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溪客艺苑 > 小说 >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小说】《苍白之恋》第一部:三球法术

indigo5个月前 (06-04)小说1201

第八章  影魔之死

第七地狱,影惧殿。

黑暗中的影惧殿里鬼火丛生,各种各样的灵魂漂浮着,挣扎着,相互噬咬着,吞食着。一团巨大的暗影在火光中浮现,发出低沉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鬼魂们带着惊恐四处逃散却始终逃不了他巨大的魔掌,他深吸一口气,所有灵魂都被他吞入腹中。他从暗夜森林里回来已经伤痕累累,亟需吞噬囤积在影惧殿里的灵魂来填补自己的空虚。

吞噬完灵魂的影魔本应该在魂渊里练功疗伤,但此时的他却沉默地坐在王座上开始思索,眸子深邃如海。

“我一直在想,所有人都害怕我,为什么唯独你和他不害怕我?”

“他是谁?”

“一位诗人,一位来自天辉的诗人。”

“哦,你吃了他!”

“并没有……”

“我怎么不知道我们伟大的影魔大人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仁慈了?”

“哈!仁慈?仁慈是什么东西,我从来都没听说过!”

“哦,那你为什么没有吃了他?”

影魔看向远方,深邃的眸子变得悠长悠长。

“因为他的灵魂纯净的像天辉的泉水,炽烈的像正午的太阳。而且……而且他不怕我,还和我吟诗作对,他说他喜欢我的黑暗诗歌,从来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来自黑暗里的诗人!”

“所以,你没有杀他,还和他成为了朋友。”

“是的,我想他一定也把我当朋友。”

“那你为什么会受伤?你从来都没有受过如此重的伤!”

影魔高大的身影抽搐了一下,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疼痛,他愈发嘶哑的声音掩饰不住他内心的脆弱:“不,这件事绝对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

“那么,你又是为什么不害怕我?”

“呵呵,我为什么要害怕你?”

“我吞噬过成千上万个灵魂,包括帝王,牧师,乞丐,奴隶,哲人,罪犯……但我最喜欢的只有诗人的灵魂,我也一眼能够看懂任何人的灵魂,可是唯独看不清你的灵魂,你究竟是什么人?”

“呵呵,也许是因为我没有灵魂吧。”

“不可能,任何人都有灵魂!帝王有帝王的灵魂,牧师有牧师的灵魂,乞丐有乞丐的灵魂,奴隶有奴隶的灵魂,哲人有哲人的灵魂,罪犯有罪犯的灵魂……这个世界上只有诗人的灵魂最高贵,也……也最好吃。所以,我不相信你没有灵魂!”

“呵呵,是吗?那么你的灵魂又是什么呢?”

影魔从来都没有畏惧的东西,但是这句话却让他感到害怕,他苦苦思索道:“我的灵魂?是啊,我的灵魂又是什么?诗人?帝王?牧师?乞丐?奴隶?哲人?罪犯……”

“呵呵,只因为你没有灵魂,所以你才那么喜欢吞噬别人的灵魂,来填补自己的空虚。”

影魔身形暴退,他难以置信地挥舞着巨大的魔爪,道:“不可能,我怎么会没有灵魂。我想我的灵魂一定像诗人的灵魂一样高贵!”

“呵呵,真是那样的吗?那你把你收藏的所有灵魂都释放掉再看看吧。”

影魔豁然开朗,道:“啊,对啊,我释放掉所有收藏的灵魂之后我就能看见自己的灵魂是什么样的了呢!”

魂之挽歌:

我的暗影掠过你的天空

你将会被暗影笼罩

尝尝我的厉害

恶魔的诅咒

现在的你孤立无援

为你的命运哭泣吧

好运不会眷顾你

恶魔取你性命

快去天堂吧

灵魂释放

欢歌悠唱

影魔身影突然变的十分高大,可怕,黑影而肆虐的巨大影压让人感到无比窒息与恐惧,短暂的吟唱却如几个世纪那般漫长,就在一道道黑影在影魔周遭迸发出去的那一刻,影惧殿也在灵魂之力的冲击下轰隆隆的倒下,烟消尘散,逐渐露出影魔孤单无助的身影。

 “怎么样,你看见你的灵魂了吗?”

影魔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他看见自己的灵魂竟然真是一个虚无的大洞,仿佛宇宙一般无边无际。

“我竟然没有灵魂,这怎么可能?啊,不,我不可能没有灵魂!!!”

影魔发疯似的在周围寻找着灵魂,可是他释放的灵魂早就变成灵魂冲击湮灭了,他开始抱头痛哭,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灵魂是高贵的诗人的灵魂,可是他错了,他竟然没有灵魂。

“你究竟是谁?没人可以打败我的,你竟然可以骗了我!”

摇曳的鬼火照亮了那个穿着凰琊法术长袍的年轻人,身边开始有三个红色的法球开始旋转。

“天空将你点燃,三重火,哈雷克之火葬魔咒。”

阳炎冲击从天而降,照亮黑夜,直将影魔笼罩。

“‘三球法术’,你……是……”

穿着凰琊法术长袍的年轻人抬起头,深邃的眸子穿透黑夜,道:“一切皆可知,吾知一切,吾乃召唤师卡尔!”

影魔在火焰中挣扎着,一代夜魇魔王就此烟消云散。

“啪啪啪!”

三声掌声响起,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妖异男人从黑暗中闪现而出,召唤师卡尔定睛一看,竟是巫妖王耐奥祖手下那个最忠实的走狗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他的身旁还有一只匍匐在地上的食尸鬼奈克斯,嘴里不停地咀嚼着带血的骨头。

“哈哈哈,好一个召唤师卡尔啊,我们找你可找的好辛苦!”

召唤师卡尔慌神间,就已被从黑暗中闪烁而来的狗头人米波用地之束缚困住,但他依旧临危不惧,道:“呵呵,你们想怎么样?”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道:“交出‘三球法术’,饶你不死!”

召唤师卡尔冷笑着反问道:“呵呵,交出‘三球法术’,他就能放过我吗?”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道:“你还有自知之明,不过大王早就洞悉瘟疫法师的叛逆之心了,而你顺手杀了他也算是替我们除了祸害,至于影魔,他做事从来独断独行,大王早就看不惯了,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你还是对大王有贡献的,若你能乖乖回到伟大的大王身边继续为他做事,他会饶你一命的,他可是一直都很器重你啊!”

召唤师卡尔哈哈大笑,道:“难道他知道我是谁吗?”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冷嘲热讽道:“他当然知道你是谁!你不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嘛!哈哈哈!”

召唤师卡尔道:“呵呵,是吗?那他还留我何用?”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笑的更加轻蔑了,面情也十分可恶,道:“哈哈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垃圾也有垃圾的用处啊。既然大王想留下你,那么你必然还有利用价值,他也绝对有信心来控制你。”

召唤师卡尔道:“我生来自由,可不想像你一样成为他的一条狗,摇尾祈食。”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大怒,道:“真是不知好歹的家伙!小狗,给我上,咬死他!咬死他妈的!”

食尸鬼奈克斯嘴里还流着刚啃食的腐尸鲜血,发出撕裂般的诡异声音,道:“到底是咬死他,还是咬死他妈啊?我只认识他,不认识他妈啊。”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一脚踹在食尸鬼奈克斯的身上,道:“蠢货!屠夫给我剁了狗日的!”

食尸鬼奈克斯身吱的一声,拖着叮叮当当的铁链跑掉了。

屠夫?那个囚尸岭的战场清道夫,骷髅王手下那个半神级别的刽子手帕吉?他的力量本来在骷髅王奥斯塔里昂和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之上,可是他的智商太低,只会在被诅咒的囚尸岭南部不知疲倦低打扫战场,开膛,破肚,分离各种尸体的腐肉,为骷髅王在骨牙森林创建白骨王宫而搜集白骨。不知道巫妖王耐奥祖这次为了等自己出现派了多少人,召唤师卡尔用神智扫视了一下黑暗的影惧殿周围,除了躲在墙后的屠夫和林子里影魔囤积的那一大波中立生物,就再也没有了,而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的力量还未及半神级别,只能算个最高阶得三流级别而已,食尸鬼奈克斯、狗头人米波也只是个三流之辈,巫妖王耐奥祖不可能没有后招,所以,要么是夜魇那个半神级别的极寒幽魂卡尔德在远处注视着自己,一旦有机会,那可怕的“远程炮台”的力量无意是最致命的,要么在自己周围还有一个比自己还厉害的高手在黑暗里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不过,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还是个新鲜货,可以做大肉排了。”

召唤师卡尔还未及多想,隐藏在黑暗中的屠夫帕吉话未落,身已至,一手拿着血迹斑斑的肉钩死死地钩住他的尾脊,一手拿着锋利无比的剔骨刀疯狂地在他身上砍落。一时间,剧烈的疼痛让卡尔死去活来,但是他没有放弃,心中一秒一秒的计算着,许多记忆交织着,从模糊到清晰,又从清晰的画面渐渐隐去。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一颗巨大的冰雹带着无与伦比的寒冰风暴从远方极速飞来。

“果然如此!”

可是此时的召唤师卡尔被屠夫帕吉钩住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轰!”巨大的冰雹带着极寒幽魂卡尔德致命的寒霜诅咒在召唤师卡尔所在的位置爆炸,无数的寒冰碎片伴随着爆炸纷纷而落。

冰雾未尽,坐在冰封王座上的巫妖王耐奥祖望着图灵里超维世界的景象“嗯?”了一声,吓得极寒幽魂卡尔德急忙俯身叩首,颤抖着道:“大王,饶命!”

巫妖王耐奥祖一罢手,道:“无妨,无妨,不过,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可恶的矬子玛法里奥,我当初真是太小看你了,要不然我怎么会被困在这冰封王座里这么多年,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加倍奉还!!”

“加倍奉还”这四个字被巫妖王说的极高,一直在冰封祭坛里久久回荡,也激荡着一个高大身影的心,他已瞎的脸上看不见任何表情,巫妖王耐奥祖却从他心里感受到了那丝波动,嘴角闪过一丝凶狠的抽搐。

冰雾散尽,只剩下屠夫帕吉和狗头人米波两个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嘿,死胖子,离我远点,臭死我了!”狗头人一看怀中的屠夫十分厌恶地道。

屠夫扔下好几个米波,道:“是你跳到我怀里的,妈的,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米波们同声哈哈大笑道:“你猜!”

这时,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大叫道:“影魔,你……你竟然没有死!”

“呵呵,我也还活着!”

召唤师卡尔也好端端地站在影魔一旁,并未被极寒幽魂的冰晶轰爆击中,身上也没有一丝冰碛,显然连寒霜诅咒也没有受到。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惊大了眼睛,道:“啊?这怎么可能?”

影魔冷笑着从背后掏出了弹射法杖,道:“蠢货,难道你连这点常识也没有吗?”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豁然开朗,喃喃的道:“原来是它!”

他突然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道:“那么,影魔你不是已经被天火杀死了吗?又怎么会……”

影魔哈哈大笑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魂渊的秘密,又岂是尔等宵小能够明白的!!!”

“魂渊的秘密……难道说?这……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巫妖王耐奥祖在冰封王座里开始莫名地发狂。

冰封祭坛周围聚集的夜魇将领们开始混乱,对囚禁在冰封王座里发狂的巫妖王耐奥祖议论纷纷,唯有骷髅王奥斯塔里昂正襟危坐,摸着手中的骷髅戒指,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成也骷髅,败也骷髅,所有的一切终将成为一堆枯骨,化为尘土,成为后来者的路,还有肥料,唯有我冥魂大帝,天地独尊,不死不灭,啊哈哈哈哈哈。”

巫妖王耐奥祖此时正在痛苦之中,他并不知道骷髅王奥斯塔里昂竟然敢在那里大放厥词,否则的话,他一定没有什么好下场。其实,骷髅王奥斯塔里昂他并不是真的不生不死,而只是比别人多了一条命而已。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心里依旧十分疑惑,道:“那么,你们又怎么会结盟的?”

影魔擦掉额头的夜魇印记,道:“我,一开始便不存在,现在也不存在,将来更不存在,而我代表的只是千千万万个灵魂生的意志、死的传承!天上的,地下的,循环的,往复的,各种各样的灵魂都必须经过我第七地狱的魂渊,我是灵魂的收割者,也是灵魂的播种者!我本来并不存在,是召唤师卡尔给了我存在的意义,你说我为什么要跟他结盟?”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难以置信地望着召唤师卡尔,道:“什么?他的意思是你创造了影魔?这,怎么可能?!!这个世界除了巫妖王耐奥祖,你竟然……竟然也可以!”

召唤师卡尔望向天空,道:“巫妖王,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果然如此!我早应该猜到的!”巫妖王耐奥祖气喘吁吁地坐在冰封王座上,声音颤抖地说道。

“既已知你是谁,便不能不杀你!”

巫妖王耐奥祖端坐起来,稳定了一下情绪道:“我的小伙计们,到你们出场的时候了,谁若能夺回‘三球法术’,便让谁坐上夜魇的第二把交椅,出发!!!”

巫妖王耐奥祖一声令下,夜魇军团如同平静的大海顿时掀起狂潮,翻涌着向影惧殿里奔去。

影魔望向召唤师卡尔,道:“就让我们一起来结束这场永无休止的战争吧!”

召唤师卡尔道:“如你所说!”

召唤师卡尔依旧有些不安的用神识扫视了一下周围,并没有什么异样,道:“屠夫和狗头人交给你了,小心狗头人的‘忽悠’,屠夫的话智商太低,不要与他正面交锋即可。”

影魔哈哈大笑,道:“我看到了又一个灵魂在向我招手!”

狗头人米波对身旁的屠夫道:“喂,大伙计,那个召唤师卡尔说你智商太低,你怎么看?”

屠夫帕吉挠挠头,道:“智商是啥玩意儿,比腐肉还好吃吗?”

狗头人差点晕掉,心想:屠夫帕吉这家伙智商果然是有问题,影魔一直以来独行独断,没人知道这家伙的实力到底如何,只是他能够和影狱领主暗影恶魔艾瑞达同在第七地狱,可见他的实力也该在半神级别,我此刻与他交手根本没有胜算,只能利用屠夫这个低智商的半神级家伙来与他周旋,眼睛滴溜溜一转,想到一个好主意,便屠夫道:“我觉得啊小帕吉,那个影魔的骨头一定很奇特,你如果能把他的骨头献给骷髅王,骷髅王一定会大大奖赏你的!”

屠夫帕吉疑惑地看看影魔那个黑黢黢的身影,道:“真的吗?”

米波们全都指着影魔道:“骷髅王不是最喜欢烧焦的骨头么,努,你瞧,他全身都是黑色的,那么骨头也一定是黑色的了。”

屠夫帕吉摇晃着手中的肉钩和剔骨刀道:“对啊,对啊,哈哈哈,骷髅王大人一定会喜欢的。”

说着,便大摇大摆地向影魔走去,只是他离影魔越近,他就能越能感受到影魔那可怕的灵魂之力,就连自己的灵魂也变得躁动不安,仿佛战战兢兢地膜拜着一个喜欢吞噬灵魂的魔王,这种感觉对于一个半神级别的高手来说不算什么,他很快就稳定了自己的心神,抑制住了自己灵魂的躁动。他全身开始散发出剧烈的腐臭气息,摇晃着巨大肥硕的身躯向影魔跑去,速度越来越快。

影魔不经不慢地左闪右避,躲过屠夫帕吉的一轮又一轮进攻。可是屠夫帕吉不依不饶,他躲避的越迅速,屠夫进攻的就越猛烈,仿佛一个永不知道疲倦的刽子手。对付一个屠夫,影魔还可以从容面对,可是他不得不用战斗的余力去注意那些一直按兵不动的米波们,这些狡猾的狗头人,矮小龌蹉,四双眼睛四面八方地盯着自己,那白里透红的大耳朵不停地晃动着,悠然自得的神情你根本无法猜透他们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说不定下一刻他们中的某一只就突然跳到你身后,其余的家伙们也“忽悠”到你身边,用他们那经过大地精魄强化的铲子,麻痹你的双腿,又或者向你洒下大量的地刺,将你死死地定在绝望之中。

召唤师卡尔也看出了战场中影魔的忧患,他也一定会在影魔受制的第一时间给予他帮助,可是他身旁还有一个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这家伙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他未及半神之流,但是他的力量在半神级以下绝对是无敌的,所以,自己必须和影魔保持一定的距离,否则,他冰霜法术中的终极咒语霜死之珠一定会让自己和影魔吃劲苦头,这也是召唤师卡尔为什么要和影魔分开战斗的原因。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轻蔑地对召唤师卡尔笑了笑,道:“渣渣果然还是渣渣,即便是你拥有和大王一样的能力,但你的战斗力绝对超不过传奇级别!”

召唤师卡尔道:“是吗?那我就用你引以为傲的冰霜魔法来对付你,艾斯瑞安!”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似乎对召唤师卡尔如此称呼自己十分生气,他大吼道:“艾斯瑞安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我倒要看看你的冰霜魔法厉害还是我的冰霜魔法厉害!!”

说着,右手中突显冰霜魔球,一道寒光闪过,“嘭”的一声巨响,冰霜爆炸在召唤师卡尔身上。

召唤师卡尔身上被冰霜包围着,但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突然,他大笑了起来,笑的十分恐怖,笑的令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都感到一阵阴冷,那种阴冷比他的冰霜气息更加刺骨,那是巫妖王耐奥祖才有的气息,然而他……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突然想到了什么,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天空中突显元素祈唤图,三颗法球开始在召唤师卡尔周围旋转。

“严酷的白色荒野在召唤,冰火,科瑞克斯的杀戮之墙!”

召唤师卡尔的杀意横亘在天地之间,像一堵冰冷的城墙一般封锁住了敌人的去路。

“认清自己的脆弱吧,你们会后悔与我作对的!”

召唤师卡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已经开始无尽的颤栗,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那种颤栗来自灵魂深处,寒彻骨髓,他大喊着:“爸爸,爸爸,快来救我们!”

爸爸?莫非是那个黑暗之国的地狱飞将——路西法?召唤师卡尔开始搜寻起自己深如宇宙的记忆,他很清楚那个堕落者的厉害之处,就连巫妖王耐奥祖也对他忌惮三分,天辉的人都称他为末日使者,夜魇的人都敬称他为“爸爸”,他的烈焰永不熄灭,他的吞食永不满足,他的杀戮无人能够制裁!他的到来只能为世界带来末日!

果然刚才是把食尸鬼奈克斯给忘了,他不可能在数秒内逃出自己的神智范围,那么他一定寄宿在野怪体内!可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带着末日使者路西法!!这简直太可怕了!!!

“嘣”,食尸鬼奈克斯从一只野怪身体里钻了出来,与此同时,召唤师卡尔已经明显地能够感觉到食尸鬼奈克斯身后有个巨大的身影在朝自己走来。虽然他再也飞不起来了,但是他翅膀的残肢还依旧流动着地狱的火焰,仿佛在诉说着他曾经痛苦的往事。

地狱飞将路西法每走一步,天地动荡,每近一尺,烈焰焚空。轻蔑雄浑仿佛来自地狱的笑声震动着召唤师卡尔的耳膜:“嗯哼哼哼哼哼哼!说末日,末日到,准备面对我和我的地狱熔炉吧!”

此刻,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这个穿裙子的男人,雪白的脸上竟然挂起了莫名的红晕,不知是因为烈焰的炙烤还是来自他内心的兴奋。他和手下虔诚地拜服在地上:“爸爸,您终于来了!”

“哼哼哼,瞧你们那没用的样子,真给我丢人!”

突然他转身看向影魔,道:“哼哼,可怜的小影子,你不在你的魂渊里玩,怎么还跑出来了,Ozhkavosh!”

影魔不可思议地看了看第七地狱炎狱领主路西法,道:“路西法,你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竟敢来影惧殿,难道是想要膜拜我魂渊亡灵的魂魄?”

地狱飞将路西法仰天大笑,道:“喔哈哈哈哈,佤什昂多的丧钟六次为我敲响,也不曾夺去我的灵魂,就凭你个小影魔,真是好笑!”

同为第七地狱的影魔深谙末日使者路西法的厉害之处,说不定那个一直和自己敌对的影狱领主暗影恶魔艾瑞达也在周围,影魔开始有点不知所措。

就在影魔不知所措的瞬间,米波突然向他抛下许多地刺,将影魔死死地定在地上,道:“屠夫,钩住他!”

屠夫帕吉道:“好嘞,伸手就向影魔抛去肉钩,可是还是偏了,根本就没有钩中影魔。

米波们全都无奈地抚了抚额头,同声道:“白痴!真不知你半神级别的力量到底是怎么修炼成的。”

一只米波跳到影魔身后,其余米波瞬间四面八方“忽悠”至影魔周围,巨大的铲子落下,影魔的双腿麻痹,根本无法动弹,只得任由米波攻击。屠夫这时也跳了过来,左手肉钩钩住影魔,右手剔骨刀一刀一刀向影魔砍落。

“雷之风暴,雷—冰—雷,托纳鲁斯之爪。吾之大敌皆浮于空!”

召唤师卡尔岂能坐视不理,咒语乍出,一道强袭飓风便将屠夫和米波们带上了天空。

影魔不顾身上重伤,重新唱响亡灵序曲《魂之挽歌》,在屠夫和米波落地的一瞬间,灵魂之力再次迸发,屠夫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全身的孔洞倒了下去,而狗头人米波则瞬间见了阎王,它的身体缓缓消失,灵魂被影魔吸入腹中。

影魔看了看屠夫,道:“这家伙果然厉害,我的灵魂之力也无法收割他的灵魂,看来只得再补上毁灭三连压了!”

说着便要继续收割屠夫的灵魂,这时,大地缓缓地传来震动,第六地狱杀声一片。

影魔大惊,转身对召唤师卡尔道:“巫妖王耐奥祖大军杀到,卡尔,你快进入我的魂渊,从那里逃走!”

召唤师卡尔道:“那你呢?”

影魔道:“第七地狱的炎狱之主路西法向来与我井水不犯河水,他今日敢来影惧殿,说明巫妖王耐奥祖已经做好所有的准备了,我们不可能全身而退,我想只要你能活下去,我便会有重生之日!”

召唤师卡尔摇摇头,道:“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的灵魂一旦被物质毁灭了,就再也无法重生了!所以,我们一起走吧,相信我,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影魔听到召唤师卡尔的话十分震惊,但是他依旧坚定地道:“不!夜魇大军已经杀到第六地狱了,再这样下去谁都走不了,你走,快点走!”

说完,拿出手中弹射法杖,将召唤师卡尔弹出去了老远。

“不!我绝对不会再抛下任何人的!”

召唤师卡尔向回走去,但此时的食尸鬼奈克斯突然变得十分狂暴,他迅速地从召唤师卡尔的背后撕裂他的伤口,直痛的召唤师卡尔无法移动。

“哼哼哼,谁也别想跑!”

地狱飞将路西法轻蔑地笑道。

“小影子,看看是你阴魂厉害还是我的地狱之炎厉害。”

影魔也被地狱飞将路西法的烈焰点燃。

地狱飞将路西法念动咒语,他翅膀上的火焰变成带着火死亡之球瞬间打在影魔身上,影魔高大色身影晃了晃,他的部分灵魂被打散了,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道:“卡尔,麻烦你把我这首完整的《魂之挽歌》送给他!”

繁荣不过是一段往事,

一条路通向天辉,

一条路通向夜魇。

且风且吟,

愈显沧桑。

有沧桑的地方就有生命。

活着的或者死去的肉体,

还有游走的魂灵,

诗人的,

牧师的,

帝王的,

乞丐的,

……

都是我的收藏品。

莫说自己的高大,

莫谈自己的历史。

拿走你的灵魂,

完成我的使命。

我会用力量告诉世人,

阴魂的震撼。

天上的,

地下的,

循环的,

往复的,

生的传承,

死的祭奠,

亡灵序曲,

永不……

“不!”

影魔的诗歌还未吟唱完,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的寒霜魔法便在他身上爆炸,“嘭”,影魔最后的灵魂在爆炸中湮灭了。

“哼哼哼哼,可怜的小影子,你一直在收藏着各种各样的灵魂,还自以为有一个诗人的灵魂,最后还是我帮你把自己的灵魂也收藏在魂渊之中了,感谢我吧,哈哈哈!”

食尸鬼奈克斯嘶哑的声音喊道:“他……他不见了?”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转身,却发现召唤师卡尔真的不见了,急忙喊道:“爸爸,他跑了!”

地狱飞将路西法依旧站在原地大笑不止,道:“呜哈哈哈哈!跑?休想逃出我的烈焰!”

只见地狱飞将路西法左手一扬,彩色的魔法粉末从一个口袋里飞扬而去,清晰地看到了召唤师卡尔几近透明的身躯。

召唤师卡尔意识到自己被看见的时候,路西法高大的身影已经闪现在自己身前,烈焰之刃高高举起,快如闪电的那一刀,他已根本无法躲避。

“嗯哼哼哼哼哼哼,你的末日降临,五星法阵!”

召唤师卡尔只感觉全身如陷入十八层地狱,周遭全被地狱之炎包裹,那种烈焰,直灼烧的他灵魂都在疼痛!他开始不断的奔跑,奔跑,用尽所有的力气奔跑,但却始终也逃不出脚下的那个五星法阵。就这么结束了吗?可是一切都刚要开始啊,怎么会这样?他手中的三个法球快速地变换着,可是使不出来任何魔法技能,就连他的骨头也开始快要被大火烧的散架,脚下是永远跑不出的五星法阵,前路是无尽的黑暗和如潮水般的杀戮之声。但是,他不甘心,他努力了几千年,他最爱的人最好的朋友都为此丧命,这就是结局吗?他不甘心,他挣扎着跳进那暗无天日的魂渊。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道:“爸爸,他跳进魂渊了!”

地狱飞将路西法道:“哼,没有人在末日诅咒下会生还的!”

食尸鬼奈克斯道:“还追吗?”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道:“如果你想死的话可以追进魂渊,那是个可怕的存在,除了影魔,任何人的灵魂都会在魂渊里被撕裂的,可是召唤师卡尔他……”

骷髅王奥斯塔里昂带领骷髅兵率先到达影惧殿,道:“哈,路西法,你这个再也飞不起来的可怜虫见到本王还不下跪!”

地狱飞将路西法冷笑道:“哼哼哼,你算是哪门子国王,在我面前你还敢吓唬人!”

骷髅王奥斯塔里昂举刀相向,道:“我就是吓唬人又如何!”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见气氛有些不好,便急忙调解道:“大帝勿怒,当务之急是想个办法找到召唤师卡尔,我们自己人可不要先内乱了起来。”

骷髅王奥斯塔里昂放下手中之巨刀,直震的大地晃了几晃,道:“哼,废物,连个召唤师都抓不住。他现在逃到哪了?”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深谙骷髅王奥斯塔里昂的狂妄,所以并不和他一般计较,指着影魔的王座,道:“他跳入魂渊了。”

骷髅王奥斯塔里昂向魂渊走去,道:“哈哈哈哈,关键时候还是得靠我冥魂大帝啊!”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道:“魂渊里很危险,除了影魔一般人根本无法走出去。”

骷髅王奥斯塔里昂一脚将身旁的一个骷髅兵踢进魂渊,只见那骷髅兵瞬间就被怨灵撕成了碎片,往出窜的怨灵们恐怖异常,直吓的骷髅王奥斯塔里昂后退连连,幸好,它们无法突破魂渊入口的封印,刚才就连骷髅王奥斯塔里昂也差点被拉了下去。

骷髅王奥斯塔里昂擦擦额头的冷汗,道:“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

地狱飞将路西法嘲笑道:“嗯哼哼哼,什么冥魂大帝,被阴魂就吓成这样,真是好笑。”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本以为他们两个会大动干戈起来的,但见骷髅王奥斯塔里昂并没有理会路西法的的嘲笑,而是径自向躺在地上的屠夫帕吉走了过去,用刀戳了戳被影魔灵魂冲击打的千疮百孔的屠夫帕吉,道:“死了吗?”

屠夫帕吉动了动,肠子都掉了出来,十分的恶心。

骷髅王奥斯塔里昂惊讶地道:“啊呀,这都没死,骷髅兵们,把他给我抬回去,我白骨帝国的建立可少不了他。”

说着便带着骷髅兵离去,食尸鬼奈克斯也跟着离开了。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望向路西法道:“爸爸,现在我们怎么办?”

地狱飞将路西法道:“我想魂渊必有出口,若他能够在我的末日诅咒下能够不死,定然会出来的,你们便在出口等他。”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沉吟道:“出口?喔,出口会在哪里?”

地狱飞将路西法道:“有一个根本不会有人去的地方,兴许就是……”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道:“你是说永劫之墟?”

地狱飞将路西法点点头,道:“为了她,我一定会拿到‘三球法术’的,即便是永坠魂渊。”

说完路西法毫不迟疑地跳入魂渊之中。

她是谁?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心里很明白,若不是因为她,这个地狱飞将路西法怎么可能会来影惧殿?

冰霜巫师克尔苏加德阴险地笑了起来,道:“呵呵,再强大的人也会有弱点,路西法,你致命的弱点已经被我知道了,若你能从魂渊里出来的话,我会让你乖乖为巫妖王耐奥祖效命的。”

魂渊如同无尽之渊一样,召唤师卡尔的身体无限地坠落,周围到处是各种各样的怨灵,它们缠绕在卡尔身旁,时不时的冲撞着、撕扯他的灵魂,让他的意志力也变得十分脆弱,他此刻的灵魂如同他被末日诅咒的身体,同样备受折磨。

影魔,对不起,我骗了你,你并不是没有灵魂,你拥有这世界上最纯净的灵魂。你原本是一只圣洁的乌鸦,死亡的清道夫,灵魂的引路者,因为被一个伟大诗人的哀泣所感动,让你放弃了你自己的存在,成为他最爱的那个人的灵魂宿主,日日夜夜守护在那位诗人的屋旁,不断地对他说“奈文摩尔”,告诉他最爱的人已经“永不复还”,让他重新振作起来,终于,在第十一天的时候,你声嘶力竭,泣血而亡,他才幡然醒悟,写出一篇绝世之作《乌鸦》,走出屋子,加入卫火盟,成为了一位伟大的导师,他就是炘,也就是今天你在暗夜森林里见到的那个诗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你和他在第一次见面时就那么的熟悉的原因,因为你们的灵魂拥有着前所未有的共鸣之处。我也知道只有你这样纯净的灵魂才能够在魂渊里不受侵蚀,所以,我用永生之术复活了你,让你成为灵魂的收割者,灵魂的播种者,成为连接生与死的桥梁。这一刻,我将赐予你一个这世界上最美的名字“奈文摩尔”,我也一定会完成你的心愿,告诉他你的故事,告诉他你真的拥有一个诗人的灵魂,拥有一个从不黑暗的灵魂!奈文摩尔!永别了,我的朋友!

召唤师卡尔的意识渐渐模糊了,他的身体也渐渐变得十分透明,开始在魂渊里漂浮起来。

“奈文摩尔,奈文摩尔,奈文摩尔……”

越来越近的声音中,一只散发着魔法光芒的乌鸦飞来,驱散了卡尔周围的怨灵,带着召唤师卡尔向黑暗深处飞去。

版权声明:本站由indigo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炘蓝火诗所有;admin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转载分享,仅供大家交流学习,版权归其原创作者所有。请大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健康合理上网,享受信息盛宴!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小说】寤寐

没有最新的文章了...

相关文章

【小说】寤寐

【小说】寤寐

章节第一章 星云失踪第二章 同床异梦第三章 暗夜天使第四章 帝王大厦第五章 心天如梦第六章 梦外之境第七章 化外之人第...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