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溪客艺苑 > 散文 > 【散文】北方的春

【散文】北方的春

indigo5个月前 (06-01)散文140

这日日也闻得见花香了,总以为春是刚来了呢,却不曾想已是暮春了,她是要去的了。

北方似乎是没有春雨的,却总是有浓浓的雾,湿了发尖,润了枝头。也给了小鸟梳洗新妆的方便,让他们可以在雾散阳出的枝头,欢舞歌唱,平添了几分热闹。河里的水涨溢的很深,叮叮咚咚地奏着交响曲。鱼儿欢快的游着,也不显得寂寞。偶尔扑通一声,一个调皮的孩子用石子打破了这平静,欢笑声中又多了几声蛙叫。

杨柳依依的垂在河面,像一把自然的琴弦,被春风细细的搓着,燕子飞来飞去,划了几道音符。倘若这时闭上眼,总是可以听的见触摸的到春的。当柳絮漫天飞舞的时候,像一场梦,像一群精灵,落在你的眉,落在你的唇,轻轻触动着,暖暖的,柔柔的。风暖的时候,是最适合放风筝的。一群孩子,在原野奔跑。懵懂的梦便是在此时飞起来的。

北方的春就是这个样子的,当迎春花在正月末开放的时候,她就迎来了第一个脚步。不过她却不像北方的汉子那般豪放不羁的,总像个江南的小伙常常忸怩作态。花儿总是次第开放,几乎没有一两个是争着抢着来的,这也就显得单调的了。她们总是在你不经意间,或者在你的睡梦之中就抽出了叶子,开了花的。也许就开在那野火烧不尽的蒿草中,也许就开在那寒冰融雪的溪水旁……白了梨花,红了桃花,惹了蜂蝶。当漫山遍野的花香四溢时,也就是暮春了,她就又悄悄地走了。一夜花雨,一地残红,一树新绿,满鼻清香。

蚕也从米粒大小变得硕白无比,渐渐地开始吐出新丝了。恍若变成了金黄,变成了蛹,变成了蝶飞的梦……

这日日也闻得见花香了,却是何时见到了春的呢?校园里的玉兰花是最早开的,雪一样的白,却是未曾闻见她的香呢。也许是她太冰冷的缘故吧,开在了那样冷的天里,开在了没有叶子的世界里。接着是樱花,满树的绯红,簇落簇落的,拥挤不堪。然后落了一地,是没有人肯将她埋葬的,只有扫地的阿姨在她还在梦中的时候悄悄抹去了她的泪的。昂起头,看到了那飘落在枯松枝头的红丝,像断线的风筝,像遗落的梦,是再无法飞起来的啊。梨花白了,没有了蜜蜂、蝴蝶,也究是热闹不起来的。这到印证了我以前的一个疑惑了,那几棵梨树是不是不结梨呢,还是接了被人偷吃了呢?恩,没有了蜂蝶是无法结出梨的啊。今年的牡丹很是零星,没了去年的风光,但依旧有许多人在哪里和牡丹照相,这是种无法抹去的高贵吧。梧桐太高,偶尔落了一大朵喇叭一样的花,清晨见她的时候,香已经被风儿吹去了吧。

校园里是没有很多鸟的,有只有很多流浪的猫儿,糟乱不堪的毛发,空洞无物的眸子,还发出那种凄惨的叫声,让人目不忍睹,耳不忍听。曲江流饮的水开始泛碧了,已经有了几打浮萍,几星荷叶,只是死死的没有任何活物罢了。

这日日闻见的香究是哪里来的呢?我以为是那爬在架子上的七里香味道,我老乡却告诉我那是紫藤萝的香。我疑惑了,那这七里香是何时开的花呢?我老乡是学地理的,他老师告诉过他们校园里所有花花草草的名字。他还说八楼旁有一种梅花。我却是未曾见过她开花的,这到奇了,我是如何看不到的呢?

这个古老的大学校园,像那爬满墙的藤,生生不息,坐落在北方西安春天里,而我却在它的怀抱里错过了最美好的春天。


版权声明:本站由indigo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炘蓝火诗所有;admin用户发布的文章内容均为转载分享,仅供大家交流学习,版权归其原创作者所有。请大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健康合理上网,享受信息盛宴!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散文】初秋寂梦

【散文】初秋寂梦

总是不能忘记那些无谓的争吵,每一句都触动心弦的悸动。多少个日子里,它根深蒂固地折磨着我的灵魂。寂寥而又虚妄,孤独地屹立在一汪死水里挣扎着生命里的残羹剩菜,偶有一两只流萤飞过,却也只是像受了...

【散文】春雪之恋

【散文】春雪之恋

一、惊鸿一瞥昏暗的的晨曦,没有了阳光,没有了轻风,就连阴冷的空气也变得混浊,令人窒息。局促在这阴暗的小室里,我只能与黑暗、寒冷、孤寂为伍,这委实不值得久呆。就连唯一的那扇小窗也被白蒙蒙的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