔莎点点头,道:“那你呢?”

“我会同时用闪烁匕首跳到那人身后,给他来个措手不及,顺便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有何阴谋。”

“那会不会很危险?”尔莎有点担心地望着扎贡纳斯。

扎贡纳斯自信地微笑道:“没事,别忘了,我可是历经沙场的龙将军哦,足够应付的了,更何况现在还是在我们自己的地盘,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嗯,那你小心。”

其实,扎贡纳斯心里根本没有底,他说这话只是让尔莎放心而已。这个人的跟踪隐匿技能很高超,他好像在银月之城里就开始跟踪自己了,而自己却一直都没有发现,在郊外他才露出马脚,不知道他是故意为之还是不小心导致的,这件事让扎贡纳斯十分的不解与困惑。

按照计划,扎贡纳斯和尔莎在那棵大树附近同时消失在了跟踪者的视野里。

“奇怪,怎么突然消失了。”

就在跟踪者探出头的那一刻,扎贡纳斯已经居高临下地落在了他的身后。

“拉娜娅,怎么是你!”

“龙……龙大哥,我……你……怎么能看见我的?”

难道星沙克拉斯的法术失效了?拉娜娅心里很疑惑。

“额,这孩子,你这么大个活人站在这里,我怎么会看不见,难不成你还会隐身?话说我和尔莎不是把你安顿好了么,你怎么又跟来了,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的,刚才我差点就打伤你了。”

拉娜娅四十五度仰望着扎贡纳斯,那高大的身影、那雪白的羽翼、那俊朗的脸庞、那浩如星海的眸子如同天神一般在阳光下散发着神圣的光芒,淡雅而又出尘,高贵而又温润,她的心如同重现紫罗兰档案里吉光片羽的实验时的兴奋,不,甚至比那时候更加的疯狂,虚无的心被莫名的东西快速地填满,并且越来越快的涌动着翻滚着,那种令人窒息的沸腾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扎贡纳斯莫名其妙地望着拉娜娅,道:“咦,你怎么了,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拉娜娅擦了擦鼻血,快速地低下头去,她的脸已然成了绛紫色。

扎贡纳斯飞过去摸摸拉娜娅额头,道:“没发烧啊,身子怎么这么虚,都流鼻血了啊。”

扎贡纳斯从来都没有离拉娜娅这么近过,他的脸庞,他的呼吸,他的味道溢满了她整个心空,她忍不住望向他的眸子,那蓝色水晶般的光芒让他感到晕眩,她赶紧低下头去,局促而紧张地使劲搓着自己的衣角。

“嘻嘻,这孩子见到你很害羞呢。”

尔莎躲在大树后看见跟踪他们的是拉娜娅,便过了来。

“额?!”

尔莎拉过拉娜娅道:“你怎么跟来了呢?”

拉娜娅把脸藏在尔莎怀里,道:“我只是不想离开尔莎姐姐!”

尔莎摸摸拉娜娅的头,嬉笑着道:“你是想见你的龙大哥,对吧。”

拉娜娅使劲把头在尔莎怀里蹭了蹭,道:“怎……怎么会。我只是一个人好害怕好害怕的。”

尔莎紧紧地抱着拉娜娅,那种孤独与恐惧尔莎也体会过,她抬头用祈求的眼神望着扎贡纳斯,道:“我们就带着她吧,龙鹰。”

“喔,这……个……那好吧。”

在尔莎面前,扎贡纳斯永远学不会拒绝,她就像他的软肋一样横亘在他心脏的上方。

“谢谢龙大哥!”

“你龙大哥最好了呢!”

“嗯!”

“现在我们去哪儿?”

“去野外黑市。”

“黑市是什么?”尔莎很好奇。

扎贡纳斯解释道:“黑市就是背地里交易见不得光的东西的市场。”

“噢,那我们去哪里干什么呀?”

“去买一些重要的散件,才能合成我们所需的装备呢。”

“那一般市场就没有吗?”

扎贡纳斯摇了摇头,道:“他们垄断了所有的稀世散件,没有他们提供,就根本无法合成很多威力巨大的远古兵器。”

“啊,太可恶了啊,也没个人来管管?”

说起这个,扎贡纳斯就有点气愤,道:“管,怎么管?在一定程度上他们还左右着整个战争的进行,无论是天辉和夜魇高层,都巴结他们都来不及呢,哪还又谁敢管他们!”

“啊,怎么会这样?”

扎贡纳斯继续讲道:“嗯,不仅如此,他们还在两所阵营了同时开启着分店,拥有至高无上的免战权利,任何战争都不能祸及他们的利益,而他们却囤积居奇,借助战争牟取暴利,根本没有人敢揭露他们的丑陋行为,也更没人敢用暴力手段制裁他们!”

“喔,好可怕!”尔莎听完觉得十分的恐怖。

野外黑市并没有坐落在黑暗的小角落里,而是光明正大地矗立在流血丘陵中间的一块小平原上,这里丝毫不比银月之城的市场逊色,来往的种族之间互不相问,眸子里充斥着杀戮的戾气,就连空气也变得十分压抑与窒息。鉴于此,扎贡纳斯给尔莎和拉娜娅都做了伪装,让她们低调地跟在了自己的身后。

买好所缺物件之后,扎贡纳斯便按照合成卷轴的指引用古老的魔法咒语将所有的物品合成之后便和店员讨论是否免费修复羊刀的问题。

哪知店员却不可一世地说道:“天下哪有免费的道理,要修复得花一千金币,概不还价!”

他说着居然还把邪恶眼光放到了尔莎身上,道:“这个妞倒是不错,可以卖个好价钱!”

扎贡纳斯生气地道:“你休想打她的主意,她可是未来苍白之巢荆棘王座最尊贵的女王!”

“哼!这年头,女王又能咋样?不过是一件有钱人收藏品的代名词而已,要知道金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尊贵最值得一生去追寻的东西!噢,对了,听说有人高价购买苍白一族的翅膀,如果你把你的翅膀卖给我,那不就有钱修复羊刀了吗!”

扎贡纳斯气愤至极,道:“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拿我苍白一族至高无上的荣誉和尊严做交易!”

“哈,尊严!荣誉!这些东西能吃吗?关键的时候还不如一根破树枝有用!没钱还买想修复装备,趁早滚蛋吧你!”

“你!”

扎贡纳斯十分的愤懑,再也无法容忍店员的无理,他祭出苍白之杖,准备好好教训这家伙一顿。但是尔莎却拉了拉他,道:“龙鹰,算了吧,咱不修复了!”

“可是!”

“嘿,还是这小美人懂事!”店员一边说着一边向尔莎伸出了肮脏的手。

扎贡纳斯的愤怒已如火山喷发,他念动咒语,势要教训那个店员不可,却瞥见尔莎微微一笑,一个魔法箭迅速无比地将那个店员定在了地上,她拉着他和拉娜娅就向店外走去。

在门口,一个拄杖的老萨满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道:“喂,年轻人,你是要修复羊刀么?我可以给你打个折,只收你五百个金币怎么样?”

扎贡纳斯停下脚步,摸摸口袋,竟然一个金币都没有了,道:“可是我没有钱了。”

“真是可惜啊,一个法师天赋这么好的将军,怎么可以连个羊刀都没有,人们都说‘武功再高,也怕羊刀’,没有羊刀,你这个法师也算废了半截啊。”

尔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拿出自己买的小物件对老萨满道:“我把这些东西给你好不好?”

老萨满看着尔莎手中的发夹耳环之类的东西瞪大了眼睛,道:“啊,我一个糟老头子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尔莎惭愧地地下了头,道:“对不起,龙鹰,都怪我。”

扎贡纳斯摇摇头,道:“没事,你开心就好。”

“龙大哥,我这里有钱!”

拉娜娅毫不吝啬地把他们送给自己的生活费拿了出来。

“我想羊刀对于龙大哥应该十分的重要吧,我现在跟着你们,也不需要这些钱了。”

“谢谢你,拉娜娅。”扎贡纳斯开心地对拉娜娅一笑。

“拉娜娅真是一个好孩子呢,连我都自愧不如呢。”

“没事啦,尔莎姐姐,现在一切都好了呢。”

老萨满满意地接过钱袋颠了颠,嘴里却说道:“哎,这年头生意难做啊,亏大发喽!”

扎贡纳斯道:“你真的可以修复羊刀?”

老萨满道:“这个自然!你们跟我来吧。”

扎贡纳斯道:“去哪儿?”

老萨满道:“当然是去我家啊,谁出来还把家伙什带在身边啊。”

就在他们离开不久,黑市上空突然变得火辣辣的,一声鸣叫,一只巨大的凤凰拉着云车缓缓飞来。

雷格拉斯从店中走出,一袭黑色长袍印满古老的文字与咒语,宽大的领子满满地掩盖了他的脸庞,他带着所有的店员俯身跪拜,道:“拉比克大人,您来了。”

云车车帘无风而起,拉比克一身荧衣缓缓而出。

“嗯,事情办得如何了?”

“恶魔刀锋已经打造完毕,不过,出了点小状况。”

“怎么?”

“阿布兹迪安以身试刀,结果被自己打造的刀刃给杀死了。”

“真是有趣。不过,我这次来不单单是为这件事情而来的。”

“哦?”

“都出来了吧。”

雷格拉斯周围突然冒出来几个人来,不过他只认得赏金猎人刚铎一人,另一个矮个子小眼睛的丑陋家伙和一只甲壳虫模样的家伙他却是一点都不认识。

只见赏金猎人刚铎拿出图灵,哗啦啦一转,道:“报告拉比克大人,我已标记,他们在半小时内逃不出我的手心。”

拉比克点点头,接过图灵,绿油油的眸子放射出狡黠的光芒,道:“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很多有趣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了。”

刚到老萨满家,就看见一个小萨满躺在院子里的吊床上悠闲地晒着太阳。

“嘿,老不死的,真是饿死我了,还不快给我做饭去!”

“啊,你这臭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没看见有客人来吗?”

“你这老家伙,又从哪里骗……”

小萨满翻身下床,突然看到扎贡纳斯,眼里满是兴奋地道:“啊,是龙大哥啊,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罗斯塔!”

扎贡纳斯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个小萨满,道:“流血丘陵,巨魔一族的罗斯塔?”

“是啊,龙大哥记起来了,当年要不是你们,我早就被夜魇的死神军团给杀了。”

扎贡纳斯欣喜地道:“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你都成萨满了?”

罗斯塔叹了口气,道:“什么萨满不萨满的。当年我们巨魔一族被死神军团屠戮殆尽,家园全部都被毁了,后来四处流浪,认识了这个老家伙,便一直跟着他四处卖艺骗……赚钱。哎,不说我了,这几年你可好,听说你都成将军了,身旁的这两位是?”

龙鹰温柔地看了尔莎一眼,道:“这位是我们天怒一族的长公主丝木·仙德尔莎,未来苍白之巢的女王;另外一位是拉娜娅。”

罗斯塔望着尔莎道:“哇~漂亮的丝木姐姐还是天怒一族的长公主呢,我将来也想找个像丝木姐姐一样漂亮的长着翅膀的天使做妻子呢。”

尔莎面对罗斯塔的坦率不可置否地笑了一笑。

“哦,原来你们认识啊,你们慢慢聊,我去给你们修复羊刀了。”老萨满拿着扎贡纳斯那把破损的羊刀走进了里屋。

罗斯塔道:“你们是来修复羊刀的?”

扎贡纳斯点了点头。

罗斯塔道:“我怎么不知道这老不死的还有这般能耐!”

扎贡纳斯惊得瞪大了眼睛。

罗斯塔感觉自己说错话了,眼睛滴溜溜一转,又作惊讶状道:“啊,这老不死的竟然还留了一手,回头我再找他算账!”

这时,老萨满刚好出来,将翻新的羊刀递给扎贡纳斯。

尔莎望着扎贡纳斯手中奇怪的东西道:“这个小东西就是羊刀?”

罗斯塔一把抢过扎贡纳斯手中的小东西,道:“是的,不过它的真名并不叫羊刀,而叫做邪恶镰刀,是Vyse教徒最为宝贵的圣物,法师们最垂涎的武器,由于其强大的法术能力,可以把任何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变成一只没有一丝力量任人宰割的小羊,故而世人才有‘武功再高,也怕羊刀’一说!”

说着就将老萨满变成了一只小绵羊,那老萨满咩咩地冲罗斯塔大叫。

罗斯塔歪嘴笑道:“哼,老不死的,叫你骗人!”

尔莎惊奇地道:“哇,好神奇呢,难道只能变羊吗?”

扎贡纳斯道:“羊刀,羊刀,顾名思义,当然只能变羊喽。”

罗斯塔摇摇头,道:“龙大哥,你错了哦,这把羊刀可以把人变成任何人畜无害的小动物呢。”

说着又把老萨满变成了一只呱呱叫的小青蛙。

罗斯塔看着老萨满变成的青蛙哈哈大笑。

扎贡纳斯挠挠头,疑惑地道:“这羊刀什么时候改版了?我怎么不知道。”

尔莎看着老萨满变成的小青蛙也是掩嘴而笑,道:“嘻嘻,真好玩,我也想玩。”

罗斯塔将羊刀递给尔莎,笑着道:“努,你也试试,你心里想变什么就可以把他变成什么。”

尔莎接过羊刀,眨了眨眼,偷偷地笑了笑,突然就把羊刀指向了扎贡纳斯,道:“变!”

扎贡纳斯瞬间变成了一只小鸡,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掉到了地上。

尔莎嘟着嘴道:“不是这个啦,我明明想将龙鹰变成一只小猪的,怎么变成小鸡了?”

罗斯塔转过身去偷偷一笑,又转过来咳了两咳,郑重地道:“你再试一试看?”

尔莎满腹疑惑地将羊刀又指向扎贡纳斯道:“哼,龙鹰,我要把你变成一只小猪猪!”

刚刚变成小鸡掉在地上的龙鹰差点没晕掉,自己还没走几步,又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小猪。

“哼哼哼。”

扎贡纳斯大叫着,但没有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尔莎看着变成小猪的扎贡纳斯道:“哈哈哈,龙鹰,你真可爱。嘻嘻嘻,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只粉色的小猪呢。”

罗斯塔看着变成小猪扎贡纳斯也是捧腹大笑起来。

拉娜娅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她紧张地望向四周,一种可怕的恐惧席卷而来,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全身在发抖,她的双手隐隐泛起紫色的灵能之光。

“啊!怎么回事?怎么天空出现了两个太阳?”罗斯塔感觉越来越热,抬头望望天空,发现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

尔莎抬头,道:“那个不是太阳,是火凤凰,他正向我们飞来!”

一声凤鸣,伴随着云车滚滚的声音,拉比克已经瞬间闪现在众人的眼前。

拉娜娅颤抖着躲在了尔莎的身后,刚刚恢复的老萨满见来人竟是拉比克便急急忙忙想要离开。

“呵,这么急着干什么去啊?我都来了,不请我喝杯茶叙叙旧吗?曾经的幻寂大长老,怎么现在倒成了一个骗吃骗喝的老骗子了呢?”

“喔,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罗斯塔,我们走!”

在场的所有人和罗斯塔都难以置信看着眼前这位老萨满,没想到他竟然就是上任隐修议会的幻寂大长老。

罗斯塔道:“师父,这是真的吗?”

“什么真的假的黑的白的,快点收拾东西,跟我走!”

“走!往哪里走,自从你放走阿森纳魔导师那个叛徒之后,你就已经无路可走了,这些年,我留着你只是为了等待他的出现,既然他已现世,你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给我杀!”

“罗斯塔,快跑!”

老萨满话刚说完,就被隐身在他旁边的司夜刺客一爪毙命。

“不,师父!”罗斯塔大喊着朝自己的师父飞奔而去,突然一团烟雾在他周围弥散开来,浓郁的灰色烟雾让他看不清任何东西,隐形刺客狞笑着跳入烟雾之中,偷偷地从罗斯塔的背后捅着刀子。

“尔莎,用弹射法杖!”扎贡纳斯大叫道。

拉比克眉头皱起,道:“龙将军,你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扎贡纳斯望着大魔导师拉比克,祈求道:“拉比克大人,您一直是我最崇敬的法师,请您放过这孩子,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做过。”

拉比克沉吟了一会儿,道:“既然苍白之巢的龙将军为你求情,我就放过你这个凡人吧。”

被弹射法杖弹出烟雾的罗斯塔此刻心中充满着怒火,他对拉比克的恨意已经萌芽,正在从黑暗的地狱里破土而出,他的眸子一片血红,他取下了别在腰间的两个短小的像棒棒糖的法杖念起了萨满的咒语,晴朗朗的天空中竟然出现了几道金色闪电,罗斯塔身旁的司夜刺客、刚刚现身的隐形刺客均被闪电击倒。

一股难闻的焦糊之味传来,拉比克不由得皱了皱眉鼻子。

罗斯塔毫无畏惧地大踏步向拉比克走去,隐身在周围的赏金猎人刚铎冷声一笑,偷偷溜到他的身后就是一刀,罗斯塔回头。

刚刚现形的赏金猎人刚铎被罗斯塔血红的眸子吓了一跳,就在他愣神的那一刹那,他感觉自己正在迅速的变小。

“呱呱呱”,一只小青蛙在地上乱蹦乱跳着。

“真是个有趣的孩子,难怪他会收留你!”拉比克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藏在袖中的左手动了动。

“你就只有这些能耐吗?”

罗斯塔怒红着双眼道:“你想要看吗?我一会儿就让你看个够!”

“哈,是吗?”拉比克轻蔑的笑着道。

扎贡纳斯对罗斯塔道:“罗斯塔,收手吧,他已经答应我放过你了,你怎么能与大魔导师拉比克大人抗衡呢。”

罗斯塔大喊道:“不,是他杀死了我的师父,我必须用他的鲜血来祭奠我师父。”

萨满咒语念出,罗斯塔手中无数金蛇飞舞盘旋,吐着血红色的芯子。

拉比克高挑着眉毛看着这一切,不待罗斯塔先动手,他便先用自己引以为傲的念力便将罗斯塔四脚朝天地送上了天空。

“呱呱呱”,罗斯塔变成了一只小青蛙,重重地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拉比克大人,您不会为难他吧,他还只是个孩子。”

拉比克微笑着道:“这么有天赋的孩子我怎么会为难他,我会好好培养他的。”

拉比克他在玩火,一如既往自负地玩弄着世间的一切,不管是用金钱也好,权力也罢,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了。

还好,他还没有发现我,拉娜娅开始放松了警惕,可是那个狡黠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又把她的心拉向了地狱。

“龙将军,要小心你身边的人,拉娜娅,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拉比克望向躲在尔莎身后的拉娜娅。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拉娜娅颤抖着紧紧抓住尔莎的手臂。

“呵呵,装失忆啊,拉娜娅!我不知道你躲在苍白之巢究竟想干什么,但是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的计划。”拉比克的笑像一把邪恶的刀子一般深深地扎在拉娜娅的心上。

下一刻,扎贡纳斯和尔莎难以置信地望着拉娜娅,道:“你究竟是谁?”

“我是拉娜娅啊。龙大哥,尔莎姐姐,我真的没有骗你们。”拉娜娅开始绝望起来。

“噢,这件事情,你确实没有骗他们,不过要不要让我告诉他们你的另一个名字呢?”拉比克熟练地耍着手中的金色群蛇。

“尔莎姐姐,龙大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跟着你们真的没有任何意图,我只是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很开心。”拉娜娅眼睛里开始闪烁着绝望的泪光。

尔莎点头,道:“我和龙鹰自然相信你!”

“真的吗?”

“嗯。”

拉娜娅扑进尔莎的怀里,眼泪夺眶而出。

“够了!圣堂刺客!你不要再用你的眼泪再欺骗他们了,快点说出来你潜伏在苍白之巢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拉娜娅的哭声似乎让拉比克很不高兴,他一声大吼,群蛇四处流窜。

扎贡纳斯十分震惊地望着拉娜娅,道:“你是偷走了紫罗兰档案馆里‘吉光片羽’的圣堂刺客,你不是已经叛逃到夜魇了么?怎么会出现在天辉?又怎么会来到苍白之巢?”

“我……我……”

我该怎么辩解呢?龙大哥都开始不相信我了,还有谁会相信我呢,我最最害怕的这一刻还是到来了。

尔莎十分不信地捧起了拉娜娅的脸颊,对视着她的目光,道:“拉娜娅,这是真的吗?”

拉娜娅目光闪烁不定,根本不敢直视尔莎的眼睛。

“喔,后来苍白之巢世代守护的‘三球法术’被抢我才知道,你是利用尔莎公主的善良悄悄潜伏进了苍白之巢,把那里的一切秘密都告诉了红衣教教皇瘟疫法师,所以你一直都是他的忠实信徒,对不对!”

“什么?‘三球法术’在苍白之巢的秘密是你告诉给红衣教教皇瘟疫法师的?”扎贡纳斯对拉娜娅的信任完全动摇了。

“怪不得自从你来到苍白之巢之后就发生了很多事情,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听到扎贡纳斯的话,拉娜娅的心痛如刀绞,竭力地辩解道:“我没有!我没有!真的不是我干的,龙大哥,你要相信我!”

扎贡纳斯只要一想到瘟疫法师对尔莎所做的一切就十分的生气了,他对尔莎道:“尔莎,离她远点,不要让她伤害到你!”

扎贡纳斯对拉娜娅已经开始了十二分的戒备,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到尔莎。

尔莎开始手足无措起来,她望望愤怒的扎贡纳斯,又回头看看怀中的拉娜娅,还是十分不信地道:“她还只是个孩子啊,这些事请怎么可能都是她做的呢?”

扎贡纳斯摇摇头,道:“她根本就不是个孩子,年龄比我都大,而且最擅长的就是伪装和隐匿!”

“什么?”尔莎震惊地松开了双手,缓缓地后退着。

拉娜娅开始低下头去,不再说话,她知道此刻已经没有人再信任她了。

突然,她的双手隐隐泛动着紫色的灵能之光,全身也笼罩在一片透明的光晕里。

“尔莎,小心!”

当龙鹰喊出这一句的时候,他的神秘之耀已经从天而降。

“天怒法术天上来,真是太棒了!”拉比克兴奋地望着扎贡纳斯施法的整个过程道。

“不要!”当尔莎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拉娜娅在天耀神光中缓缓倒下。

拉比克嘴角泛起一抹狡黠的笑容,如他绿油油的眸子一样十分可恶,他打了个哈欠,似乎他已经厌倦了接下来的这场生死离别的戏份,唤了云车,带着罗塔斯、司夜刺客、隐形刺客离开了。

当扎贡纳斯看见拉娜娅胸口上的飞镖时,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龙鹰,我恨你,你看看你究竟都做了些什么啊!”尔莎紧紧地抱着拉娜娅失声痛哭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为了救我才使出力量的,而你却杀了她!”

“刚铎,你究竟在干什么?!”扎贡纳斯开始向周围的空气咆哮着。

隐身而去的赏金猎人回头笑了笑,并没有答话。

“对不起,龙鹰,尔莎,是我骗了你们。我确实是圣堂刺客拉娜娅,但是我根本就没有叛逃到夜魇,也根本没有将‘三球法术’的信息告诉瘟疫法师。我本来是幻寂十一位长老们安插在拉比克身边的间谍,有一天,我无意在紫罗兰档案馆里发现了通往隐之圣堂的秘境,也发现了拉比克一个天大的阴谋,但是一不小心被他给知道了,他就开始追杀我,所以,尔莎,你那天见到的并不是夜魇的部队,而是拉比克的隐修部队,他杀死了我的父母,我本来也没有生还的机会,是你救了我,这是我欠你的,我现在已经还清了,不过,这段日子和你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很开心,谢谢你们带给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记忆……”

“对不起,拉娜娅,都怪我没能信任你,还……”扎贡纳斯悔恨的泪掉落了下来。

拉娜娅笑了笑,道:“没关系,能死在你的手里,我很开心……”

尔莎抱起拉娜娅,道:“不要再说了,你保存体力,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对啊,我都忘了我还买了这个。”扎贡纳斯从口袋里掏出治疗药膏和净化药水。

拉娜娅摇了摇头,望着扎贡纳斯幽幽地道:“没用了,你的神秘之耀已经毁灭了我的躯体,我用的是最后的灵魂之力跟你们说话了,没多少时间了。”

“怎么会?!”尔莎的泪已如入决堤的江水,翻涌而出。

拉娜娅抚摸着尔莎的脸庞,道:“谢谢你,尔莎,你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人了!”

她艰难地转头,幽幽地望向高大的扎贡纳斯。

“龙鹰,请你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善良的尔莎,在任何时候都要信任于她,不要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尤其是绝不允许你自己伤害到她!她一直深爱着你!你知道了吗?”

扎贡纳斯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发誓我会的!”

“最后,麻烦龙鹰将军帮我做两件事情,好吗?”

“好,你说,不管是任何事情,我一定帮你完成!”

“第一件就是帮我找到阿森纳魔导师,告诉他是拉比克杀死了现任幻寂十一位长老中的二长老,让他好生小心拉比克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第二件事情就是帮我把先知大人给星隐寺稍的一个口信带过去,告诉星隐寺里一个叫玛吉纳的和尚,瘟疫法师的徒弟恐怖利刃和不朽尸王不日会带着死神军团来屠戮星隐寺,让他做好万全准备。龙鹰,求你……无论如何……也要……也要帮我……完成……我……其实……其实……”

拉娜娅的话还未说完,她身体就开始慢慢变得透明,最后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弥散了,但她最后那一抹望着自己宛若见到圣堂的微笑却深深地印在了扎贡纳斯的心里,让他终生难忘,悔恨。

“拉娜娅!”扎贡纳斯大喊道。

“龙鹰,我恨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尔莎怔怔地抱着空气说道。

版权声明:本站由indigo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炘蓝火诗所有;admin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转载分享,仅供大家交流学习,版权归其原创作者所有。请大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健康合理上网,享受信息盛宴!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小说】寤寐

没有最新的文章了...

相关文章

【小说】寤寐

【小说】寤寐

章节第一章 星云失踪第二章 同床异梦第三章 暗夜天使第四章 帝王大厦第五章 心天如梦第六章 梦外之境第七章 化外之人第...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