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溪客艺苑 > 小说 >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indigo5个月前 (06-04)小说1210

第五章  灵魂之守

夜依旧如此漆黑,扎贡纳斯和尔莎却无法入眠,两人各怀心事来到观星台上。风吹乱了尔莎的霓裳,也吹乱了她的眸子,她的霓裳如盛开的花儿般在风中摇曳,她的眼睛亦如天上星星般深邃而又遥远。

“龙鹰,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呢?”尔莎仰头望着天上璀璨的星星,风将她的发梢轻抚在美丽的脸庞。

扎贡纳斯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就连头顶环聚的那五颗星星也似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宛若一颗水晶般透明的心一样闪耀着熠熠的光辉。

“爱你的美丽,更爱你的善良!你的美丽如你的善良一般纯净澄澈,你的善良亦如你的美丽一样晶莹剔透,那样水晶般柔软而美丽的心,让我想要用一生去守护,这便是我对你的爱。”

尔莎回头望向扎贡纳斯的时候,她能从他深情的眸子里感觉到那火一般的炽烈与真诚,只是……

只是当扎贡纳斯望向尔莎的时候,很明显地能感觉到她的眼睛里含有一种莫名的哀伤,她微笑着撇过头去望向星空,风将她眼睛里的哀伤轻轻地吹了出来。

“怎么哭了?”

“没什么,是沙子进了眼睛。”尔莎揉揉发红的双眼。

“要不要紧,我给你吹吹?”

“不用!”

“……”

“你会像先知一样离我而去吗?”

“绝对不会!”

“可是我会!”尔莎转过头来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扎贡纳斯怔怔地望着尔莎,心里却很平静,这样的结局他早就想过的,可是他还是那么想要知道她离去的原因。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就算是那样,我也会像玛吉纳的母亲一样等你,一直等你,直到我死的那一天!”

“你怎么那么傻!”

尔莎哭着拥入扎贡纳斯的怀中,紧紧的拥抱着,像是要把灵魂也与他紧紧地融为一体,不要别离,不再别离。

漆黑的夜里只有星星和风,就连身旁的烛火也在灯芯燃尽的那一刻熄灭了。渐渐地,扎贡纳斯和尔莎的拥抱好像天使雕像一般被黎明前的黑暗所吞没了。当星星隐去的时候,星隐寺也消失了。

东方泛白,太阳调皮从山那边跳了出来,给大地带来光明,给世人带来温暖。当星隐寺沐浴在一片晨曦的光辉的时候,当星隐寺的钟声洪亮地响起的时候,扎贡纳斯、尔莎、玛吉纳三人便同行前往大殿劝说星智大师。

扎贡纳斯道:“星智大师,我觉得死神军团人多势众,而且来势汹汹,埃辛诺斯战刃好像势在必得,我想大师还是趁现在赶紧携带僧侣前往银月之城避避灾祸为好。”

星智大师惊道:“他们是来抢夺埃辛诺斯战刃?不是为了红衣教教皇瘟疫法师之死而来?”

扎贡纳斯点点头,随之又十分惊讶地道:“什么?瘟疫法师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星智大师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三天前的一个晚上,天现异象,一颗巨大的陨石带着熊熊烈焰从天而降,掉落在山下的林子里,直直滚动了好几里,我带人下山观察,只见在落点处遗留有一些烧焦的衣物和一根死神镰刀,我便猜想是那夜魇的瘟疫法师多行不义惨遭天谴,故而令弟子们掩埋了他遗留之物,做了一场法事。本以为他们来时说清一切便可,谁曾想他们竟然意不在此,现在细细想来,却是老衲当时所为给今日种下了祸根。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扎贡纳斯道:“原来如此,可是没想到的是瘟疫法师竟然惨遭天谴,但却不知我苍白之巢的‘三球法术’现在何处?不知星智大师在现场见过没有?”

星智大师道:“‘三球法术’?传说中上古时期一个名为卡尔的召唤师所用之术?”

扎贡纳斯道:“不错,正是此术。难道星智大师也知道此人此术?”

星智大师道:“的确,老衲确有耳闻。现在细细想来,那天的异象也并非偶然的了,而是有人使用了‘三球法术’召唤了混沌陨石!”

扎贡纳斯道:“‘三球法术’如此厉害,竟然可以召唤天外陨石?”

星智大师点点头,众人皆是震惊不已。

扎贡纳斯道:“那这世界上除了卡尔还有人会‘三球法术’吗?”

星智大师摇摇头,道:“不过,现世中我倒是听说有一个阿森纳魔导师的法师天赋及其高超,曾经是要被幻寂十一位长老封为大魔导师的,不过后来却被阿哈利姆之子拉比克给打败了。”

“阿森纳魔导师?!”扎贡纳斯和尔莎相视一望。

扎贡纳斯越来越觉得自己留下来是一个正确的抉择,他离答案越来越近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开始浮出水面。创世者,召唤师,祈求者,卡尔,阿森纳魔导师……这些人似乎都与所有的疑惑所有的阴谋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突然他又想起了“三球法术”被偷的那一晚上,很明显的瘟疫法师并不是一个人而来,那么那个人……一个可怕而又难以置信的念头在扎贡纳斯的心里坚定地萌生了出来。

扎贡纳斯稳定了一下激动的情绪,道:“还有一个可能,杀死瘟疫法师的根本就是卡尔本人!不要忘了,传说他可是会永生之术!”

星智大师道:“的确如此!”

扎贡纳斯继续道:“我们苍白之巢的‘三球法术’被偷的那一晚上,瘟疫法师并不是一个人来的!所以,偷走‘三球法术’的也并不是他,而是……而是卡尔!”

当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扎贡纳斯又觉得哪里不对,道:“哎,不对!不对!如果‘三球法术’是他自己的,他为什么要偷?还杀死了‘三球法术’的守护者精灵守卫,救走了瘟疫法师,而后却用‘三球法术’把瘟疫法师杀死在了星隐寺附近?还有为什么‘三球法术’会被封印在苍白之巢?天怒一族与卡尔究竟又有什么渊源?” 当自己确定一个问题的答案的时候,又有很多疑问随之而出,令扎贡纳斯头痛不已。

星智大师摇摇头,道:“这老衲就不清楚了!”

尔莎看见扎贡纳斯十分的痛苦,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龙鹰,你现在不要胡思乱想了,当务之急应该是想个办法拯救星隐寺吧。”

玛吉纳道:“是啊,龙大哥。”

扎贡纳斯点了点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假借报仇之名来夺取星隐寺的埃辛诺斯战刃,我想这解决问题的办法在于玛吉纳你身上。”

玛吉纳疑道:“我?”

扎贡纳斯点点头,道:“不错,试想埃辛诺斯战刃与‘三球法术’同为上古时期所留之物,那么它们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驾驭的了得,只有它们真正的主人才有能力驱使,你和它有着强烈的感应,那么说明他已经认定你是它的主人了,所以只有你才配驾驭它。”

玛吉纳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道:“我真的可以吗?”

星智大师也点点头,接着便说出了埃辛诺斯战刃和星隐寺的来由,道:“不错,你的确与埃辛诺斯战刃拥有着莫大的渊源。其实我们星隐寺所有的僧众也是纳兰一族,宗家掌管大祭司,分家则必须成为和尚,在星隐寺世代守护先祖埃辛诺斯战神的战刃,只为了等待一个有缘人,等待一个古老的预言。你既然与它有着前所未有的共鸣,并且你又是纳兰一族之人,所以,便如龙鹰所说,是时候揭开封印了。”

说完星智大师带着众人来到殿外梵炉旁,念起佛咒“唵嘛呢叭咪吽。”,语毕,只见一道金光闪过,大雄宝殿上的巨大梵炉上飘出一个巨大的“卍”字,然后封印消失弥散了,紧接着,梵炉爆裂开来,两个黑色的佛家法轮兀自旋转着飞到玛吉纳的身旁,当玛吉纳想要伸手接住的时候,却被一个熟悉的黑影抢先夺了去。

扎贡纳斯道:“是你!”

恐怖利刃道:“哈哈哈哈,不错,正是我!扎贡纳斯,你果然个睿智的法师,替我解开了封印!”

扎贡纳斯道:“这么说来,你根本就是红衣教教皇瘟疫法师罗坦德吉利的二弟子恐怖利刃!昨天你救我和尔莎是想要利用我们!”

恐怖利刃道:“不错!我救你们两个就是为了埃辛诺斯战刃!”

“怎么会?!”尔莎忍不住轻轻颤抖,她还是不相信世间会竟会有如此阴险之人。

恐怖利刃将一副埃辛诺斯战刃合并在一起,在指尖飞速地旋转着,似乎他也可以毫不费力的控制埃辛诺斯战刃。

玛吉纳道:“哥哥!”

恐怖利刃毫不在意地回头望了望玛吉纳,道:“哦,玛吉纳啊,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副软弱无能的样子,没有我的保护,你肯定吃了不少苦头吧。呵呵,可怜的弟弟,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玛吉纳痛苦地大叫道:“哥哥!求你收手吧,我愿意背负你所有的罪孽!”

恐怖利刃望了望玛吉纳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禁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你愿意背负我的罪孽?就凭你这软弱无能的样子,你背负的起吗!”

玛吉纳早已泪流满面,道:“你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吗?几乎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每一次做梦,你当年屠戮族人的画面就好像是真的一样出现在你给我创造的梦境里,那一幕幕就好像是我亲手做的啊!哥哥啊,哥哥,我们是孪生兄弟啊,你的罪孽就是我的罪孽啊。我真的愿意背负一切,求求你收手吧!”

恐怖利刃感到手中的埃辛诺斯战刃好像和玛吉纳的心情一样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紧紧地握住埃辛诺斯战刃,生怕他一不小心就丢了去。

“哦?收手?我当初给你讲的话难道你全忘了吗!不杀掉那个罪魁祸首,不杀掉那个虚伪可恨的父亲,我是不会收手的!难道你忘记母亲是怎么死的吗?村子里的人说她临死的时候还依旧对他念念不忘,可他呢,身旁的妻妾成群,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他根本从来就没有在乎过母亲!更可恨的是他还迎娶了比自己小五六十岁的米拉娜!”

玛吉纳十分震惊,他感觉自己的心如坠落深渊一般无限的失落,道:“你说什么?父亲竟然迎娶了米拉娜公主?”

恐怖利刃不屑地啐了一口痰,道:“什么父亲?你还当他是父亲啊!他简直就是禽兽,猪狗不如!可怜的米拉娜当年才十二岁啊!”

玛吉纳道:“怎么会?!”

众人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会?他以婚姻为名,将天辉军团首领之位传给了米拉娜,她才成为月之女祭司天辉军团君主的!”

“啊!”扎贡纳斯和尔莎大叫了起来,他们竟然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情。

恐怖利刃道:“弟弟,我知道你很喜欢她……”

“够了,不要再说了!”玛吉纳一声大吼,如疯似狂地向恐怖利刃扑了过去。

恐怖利刃轻松地一脚就将玛吉纳踹到在地,道:“我可怜的弟弟,你怎么还是这么不长记性,这几年来跟着这帮秃驴,一点都没有长进,你引以为傲的天赋——魔法呢?使出来啊!”

玛吉纳像个虾米一样蜷缩在地上,望着自己的哥哥,就如同望着自己一样,巨大的愤怒和痛苦就像是地狱的烈焰一样将他的身体和灵魂燃烧着。

“为什么?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玛吉纳咆哮着,歇斯底里的大叫着,直震得星隐寺地动山摇。

不好,过头了吗?他自己又控制不住自己了吗?恐怖利刃额头冷汗直冒,他感到十分的害怕,如同他手中的埃辛诺斯战刃一样,剧烈地颤抖着,发出嗡嗡的鸣叫声,紧接着,他手一痛,埃辛诺斯战刃竟然脱手而出,飞向天空,与此同时,星隐寺上空竟然风云翻滚,瞬间遮蔽了艳阳,只有埃辛诺斯战刃所在的位置訇然中开,发出巨大无比的金色光芒,直贯云霄,巨大的力量向四周涌动着,好像要炸裂一般,而玛吉纳和恐怖利刃此时却如战神一般同时疯狂地向埃辛诺斯战刃飞身而去。

站在天辉高高祭坛上的一位矮小老者望着东北方一团变化无常的黑云颤抖着,印满时光刻痕的额头紧皱,齐胸的长须被风吹得凌乱不堪,年迈的先知此时显得越发苍老了。

“先知爷爷,外面风大,我扶您进去!”米拉娜从白虎身上下来,扶着玛法里奥怒风进了里屋。

“唉!当年都怪我啊!”玛法里奥怒风一声长叹。

“没事呢,先知爷爷,我可以解决的呢!”米拉娜微笑着走了出去。

“魂守,你回来了吗?”米拉娜骑上白虎,望着东北方向的那团黑云,从祭坛上一跃而下。

晴天朗日的,星隐寺却在玛吉纳和恐怖利刃同时接触埃辛诺斯战刃的一瞬间迸发的金光之后便陷入了无限的黑暗之中,大地不断地震动,就连大雄宝殿里的佛像也开始摇摇欲坠,星智大师急忙率领百余弟子在大雄宝殿上开始诵经,一时间,在天地动摇的黑暗里,金色的“卍”字咒符如经书一般在漆黑的天空中盘旋,守护着星隐寺的庙宇和佛龛,黑暗里还不时地闪烁着两个敏捷无比的战斗火花。

“啊!太可怕了,这究竟是怎样的战斗啊!”扎贡纳斯难以置信地用神识看着玛吉纳和恐怖利刃在寺院内外疯狂地战斗着。

“怎么回事?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

“闭上眼睛,用神识去看。”

“啊,快住手啊!你……你们究竟在干什么?”刚刚闭上眼睛的尔莎竟然就看到了最可怕的一幕。

“怎么了尔莎?”扎贡纳斯焦急地询问道。

尔莎颤抖着握住扎贡纳斯的臂膀,指甲都嵌入了他的肉里,道:“他……他杀死了星隐寺里所有的僧人!”

“住手!”扎贡纳斯也看到了,他愤怒地仰天咆哮。

穿过云层的神秘之耀击穿大雄宝殿屋顶在玛吉纳和恐怖利刃的中间释放,将他们远远地隔离在大殿的左右两边,阳光从屋顶的破洞里渐次洒下,黑云也迅速地从星隐寺上空退去,一片片金光从星隐寺散射而出,星智大师和众僧人在一片片无比辉耀的佛光中端坐在大雄宝殿的蒲团上槃涅成佛,星隐寺的上空中似乎还萦绕着他们虔诚的梵音佛语,镇魔神咒。

玛吉纳睚眦欲裂地紧握着手中半截埃辛诺斯战刃道:“是你杀了他们?”

恐怖利刃颤抖着,他浑身是血。突然,撕裂如地狱般的怒吼声响起,恐怖利刃似乎忍受着无比的疼痛变身为巨大的恶魔,长而尖锐的恶魔犄角,愤怒血红的双眸,黑色如漆的身躯,还有那石像鬼的残翅……全身涌动着无穷的可怕的黑暗的力量。他向玛吉纳走去,他走的每一步,大地都在为之颤抖。

“地狱之门现已敞开,死亡丧钟开始奏响!”

玛吉纳和恐怖利刃手中的埃辛诺斯战刃同时发出一青一红的光芒。

六岁,灵魂守卫和玛吉纳开始上学学习魔法那年。

“哈哈哈,瞧,一对孪生的野种!”

“什么是野种?”灵魂守卫问道。

“连这都不知道,回去问你妈去吧,哈哈哈哈!”

“你!”灵魂守卫才知道那是骂人的,便上去揍了那家伙一拳。

“哼,没父亲的野种不配来学校学习魔法,竟然还敢打人,同学们给我一起打!”

灵魂守卫和那些辱骂他们的孩子们打成一团,玛吉纳只是坐在地上哭,使劲的哭,软弱的他被那些坏孩子打的皮青眼肿却始终不肯还手,灵魂守卫为了保护他,身上挨了不少的棍棒和拳脚。

“哥哥,你会永远保护我的吗?”

“傻弟弟,你要学会成长,学会自己保护自己啊,我不可能永远都在你身边的。”

灵魂守卫背着受伤很重的玛吉纳向家里走去。

玛吉纳嘟着嘴道:“我才不要长大呢,我要一辈子呆在哥哥和妈妈身边。”

“呵呵,那哥哥和妈妈得多累啊。不仅要保护你不受欺负,还要背着你回家。”灵魂守卫在玛吉纳的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喔,好疼。”

“哥哥打痛你了吗?”

“没有,我跟哥哥开玩笑呢!”

玛吉纳格格的笑声如阳光般洒落在灵魂守卫的心里。

灵魂守卫和玛吉纳回到家里,母亲问怎么回事,灵魂守卫道:“野种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骂我们两个是野种?还有我们的父亲是谁?他现在在哪里?”

灵魂守卫的母亲听到这话怔了一下,然后举起颤抖的手狠狠打了玛吉纳一巴掌,抱着灵魂守卫失声痛哭,灵魂守卫的母亲那天整整哭了一夜,眼睛都哭瞎了。

灵魂守卫看着失去光明的母亲,他发誓他再也不在母亲面前提到“父亲”两个字,他扭头跑了三十多里路到巫医家里,恳求他治好他母亲的病。巫医嫌他没钱不肯,他便上山砍柴,给人洗衣服,给别人打扫卫生赚钱,等他在受到百般欺凌的情况下赚到足够的钱的时候,巫医却说他母亲的眼睛治不好了,让他不要再痴心妄想了,他不服,他跪下来恳求巫医收他做弟子,初时巫医不肯,但见灵魂守卫每天为他砍柴挑水做饭,洗衣打扫卫生,时间长了便也心软了,开始教给他医术,灵魂守卫很认真很认真地学着,终于有一天,他治好了巫医都无法治好的眼病,那一天,灵魂守卫的母亲重现光明,但她依旧是体弱多病,闷闷不乐,灵魂守卫问巫医是怎么回事,巫医摇摇头,道:“心病还需心药医。”灵魂守卫这才明白了一切,他带着玛吉纳去问外公他们的父亲是谁,外公明明知道却什么也不肯告诉他,还让仆人将他们两个打了一顿,赶了出来。

时光就这样迅速地划过了十年,灵魂守卫和玛吉纳都长成了两个又高又俊的小伙子,但她的母亲依旧卧病在床,村里也出现了可怕的瘟疫,可怕的死亡威胁着这个小小的纳兰王国的人民,灵魂守卫和玛吉纳也开始了与瘟疫的抗争之战。一天灵魂守卫和玛吉纳在森林里寻找药材,发现了外出巡逻的精灵王国的皇室公主米拉娜,高贵美丽的米拉娜如同天使一般带给了他们梦幻般的魔法世界,她用魔法祛除了那些被瘟疫侵害的族人和森林,灵魂守卫和玛吉纳也像天辉其他的年轻人一样陷入了对米拉娜公主爱慕追逐的潮流之中。

一天,灵魂守卫发现弟弟在野外采摘了很多美丽的野花回来,便问道:“弟弟,你采摘这么多花儿干什么呢?”

玛吉纳道:“我在编织花环。”

灵魂守卫道:“编织花环干什么呀?”

玛吉纳道:“我要送给美丽的米拉娜公主。”

灵魂守卫道:“你喜欢米拉娜公主?”

玛吉纳道:“是的,哥哥,你会帮我把这个花环送给她吗?”

灵魂守卫道:“好……好。”

灵魂守卫怔怔地望着手中的花环,当他双手捧着花环送给米拉娜的时候,他的心似揣着一只兔子一样砰砰地跳动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就连米拉娜也似乎听到了。

“是我……弟弟送给你的!”

米拉娜接过花环,惊奇地微笑着对灵魂守卫道:“你弟弟?玛吉纳?不是你送给我的吗?”

灵魂守卫低下头,道:“不是。”

米拉娜有些失望地道:“好吧。”

米拉娜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她闭上眼睛,念动咒语,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用着一种惊奇的目光望着灵魂守卫,道:“你竟然和你的名字一样拥有着强大的灵魂之力。”

灵魂守卫道:“是吗?”

米拉娜点了点头,道:“嗯!”

灵魂守卫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米拉娜公主!”

米拉娜道:“以后叫我米拉娜就好了,不要加‘公主’两个字,我不喜欢你那么叫我。”

灵魂守卫道:“嗯,好!米拉娜。”

米拉娜微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又思索了一番,道:“你的名字灵魂守卫也有点长了,叫起来不顺口,那我以后叫你魂守,怎么样?”

灵魂守卫道:“好!”

米拉娜温柔地叫道:“魂守。”

灵魂守卫道:“嗯!”

米拉娜道:“这是我们的秘密,不可以告诉别人哦。”

灵魂守卫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

灵魂守卫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便道:“那我弟弟的天赋是什么呢?”

米拉娜道:“他的天赋是魔法。哦,对了,一会儿下午把你弟弟也叫上,我教你们一些东西,然后咱们一起去打败红衣教教皇瘟疫法师吧,这场瘟疫是他散播的呢,咱们一定要赶走他才行。”

“嗯!”灵魂守卫使劲地点了点头,高兴地离开了。

米拉娜将花环戴在白虎的额头上,呆呆地望着灵魂守卫离去的背影,这些日子与瘟疫法师斗争,灵魂守卫的勇敢和坚强,还有他那颗守护亲人的强大的心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灵魂守卫一回到家里,玛吉纳便着急地问道:“哥哥,米拉娜公主怎么说?”

灵魂守卫道:“她说她很喜欢你的花环。”

玛吉纳道:“真的吗?”

灵魂守卫点了点头,道:“嗯!她还说你的天赋是魔法,而我的天赋是灵魂,还让咱们两个下午去找她,她会教给咱们一些东西,然后一起打败那个散播瘟疫的罪魁祸首呢!”

玛吉纳十分高兴地道:“那真是太好了!我的天赋竟然和她一样也是魔法呢。”

灵魂守卫拍了拍玛吉纳的肩膀,道:“嗯,弟弟将来一定能成为一名伟大的法师!”

玛吉纳道:“那哥哥呢?”

“我……灵魂之力能干什么呢?”灵魂守卫陷入了沉思。

玛吉纳道:“没关系的,哥哥,等我成为一名像米拉娜一样伟大的法师之后,我会来保护哥哥的!”

灵魂守卫笑着道:“呵呵,弟弟开始长大了呢。”

玛吉纳沉思了一会儿,道:“哥哥的名字是灵魂守卫,天赋便是灵魂,而我的名字是玛吉纳,意思却是敌法师,原来母亲早就看出来我们的天赋了啊,但她为什么要给我叫敌法师呢?”

灵魂守卫道:“不知道。”

恐怖利刃脑海中翻腾着曾经的记忆,恶魔的泪水夺眶而出,他咆哮着,道:“你知道母亲为什么一直不喜欢你吗?”

玛吉纳道:“为什么?”

恐怖利刃道:“因为你与生俱来的天赋!”

玛吉纳道:“我的天赋?!”

恐怖利刃道:“对!因为你和父亲拥有同样的天赋——魔法!她痛恨父亲,所以她也同样痛恨拥有魔法天赋的你!现在你明白母亲一生对父亲的恨了吗?敌法师,她因为恨父亲已经到了甚至仇恨世界上所有法师的地步,可见她有多么的恨那个混蛋啊!”

“怎么会这样!”玛吉纳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全身颤抖着,双目无光地跌倒在地,就连手中的埃辛诺斯战刃也同样失去光芒掉落在地上。

扎贡纳斯和尔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所以,是该到了终结的时候了,我已经留你多活了这么多年,我现在就要先杀掉母亲所恨的你!”说着恐怖利刃举起手中的半截埃辛诺斯战刃就要向玛吉纳砍落。

“阿弥陀佛,手足相残,为人不齿!”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星智大师?!”

扎贡纳斯和尔莎难以置信地望着已经圆寂的星智大师竟然又活了过来,他身后的弟子也都缓缓地站起身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恐怖利刃却是不安地望向殿外,大吼道:“不朽尸王,你他妈给我滚出来!”

“呵呵呵,二师弟好大的脾气啊。”不朽尸王摇摇晃晃地带着他身边的死神军团走进寺内。

就在恐怖利刃和不朽尸王对峙的那一瞬间,星智大师已然捡起地上的半截埃辛诺斯战刃,架在了玛吉纳的脖子上,而扎贡纳斯和尔莎也毫无防备地被其他僧人制住。

不朽尸王狞笑走进大雄宝殿,道:“手足相残,为人不齿,我还是做件好事,替二师弟解决祸患好了。二师弟,你说我对你这么好,你该怎么谢我啊!”

“我谢你十八辈子祖宗!这是我们的家事,不要你管!你赶快给我放了他!”

“咦,二师弟你这是怎么了?刚才明明还口口声声说要杀掉自己的弟弟的,这会儿又怎么想着要救他了?那我现在是要杀他,杀他,还是要杀他呢?我都糊涂了,二师弟。”

“不朽尸王,你他妈的究竟想要干什么?”

“你说呢?”不朽尸王望向恐怖利刃手中的另半截埃辛诺斯战刃。

“你可守信!”

“当然,我不朽尸王一诺千金!”

恐怖利刃不屑一顾地将手中的半截埃辛诺斯战刃扔给了不朽尸王。

不朽尸王却是怔住了,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将埃辛诺斯战刃交给自己了,这其中是不是有诈?所以他并没有亲自去捡,而是让身旁的一个死神卫士去将两部半截埃辛诺斯战刃都拿了过来。

不朽尸王拿着埃辛诺斯战刃,想要把它们拼合起来,却怎么也拼合不起来了,道:“这是怎么回事?”

恐怖利刃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你他妈的还不放人!”

“二师弟,你可别给我耍什么花招?你知道我可没有耐心的。”

“我就只再问你一句,你他妈到底是放还是不放?”

恐怖利刃朝不朽尸王大声的咆哮道,他巨大的怒火好像火山喷发一样,把不朽尸王都吓了一跳。

不朽尸王也十分震怒,道:“别他妈他妈的给我说话,你什么东西啊,老子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还怕你不成!”

说话间,不朽尸王念动咒语,祭出墓碑,释放出无数的丧尸,而自己也化身为巨大的血肉傀儡势要和恐怖利刃决一死战。

“哼哼哼哼……”低沉轻蔑的笑声仿佛从恐怖利刃的鼻孔里发出来的。

“大师兄,你知道你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是谁吗?”

不朽尸王怔了一下,道:“不知道。”

恐怖利刃道:“那我今天就告诉你吧。你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就是你自己!”

不朽尸王道:“二师弟,你发什么疯?说的什么鬼话!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怎么可能是我自己!”

恐怖利刃大笑道:“那现在我就要你深刻地明白这个道理。”

“你……”不朽尸王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自己面前有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在攻击自己,那种力量,那种邪恶简直和他一模一样,并且在那种攻击之下,还让他想起了他内心深处最痛苦的那段记忆:一场战役之后,自己身边全是死去的弟兄,一堆一堆的。一双给他带去痛苦和恐惧的苍白的手,将他从马上扯下,还有他那些未死的弟兄都被扔进死亡之神那漆黑的深坑……

“不!”

不朽尸王大叫着,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无限的坠落,最后掉落在那深渊下的黑暗里,他们被时间遗弃了,在漫长的黑暗里,他们也抛弃了思想,抛弃了理智,唯一尚存的,只有饥饿,他们是曾经的战友,曾经的兄弟,此刻却要彼此相互残杀,以吞噬对方腐烂的躯体为生……不朽尸王自己在自己的精神与躯体的攻击下脆弱的不堪一击,浑身发抖,龟缩在地上哀嚎着,痛哭着。

除了恐怖利刃的其他人也都感受到了那种自己和自己战斗的恐怖,那是躯体与精神的双重摧残。扎贡纳斯也在颤抖,他似乎又想起了战场上血腥的一幕幕。不过尔莎并没有那么可怕的记忆,并且她身上还有强大的战甲守护,她自己的战斗力也并不怎么强大,那些精神上的攻击和身体上的攻击对于她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她一边与自己的倒影战斗的同时一边还帮助扎贡纳斯对付他自己的倒影,不过那倒影是虚无的,她的魔法箭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她只好紧紧地抱着扎贡纳斯,用自己的战甲去守护扎贡纳斯的倒影对他的攻击,同时她也在用语言鼓励着扎贡纳斯去战胜自己。而玛吉纳并没有那么好了,他的内心本来就十分的脆弱,连自己的心魔都战胜不了,此刻更是看着面前的那个自己发狂,抱头痛哭,被自己的倒影攻击的奄奄一息,精神上更是遭受着巨大无比的摧残。

恐怖利刃缓缓地走向不朽尸王,捡起那半截拥有灵魂之力的埃辛诺斯战刃,手起刀落,不朽尸王巨大的血肉傀儡便在风中化为齑粉消散了。而此时星智大师、众僧人、成为死神军团的镇民们也因为施术者的死亡而继续成为了尸体,只有不朽尸王召唤出来的丧尸还依旧不断地从高耸的墓碑中涌现出来。

恐怖利刃念动咒语,收回墓碑,又缓缓地向玛吉纳走去。

“啵”,所有的人的倒影消失,玛吉纳依旧抱头痛哭,如疯似狂地痛哭不止。

恐怖利刃一脚将玛吉纳踢飞到墙上,双手颤抖着举起埃辛诺斯战刃道:“你的罪孽由此终结吧”

“魂守。”

一个熟悉而温柔的声音在恐怖利刃的灵魂里浮现,他回头,米拉娜骑着白虎就站在他的身后,有如四年前他们在森林里遇到米拉娜的时候一样。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化成了永恒,仿佛又回到了十六岁那年。他破碎而疲惫的心里充满了阳光,那仿佛是一个永恒的梦境。她在神光薄雾中走进他的梦里,走近他的心里,烙印在他的灵魂之中。这个梦境就是他从永劫之墟、荒邪之狱走出来的信念啊。每每在他疲惫不堪的时候,每每在他濒临死亡的时候,每每在他伤心绝望的时候都带给他无穷的力量,带给他活下去的勇气。可是,就算是他将那些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时候,他又能改变什么呢?他改变不了时间,他改变不了过去,他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他只能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背负起那些罪孽,背负起那些仇恨,逃跑,逃跑,不断地逃跑,永恒的逃跑!这就是他见到米拉娜做的事情。

米娜拉看见恐怖利刃从她身旁掠过的时候,他眼睛里的泪水飞溅了出来,带着无尽的哀伤。

“麻烦……请你……帮帮……我弟弟。”

“魂守,你为了你弟弟背负了一切,而你有没有为你自己想过呢?”

“我……”

“那你又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呢?”

“我……谢谢你,米拉娜。”

“就只是谢谢而已吗?”

“我……时间不多了,也快超出灵魂之力的范围了。我用瘟疫法师的尸体支开了他的信徒们,再不回去就该怀疑了,临走之际我想告诉你一个消息,阿森纳魔导师得到了‘三球法术’,现在应该回到冬泉谷了。”

“你能不能停下来呢!喂,喂……”

米拉娜望着灵魂守卫已经消失的地方泪水簌簌地掉落了下来。

扎贡纳斯和尔莎走过去行礼,道:“天辉君主大人!”

米拉娜轻轻拭掉脸上的泪水,从白虎上跳下来扶起扎贡纳斯和尔莎,道:“龙大哥,尔莎姐姐,你们叫我米拉娜就好了,这里又没有外人。”

尔莎紧紧地抱着米拉娜,道:“米拉娜妹妹,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米拉娜也紧紧地抱着尔莎道:“是啊,尔莎姐姐。”

扎贡纳斯道:“米拉娜,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米拉娜望向玛吉纳,道:“我来是说明一切的。哎,已经使用了时空传送,没想到究竟还是来迟了。”

米拉娜离开尔莎怀抱,走到玛吉纳身边,念动咒语,将晕过去的玛吉纳弄醒,道:“玛吉纳,你还认识我吗?”

玛吉纳悠悠转醒,没想到竟然看见了米拉娜,便高兴地道:“米拉娜公主,你怎么来了?”

米拉娜把那把带有魔法之力的半部埃辛诺斯战刃扔给了玛吉纳,道:“拿起埃辛诺斯战刃,刺瞎自己的双眼,拯救回你的哥哥!”

扎贡纳斯和尔莎十分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他们根本不相信刚才的话是米拉娜君主说的。

玛吉纳怔怔地望着米拉娜,道:“为什么?”

米拉娜斜视着玛吉纳,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玛吉纳道:“明白什么?”

米拉娜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当年根本就不是你哥哥屠戮了你们全村人,刚才也不是你哥哥杀了这星隐寺的所有僧人!”

玛吉纳十分震惊地道:“那是谁做的?”

米拉娜闭上眼睛,厉声道:“这一切根本就是你做的!”

米拉娜的话语如晴天霹雳一般将玛吉纳击倒在地,他的身体亦如尸体般僵硬着。

尔莎捂住了嘴巴,道:“怎么会?!”

扎贡纳斯道:“米拉娜,这不可能吧!”

米拉娜指着玛吉纳道:“怎么不会!又怎么不可能!当年你母亲死的时候,你哥哥在你母亲的墓前跪了三天三夜,眼睛也被泪水和冷雨浇瞎,在你的外公告诉你们一切的时候就晕了过去,而那时的你心中的仇恨已然萌生成魔,软弱的你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中的仇恨和恶魔,任凭它们驱使着你杀死了你的外公还有全村的人,而你的哥哥醒来的时候发现变成恶魔的你想要阻止却已然来不及了,他于是用他强大的灵魂之力帮你压制住你心中的恶魔,他知道你已经闯下了弥天大祸,他便用灵魂之力抹去了他阻止你的那段记忆,为你背负了所有的罪孽叛逃到夜魇!”

扎贡纳斯望向已经圆寂的星智大师,道:“怪不得星智大师说他心中有魔无法成佛,原来星智大师早就看出来了当年的真相,这么多年留他在星隐寺虽然不帮他剃度却一直在帮他压制着心中的魔鬼,刚才见他已然成魔便率领众僧人想要用驱魔神咒帮他压制心中的魔鬼却没想到他心中的魔鬼在埃辛诺斯战刃的激发下已然强大到他们都无法压制的地步,还白白搭上了星隐寺所有僧人的性命!”

玛吉纳抱头恸哭,道:“原来梦中的那些画面都是真实的,我一直以为是哥哥用灵魂之力将他的记忆封印在我脑海中的,而原来却真真实实的是我自己做的啊!”

接着他捡起地上的半截埃辛诺斯战刃,跪向恐怖利刃远去的方向大喊道:“哥哥啊,哥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求求你回来吧,我愿用我的血洗净我那罄竹难书的罪孽啊!”

说完他举起埃辛诺斯战刃,就要在自己脖子上抹去。可是他的手却颤抖着,他的眼睛亦如手中半截埃辛诺斯战刃一般变得赤红无比,原来他心中的恶魔和那半截已经成为邪恶之刃的埃辛诺斯战刃在阻止他自戕!

突然他身体上涌动出无比可怕的力量,轰隆隆的气息,黑暗的云层又向星隐寺聚拢而来。

米拉娜见情况不妙便取出夜光莲花,念动咒语,催动着强大无比的月神之力将玛吉纳心中的恶魔压制了下去。一时间灰暗的天空里月光乍泄,玛吉纳身上所散发的黑暗魔气也尽数被月光洗涤干净了。

当黑云再次散去,当月光换成阳光洒在玛吉纳的脸上,他此刻的心里纯净如初生,温暖如哥哥的怀抱。他紧握着手中的半截埃辛诺斯战刃,在一声大叫中,刺瞎了自己的双眼,仰天长啸道:“我敌法师放弃修炼魔法,并且发誓要消灭世上所有黑暗魔法,只为了向父亲证明我自己,更为了让哥哥迷途知返!”

米拉娜道:“你跟我走吧,我会帮助你除掉你心中的恶魔的。”

玛吉纳倔强地摇头,道:“不,我要留下来,哥哥说过要靠自己的力量!”

玛吉纳说完又用手中半截埃辛诺斯战刃剃光自己的头发,转身跪在地上,向星智大师和所有僧人开始磕头,“咚咚咚”的声音响彻星隐寺,他额头的血染红了星隐寺的大地。

米拉娜念动咒语,星智大师和众僧人的躯体皆化作舍利子摆放到佛像的灵龛之上,镇子里村民的尸体也都化作光芒消失了,星隐寺的一切都恢复如初,玛吉纳身上、额头上的血和地上的血也都消失无遗,只是玛吉纳还依旧跪在地上重重地磕着头,虔诚地磕着,似乎要磕尽他所有的罪孽一般。

尔莎望着执着的玛吉纳,道:“世间的事情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呢?”

米拉娜道:“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魔鬼和天使,懦弱的人,天使是魔鬼的奴仆;坚强的人魔鬼是天使的小弟;愚昧的人,天使是魔鬼的绊脚石;聪明的人,魔鬼是天使的守护神;邪恶的人,天使是魔鬼的屠刀;善良的人,魔鬼是天使的朋友。一个人只有灵魂的成长才能够算得上是真正的成长,一个人只有灵魂的强大才能够算得上是真正的强大。玛吉纳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了,而魂守他的执念……”

扎贡纳斯望着米拉娜,道:“也许他的执念只是对于爱与恨的执着,他拥有着一颗纯净的心,强大的灵魂,相信未来的某一天,他会放下的。”

米拉娜道:“但愿如此。”

版权声明:本站由indigo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炘蓝火诗所有;admin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转载分享,仅供大家交流学习,版权归其原创作者所有。请大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健康合理上网,享受信息盛宴!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小说】寤寐

没有最新的文章了...

相关文章

【小说】寤寐

【小说】寤寐

章节第一章 星云失踪第二章 同床异梦第三章 暗夜天使第四章 帝王大厦第五章 心天如梦第六章 梦外之境第七章 化外之人第...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